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我是在帮你啊-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1章 我是在帮你啊

    望着对面李琦那僵住的脸,还有他愤怒失望的眼神,赵馨茹就赶紧地把腰上的手给扯开着。

    “喂,你谁啊,我又不认识你,你这样大庭广众耍流氓,小心我报警啦。李先生,救我。”

    都这么久了,徐宇也出院了吧,这一定是认错人了。

    愣在一旁的李琦,听到她的呼救声,立刻反应了过来,把手上的水果篮对着搂着赵馨茹的男人一砸,又气势恢宏地嚷着,“你给我松手。”

    “啧啧,这种娘里娘气的男人,你也爱,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直接冲上来打我吗?”男人颐指气使地说完,就把环在赵馨茹腰上的手往上移到了她的肩膀,死死揽着她。

    这个声音不由得让赵馨茹头皮发麻了。

    如梦魇一般让她难忘的声音,化成灰她都认识。

    赵馨茹直接破破口大骂了起来,“方睿霖,滚一边去,老娘现在没空应付你。”

    “宝贝,我答应你结婚就是了,我回去跟你见家长,别再跟其他男人来往了,我会真的生气的,”方睿霖说完,就非常柔情地吻在了她的眼角,“宝宝在肚子里还乖吗?”

    他的手还很轻柔地又很不避讳的在赵馨茹的腹部上下来来回抚摸着。

    “你,你们,我想我太多余了,难怪这么着急要跟我结婚,原来是想找我当便宜老爸”,李琦愤怒又不甘心地踢了踢地上的花,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馨茹跟在后头大声解释着,“李先生,这个人就是疯子,你别理他,他撒谎的。”

    那绝尘而去的汽车很快就消失在她眼前了。

    站在原地的赵馨茹狠狠咬了咬唇,她可真后悔当时招惹了方睿霖,更不该撒谎他们睡过,更不该害得他住院了。

    身后是一个轻笑的声音,她转过身,就扬起手掌想给他一巴掌,却被他给接住了,“你就这么报答我?”

    “我想谢谢你,谢谢你全家,”赵馨茹不愿意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以后就假装不认识我好了。”

    这个李琦真的是个很适合结婚的男人,这样肯定就被他给搅黄了。

    方睿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那气得发抖的样子,假装不知情的样子说,“我还以以为你被骚扰了,想着帮你解围。”

    解围,简直就是添乱。

    懒得搭理这个神经病,赵馨茹想给李琦打电话解释,但对方不肯接,又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鄙夷地望着赵馨茹手上的手机,方睿霖点了一根烟,又递给她一根,她不愿接,他故意吸了一口烟,就缓缓地低下头对着赵馨茹的头顶往下吹着。

    在方睿霖住院的期间,被他折磨得精疲力尽的女人,很少会化妆,甚至在他面前是邋遢的不得了,与她现在这种精致妆容一点也不一样。

    她不化妆的样子更好看点,就像个邻家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方睿霖直接点燃了一根烟,塞进了她嘴里,“那么个男人要的干嘛,别人说什么都相信,但凡以后有人吹吹他耳根,你俩就得散,尤其你的集邮经验还那么丰富。”

    “彼此彼此”,赵馨茹推开了她,单手把头发往后推了推,又深深吸了一口烟,“我还真期待你看着你女朋友以后大着肚子跟其他男人在一起的画面。”

    只是这时候的无心反击而已,却在以后成了真。

    转过身,赵馨茹就把手上的烟给扔掉了,又给踩熄了,毕竟乔依然最近每天都会去陪顾毅,身上的烟味传给她带给小孩就不好了。

    那个软软的小孩子啊,只要一想到她的心底就柔软了一片。

    真的好像拥有一个她自己的孩子啊。

    初春的晚上还是好冷,她抱着肩就跑进了医院。

    “骨子里就不是个安分女人,装得了一时也装不了一世”,方睿霖睨着赵馨茹跑去的方向,慢慢走回了车里。

    回到病房的赵馨茹正看着乔依然慌慌张张地扣下了一个药丸,又把药给塞进了口袋里。

    “你现在还在喂奶呢,瞎吃什么药,给我看看,你问了医生没有,能吃不”,赵馨茹越走越近的时候,就发现了乔依然赶紧地把那药放进了嘴里,又很刻意地想跑掉了。

    按着乔依然那去碰水杯的手,她三下五除二地就乔依然口袋里的药拿出来一看,直接捏着乔依然的下巴,又按着她的头,生气地拍着,“你给我吐出来。”

    “不,不”,乔依然摇着头,她躲不过顾澈不定时的强取豪夺,也就只有这个方法避一下了。

    好不容易才把乔依然还没吞下去的药丸抠出来后,赵馨茹直接把她所有的药收缴了,“让顾澈带套不就好了,是药三分毒,你儿子又天生抵抗力不好,你真是糊涂。”

    “不是今天已经来不及了吗”,乔依然低着头不好意思地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很是痛苦说着,“我这要是再怀上,也就更痛苦了。”

    瞅着乔依然低头的时候,长发没挡住的脖颈处,那里紫红一处很是让人遐想。

    搂着这个小可怜放在了她自己的怀里,赵馨茹感慨地说着,“你直接跟他说,他会戴的,他那么爱你。”

    每次被顾澈吃的渣都不剩的时候,她都告诉自己,别再让他有机可乘了,可晚上又被他折腾了好久。

    她很是不好意思地捂着脸,又懊悔着,“我们都打算离婚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

    “你是随时可以生,我是想生找不到男人生,”赵馨茹望了望她那愁苦的小脸,“离什么离,这么好的男人上哪去找。”

    如果他们之间只有感情需要考虑,那就好了,只是现在牵扯的越来越多了,陆松仁坐牢的时候,顾澈还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她又要如何面对这个送她亲生爸爸去坐牢的男人。

    “我们又怎么还可能走到最后呢”,乔依然的声音带着说不清楚的无奈。

    气氛变得是越来越冷了,再说下去,这个爱哭鬼一定会哭起来的,赵馨茹便拍着她的肩膀,把她刚才的事情讲给了乔依然听。

    于是,伤感的气氛很快就变得大笑声不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