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被算计-私人婚-
私人婚

第706章 被算计

    消防车和消防官员要撤离的时候,顾澈不同意,“找不到我老婆,谁也不能走。”

    顾澈不死心,他的直觉告诉他,乔依然不会死。

    “依然,宝宝还等着你,只要你活着,我就让你随时见他,好不好”,顾澈让消防车载着他绕到了那铁皮仓库的最顶上了。

    他们已经把这个铁皮仓库里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个底朝天,但唯独没有来这个顶上寻找。

    生怕顾澈会从那斜坡的顶上摔下,仓库四周都已经安排好了气垫床,保证他不会伤一根汗毛,段局长和消防官都知道顾澈倘若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了事,顾家是不会放过谈们的上司和他们。

    围着这个斜坡的顶走了一圈,顾澈还是没有发现,他的心已经凉到麻木了,他什么也不想管,就这么暴力地踢着那房顶。

    这个旧仓库的顶上有着很多鸟窝和一些生活垃圾,有些生活垃圾已经腐烂了,还有一些别的烧焦了东西。

    他蹲下身,扒着一床被丢满了泡面盒子的棉絮。

    “哗啦”一声,顾澈没抱任何希望地掀开了,竟然发现里面别的洞天,竟然是一个阁楼。

    “拆掉这个棚”,顾澈带头地把他身边的杂物全部丢下去的时候,发现了昏迷的阿黄正捂着乔依然的嘴巴和鼻子。

    “弟妹真是命大,他们躲在这个铁阁楼里面了,看样子是那铁皮救了他们一命。

    但乔依然因为长期缺氧被送进了医院,阿黄的小腿被烧伤了。

    寸步不离乔依然的顾澈,让护士把顾毅给抱出来了,他把顾毅放在乔依然的被窝里。

    已经不需要呼吸器的小孩,望着脸上插着管子的妈妈,嚎啕大哭了起来,“哇哇哇。”

    “傻儿子,你妈妈会醒的,别怕”,顾澈心疼地望着乔依然那被火烧掉的眉毛,他把儿子的手放进乔依然的手里,又把他们的手包在手里,“爸爸不会让你们有危险的。”

    小小的顾毅离开了熟悉的地方,依旧嚎啕大哭着,顾澈轻拍着他,“不哭,我们等妈妈醒好不好,醒了就有奶奶吃啦。”

    直觉得很吵的乔依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小拳头在她脸上挥着。

    “老婆,你醒了?”顾澈激动地吻了吻乔依然,又吻了吻顾毅,“儿子,你妈妈醒啦。”

    扶着乔依然坐起来后,顾澈把顾毅小心翼翼塞进她怀里,他声音温柔地都要出水了,“想儿子了吧。”

    “想,火烧起来的时候,我好怕见不得儿子和……”乔依然嗅着奶香味的儿子,后怕地说不出话了。

    “哇哇哇”,顾毅不停地大哭着,顾澈笑着看着慌张的乔依然,“你拍他后背,这个点是他睡觉的点。”

    “好”,当乔依然哄着儿子睡着的时候,她的笑容凝固了,抱着儿子就要下床,“陆松仁,他还活着吗?我要去看他。”

    “活着。”顾澈不咸不淡地回答着,他还没时间去弄清楚这一切的事情。

    抱着顾毅,穿着病号服的乔依然出现在陆松仁面前的时候,陆松仁那诧异又惊喜的眼神让乔依然忍不住取笑着,“看见你的小外孙,眼睛都直了啊。”

    “依然,你没事就好,你放心,这次是爸爸疏忽了,以后你的安全,我会更加注意的,”陆松仁望着乔依然递过来的婴孩,“顾毅,你放心,外公不会亏待你的。该属于我们的一切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母子。”

    “爸,是不是监狱里有人欺负你,你明明就很想出来,又怎么会自杀?”乔依然望着陆松仁脖子上厚重的纱布,她胆战心惊着,“白海和任叔叔他们怎么会突然那么对我。”

    轻轻拍着怀里的小孩,陆松仁轻蔑地笑了笑,“那两个蠢货,以为挟持了你可以要挟我交出大权想一举打垮我,哼,我那么多隐藏的身份,他们也不是全部知道我全名,依然你放心,我名下属于维京群岛的公司一分也不会让他们得到的。”

    “至于脖子上的伤,那是我的权宜之计,我可以拖着不上庭,官司往后押,我们胜算更大”,陆松仁抱着那小小的婴儿在唇边吻着。

    经历过这一劫,乔依然更加珍惜活着的时候了,她试探问着陆松仁,“要不要考虑认罪,这样胜算更大,而且死者的家属很想要一个公道,我估计着任鹿颂和白海故意从中作梗过加大了你跟死者的矛盾,他们压根就没有诚意过去谈判,而且把关系弄得很僵,他们甚至都不愿意跟我说话,只听说我是你的亲人就赶我走。”

    “你给我找大律师就行”,陆松仁把顾毅还给了乔依然,“你给我顾澈叫过来。”

    两个互相博弈的人面对面望着的时候,顾澈率先开腔,“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依然和顾毅。”

    “这是你该做的”,陆松仁见自己女儿已经没事了,他直接把话敞开了讲,“我是不会就那么容易被你们顾家打败的,你们顾家和白海他们,我一个个慢慢收拾。”

    望着陆松仁那么斩钉截铁的样子,顾澈沉思了一会,“有没有想过放下屠刀。”

    “哼,只要我活着还有一口气,就不会”,陆松仁直言不讳着,他有些鄙夷地望着顾澈,“你爷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为收买了白海就能一举拿下我,我告诉你,他们太天真了,我陆松仁,压根就不信白海和任鹿颂,你回去告诉老头子,我早防着他们,要不是他们拿依然的命威胁我,我是一毛钱也不会让他们得到的。”

    当任鹿颂和白海意识到中了陆松仁的计谋时,白海沉着气没发火,但任鹿颂就暴躁不已,他指责白海的鼻子骂道,“都是你让顾澈去找乔依然,让她死了多好,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像这样,钱没拿到多少,又没让他尝到苦果。白海,你对得起死去的婉仪吗?浪费了这么好的报仇机会,以后还要怎么去报仇。”

    “爸,你别忘了陆松仁最在乎的是报仇,不是钱。而且维京群岛的那几家公司值不值钱还不一定。”

    :亲爱的们,这才是真的第706章昏死发错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