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鸭子先生,给依然摸摸-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章 鸭子先生,给依然摸摸

    第71章鸭子先生给依然摸摸

    喝成一滩烂泥的赵馨茹,虽然是空手道黑带,此时也不敢直接跟这个男人叫嚣,而是喊来了保安。

    但保安面对着这个不敢得罪的客人,又看了看没什么来头的乔依然和赵馨茹,便又退了回去。

    不远处,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对方胜男说,“你先去处理一下,我打电话问问老板。”

    此刻正在dl处理文件的顾澈,吐着眼圈,冷冽的眸光凝着某份资料,慵懒地接起电话。

    保镖思虑再三,决定先隐瞒乔依然喝醉跟男人起冲突的事情,问道,“老板,太太在m酒吧喝醉了,我把方胜男叫来了,让她把太太去送回公寓还是西郊别墅?”

    m酒吧?又是m酒吧?难道又去买醉找鸭子?

    这个不安分的乔依然!

    男人把手上的文件捏出了褶皱,冷冷对着电话说,“公寓。”

    醉汹汹的两个女人被保镖和方胜男带回了公寓,乔依然和赵馨茹被抱进了主卧,醉汹汹的两人嘴里还在喊着。

    “依然,你看……这个帅哥……长得……白白净净的,你跟他过夜也挺好的,干嘛非得吊死……在一颗树上。”

    “馨……茹,全世界……就我的……鸭子先生……最好。”

    “呜……呜……我好想他,不知道……他想不想……我。”

    “喝……咦,我们的酒呢。”赵馨茹躺在床上眯着眼,伸手朝四周没摸到酒,嚷了两句就没声音了。

    乔依然抱着赵馨茹的胳膊,紧闭着双眼,抱着方胜男的胳膊,“鸭子先生,是你,是不是你?”

    “我就知道你也舍不得我,是不是?你别走啊。”

    方胜男反感地把乔依然的手甩掉了,她心底本来就对乔依然没多少好感。

    身为顾澈旗下的安保公司的负责人,她堂堂一个身手矫健的武术冠军,都是因为乔依然的原因才被临危受命派去了幼儿园上班,还得跟这个小女人套关系,真是烦死她了。

    这个乔依然放着那么完美的顾澈不爱,在学校跟郑彦走得近,去酒吧还找鸭子,这个乔依然怎么能如此的厚颜无耻。

    “砰”一声,只听见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方胜男没多想,以为是其他几个保镖下楼去了。

    可没过几秒,客厅里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又接着一声轻微“砰”地关门声,方胜男竖起耳朵听了听,觉得有些异样。

    这时候,主卧的门被推开了,顾澈毫无表情地说,“把赵馨茹弄去次卧。”

    安顿好赵馨茹,方胜男便朝着阳台去了。

    顾澈背对着方胜男站在阳台上的露台,漫不经心问着,“她今天跟郑彦说了什么?”,郑彦是郑强的儿子,郑彦明明已经在乔依然身边待了快一年,直到他跟乔依然结婚后,他才表明他是“童哥哥”。

    这之间会不会有联系,尤其是上次斯蒂芬来s市那一些列的事情,根据今天收到的那份资料,绝对与郑强脱不了干系。

    乔依然那个笨女人是不是他们的棋子,又或是乔依然是另外一边的人?

    “老板,今天是周六。”周六幼儿园是不上班的,她白天也不需要跟着乔依然。

    “周六?”顾澈冷笑了一声,“她今天去哪了?”

    方胜男把平板电脑递给了顾澈。

    照片上的女人明明是兴高采烈进去的心意西点,顾澈在心里咒骂着,没心没肺的女人,明明前几天是哭着离开西郊别墅的。

    然而下一张的照片就是她愁眉苦脸从心意西点出来的,从她低头的角度和她微红的眼圈,他可以判断他的小妻子至少是伤心了,甚至还哭了。

    他的女人,居然有人敢欺负她?

    顾澈极不耐烦地把平板电脑抛给了方胜男,直接拨了一通电话给唐浩宇,“明天十点前,买下整个心意西点。”

    “不到十二个小时了,顾总,您确定吗?我们dl还未涉及专门的西点行业?价钱呢?您有底价吗?”半夜被吵醒的唐浩宇,虽然困意袭击着,但还是很专业地询问着顾澈意见。

    一心牵挂着他自己的小妻子究竟是遭受了何种委屈的男人,胸腔的怒火让平日里冷静的男人,顿时变得烦躁不安,“搞不定,明天就带着你的辞职书来。”

    电话才挂完,顾澈冷冽的声音说着,“胜男,你今晚就在客房休息。”

    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意见,方胜男点头答应了,“行。”

    望着顾澈转身时他眸底的寒光,方胜男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开来。

    “乔依然,你自求多福吧。”方胜男在心里嘀咕着,乔依然和男人在酒吧勾搭的照片,顾澈还没看到。

    如果他看到了,方胜男真担心乔依然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冷漠颀长的背影进了主卧,他轻轻地关上了门。

    自从乔依然跟他说了再也不想见的话,他俩已经一星期没见了。

    床上的女人看起来消瘦了不少,她因为酒喝多了,双颊酡红,抱着一团被子,时不时甜甜地叫着,“鸭子先生。”

    她叫着“鸭子先生”时候,她丰满的唇,微微向上翘着,看起来很是俏皮、诱人,男人坐在床沿,蹙了蹙眉,他从乔依然手里抢被子的时候,醉熏熏的女人愤怒了。

    “你是……谁?干嘛要……动我……鸭子先生。”喝醉酒的女人,力气也格外的大,她拼劲全力跟男人抢着被子。

    “给我,给我。”

    顾澈懒得跟酒醉的女人抢东西,放开了那床被子起身从衣柜里又拿了一床盖在了乔依然的身上。

    当被子贴上乔依然的肌肤时,她半眯着眼,“好难受,好渴,我要喝水。”

    等到她喝了水,猛然间抬头发现了房间里的男人。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居然见到鸭子先生了。”乔依然歪歪倒到起身,她把坐在床边的男人紧紧抱住,她的头一直蹭着男人的下巴,“鸭子先生,我好想你。”

    一个多月前,也是这个喝醉的女人,在她身边骂着:“顾澈那个男人,放在古装片里来说,就是土匪,地痞,流氓,山大王,抢娶民女,关键他还不是正常男人,他就是古装片里的公公。”

    “蠢女人!”顾澈在女人额头上重重弹了弹,连自己老公都不认识的女人,真是蠢出宇宙了。

    “嗯……疼,鸭子先生给依然摸摸”,乔依然闭着眼,乖巧地窝在男人的怀里撒着娇。

    越来越过分了,居然又出去酒吧买醉,男人抬起手恨不得再弹她几下才解恨,但最后还是薄唇贴上了女人的额头,当做抚摸了。

    吻了她的额头,顾澈又不自觉地把她抱紧了,他静静呼吸着她身上独有的香味,那味道让他想要获得更多,攫取了女人红润的嘴唇,手也探进女人的衣服里了。

    “唔……唔……虽然在做梦,鸭子……先生,那个……的地方是我老公……才能碰的,那种事……只能我和他做……不要……”乔依然满脸潮红地躲在男人宽阔的怀中呓语着。

    :关于大家说乔依然笨的问题,的确被我写的有点笨了,后面会逐渐好转,尤其是知道真相后,会有更多好玩的事发生。希望大家继续看下去,希望大家每天都开开心心,心想事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