第705章 白骨和戒指-私人婚-
私人婚

第705章 白骨和戒指

    “难道这些身外之物都没有你的女儿重要吗?可是可怜你的小外孙了,才出生不到两个月,就没有了妈妈,”白海很是可惜地说着,他又握起陆松仁的手,“不签吗?以后你的外孙可是要叫别的女人妈妈了,说不定还会把你这个亲外公当仇人。”

    任鹿颂有些不悦白海打的那通点电话给顾澈,居然不说个假地址,还说个真地址。

    断然是舍不得自己女儿出事,但他这些年矜矜业业打拼而来的事业和金钱他也舍不得全数不要,没有了钱,又要怎么报复顾家。

    那熊熊大火,把乔依然呛得只流眼泪,隔着屏幕,她那胆怯恐惧的样子像是在跟他求救,“爸爸,救我,救我,我不想死。”

    “倘若我签了她还出事,你们就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们活得久”,陆松仁沉重地签下了那不同名字下的资产转移书。

    “老大,你还有得选吗?”白海把他的手越握越紧了。

    当陆松仁忍着不甘心把所有文件签完之后,任鹿颂把平板放到了他的手边。

    那里面的乔依然,大火离她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了,而看守的那两人大声嚷着,“赶紧走,把门给锁上。”

    “哈哈哈,我就是让你尝尝看到自己女儿被烧死的滋味,表哥,我女儿出事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高清版本的影像呢,哈哈”,任颂鹿止不住心里的雀跃,他开心地瞪大着眼睛望着陆松仁,“是不是很想报仇,很想剁死我,杀死我,折磨死我。表哥,这就是我这些年看到你的感受。”

    陆松仁的手是被扣在病床上的,他压根就没有办法站起身,也就只有吃力地用脚和手去打任鹿颂,“畜生,把我女儿还给我。”

    他的依然,还那么年轻,她的孩子还那么小。

    “依然,依然……”陆松仁刚毅的脸庞上抱着平板电脑,失声地大哭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爸爸还没带你过上几天好日子,你怎么就没了。

    那平板电脑上的镜头被黑烟给挡住了,他已经看不见乔依然了。

    接到白海电话的时候,顾澈怕他耍诈,打给段局长的时候是声嘶力竭怒吼着,“赶紧把全市的大型仓库,尤其是所有木材仓库监管起来,快点去,我老婆快要被烧死了。”

    当顾澈赶到城西木材仓库的时候,段局长也确定到乔依然也是在这里,消防车已经在工作了。

    “嘭嘭嘭”,仓库的大门被打开的时候,那熊熊燃烧的大火,让消防员也大吃了一惊。

    “顾先生,请您退后,我们马上要进去工作了”,负责这次营救的消防官员望着门口都已经被烧成废墟的样子,他判断着里面的人八成是没了,也就不能让更多无辜的群众受伤害的。

    “我老婆在里面,我又怎么能不进去”,顾澈的全身都在发抖,他把跟他说话的消防官的衣领都拎起来了,“赶紧去找。”

    瞬间,他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他妈妈跑进火里被火火烧死的画面了。

    这次的大火比他妈妈离世时候的篝火可是大了不少,顾澈很怕,他甚至都站不稳,但还是拿着消防用具跟着一起跑了进去,想阻止他的消防官员被段局长扯住了,“由他去吧,但他要出事了,你们谁也别想下辈子好过。”

    “依然,依然,老婆”,顾澈带着防毒面具和人消防衣,大步朝火势最大的地方跑着,同时仔细望着地上找着她。

    他跑的太快,以至于跟在他后面保护他的消防员也被甩在后面了

    那猛如虎的大火,很有越烧越旺的趋势了,消防车工作许久,却还没有完全把火势最旺的地方给熄灭。

    当整个仓库只剩下那最大火势的地方在慢慢被灭小的时候,那些消防员纷纷汇报着,“并没有发现受害者。”

    “不可能,不可能,依然不会出事的,她年纪比我小,她说过她会为我养老送终的,她不会撒谎的”,顾澈像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眼神空洞,又哀痛地看着那越来越小的火了。

    那火的范围并不大,消防员已经用仪器勘测了,没有人。

    “噗通”一声,顾澈无力地跪了下去,“妈妈,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依然。老婆,你回来好好不好?”

    这是一个普通男人对妻子惨死的怀念,也是对他自己无能无力的难过。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很遗憾他们没有能救到受困的人,纷纷低着头祭奠着逝者。

    “我再找找,我再找找,不可能的,依然说过算命先生说过她跟我这辈子会纠缠到白发的,所以她不会死的”,顾澈不愿相信她已经化成了一缕青烟,他仍旧不肯放弃地在四处臭寻着。

    “你们都愣着干嘛,给我找啊,找啊”,铁皮仓库里回响着顾澈的嘶吼声,“找不到她,你们谁也别想活。”

    “顾先生,现在火势已经全部被熄灭了,这是刚才我们仪器搜寻到的钻戒,是顾太太的吗?”消防官很是为难地把那钻戒递给了顾澈,他见过很多这种时刻,但每次都很难过,也很自责,恨他们怎么就没有快一秒出现。

    顾澈不敢接受那枚戒指就是乔依然的婚戒,接受了,就是代表她已经化成灰了,他一步步往后退着,“一定是依然脱下了戒指给我留的线索,她不会死的,她一定还活着。”

    “顾先生,我知道您一时半会很难接受事实,但遗物和……人的骨头残余还在这里”,消防官终究是不忍心说出骨头也发现了。

    戒指和骨头被发现的地方不是在火势最大的地方,而是在一个角落里。

    对着那被烧黑的白骨,顾澈忍着恶心,他不停否认着,“其他的仓库你们查了没,会不会我们被骗了。”

    “兄弟,事情这么急又这么凶险,我是直接找的市长帮我审批的,全市的仓库都没有弟妹的踪迹,整个市也只有这个仓库着火的了,我知道你现在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现实,但是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帮你查出真凶,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