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激将法-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2章 激将法

    乔依然的八卦心熊熊燃烧了起来,“你俩干脆凑一对算了,真是对欢喜冤家。”

    “除非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才有可能去找他,太小气了,他今天绝对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报复我伤害他小兄弟的仇”,赵馨茹现在提到方睿霖,只觉得他就像是度空气一样,提到就浑身不自在,“谁嫁给他,谁倒霉。”

    正在喝水的乔依然被呛到了,又颇有感触地说,“刚才不是睿霖哥他们一家过来看顾毅吗,我可是见到他妈妈了,很厉害的一个贵妇人,你嫁过去,估计会被成天挑刺的。就刚才那会功夫啊,就把跟睿霖哥最近相亲的那些女人批了一顿,说睿霖哥不要她们也好,那些女人一看就生不出儿子。我最怕这种要求媳妇生儿子的婆婆了。”

    “谁要嫁啊,高雅澜都不看上的男人,我能看的上,”赵馨茹又把胳膊上的袖子给卷起来了,“啧啧,我的鸡皮疙瘩。”

    一阵铃音吵断了他们的谈话。

    看着手机上是顾澈的来电,乔依然犹豫了两下,没接,就把手机给挑到静音了。

    “乔贵妃,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不过去侍寝了”,赵馨茹看她那口是心非做的言不由衷的事情,就给她把电话给接听了,“你老婆上厕所呢,有什么事跟我说。”

    回答赵馨茹的是顾毅的哭声,那边的顾澈有些尴尬地说着,“顾毅刚才玩太久,估计是饿了,他自从吃母乳后,就不愿意吃奶粉了。”

    “咳,当然喽,谁成天吃惯了龙肉,还愿意吃树皮啊”,赵馨茹调侃着,又趁机揶揄着,“太晚了,就别把依然送回来了,不安全。”

    只觉得头顶有一排乌鸦在飞的乔依然,接过手机,狠狠瞪了她一眼,才走了。

    想起什么的赵馨茹,跑到了便利店,选了几种适合顾氏夫妻的套。

    结账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个人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她手上的白色盒子,此时正在跟乔依然聊着微信的她,压根就不愿意抬头看究竟是谁在看她。

    “就在前面那个过道的右下方,一大堆牌子呢,不谢了”,赵馨茹刚才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她坏笑着给乔依然发着信息,“不用太感谢我,有空多让我跟顾毅玩玩就好,我也希望我干儿子能多当几年的独生子。”

    “这才几个小时,又找了个可以过夜的男人啊。”

    全然没觉得这句话是在跟她说,于是赵馨茹也没抬头,只是觉得有道身影挡在她的手机上了。

    蓦地,她只觉得手上的东西被人拿走了,定睛一看,她拿着那几盒的套全跑到了收银员的手里,而斜靠在收银台上的方睿霖正目光幽深地看着她。

    赵馨茹收起了手机,不看他,一边掏着钱包,一边碎碎念着,“真是吃饱了撑得慌,居然跟踪我。”

    “先生,一共320块钱”,这是个年纪小小的工读生,她羞涩地不得了对这个那抹高大的身影说着,刚才就是这个男人递了这几个安全用具给他。

    果真这个社会上的帅气男人都有了女朋友或是男朋友。

    “小姑娘,记得以后找男人,千万别找这种套子都要女人买的男人”,赵馨茹从钱包里拿出了四张红色的票子,还故意从方睿霖的脸边,揉的脆脆发响才递给收银员。

    “美女,你男朋友已经给了我钱,我正在找零呢?”

    “装起来吧,不用找了”,方睿霖抱着肩看着赵馨茹那往后退了好几步的样子,又挑了挑眉。

    这个误会闹得太大了,赵馨茹接过袋子的时候,着急地解释着,以至于她都打起了结巴,“谁,我跟他,不认识的。”

    “现在这些年轻人,不认识都能睡一起,太不像话了。”

    “这要是我女儿,我得气死。”

    被方睿霖扯出来的赵馨茹,已经被气得火冒三丈了,把方睿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最后还双手抱肩,又把衣服给紧了紧,“我说,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这么阴魂不散的。”

    刚点好一根烟的方睿霖,还没来得及抽,就被她这大胆的假设吓得抖了抖手,那烟灰都烫到手指了,“你还真敢说。”

    “直接点,你想干嘛,难道你那里还work不了?”赵馨茹美眸一转,把长发往耳后一缕,又低下了头盯着他裤袋以下的地方。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含蓄的,方睿霖把她头给抬起来,又邪肆地说着,“都是老江湖了,别再找理由爬进我被窝了。”

    “呸呸呸,还好那个人不是我,有些东西说不定就是中看不中用,被我折磨一个弱女子轻轻碰了一下都能伤,我替你以后老婆可惜,跟你做一次,还得叫个救护车跟着。”

    损人,可是赵馨茹最擅长的事了,这个方睿霖又不是什么纯情男人,凭什么瞧不起她。

    一脸黑线的方睿霖,阴冷的眸光扫着她,直接吩咐着,“让你男人再等会,你想个办法把顾澈给我叫出来。”

    知道他是误会了,赵馨茹这才想起她跟乔依然发微信的时候,听到的那句话“这才几个小时,你就又找了个男人”。

    她捂着嘴笑了起来,“哈哈哈,看样子你不work很久了,都不知道男人急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等我们完事后再说呗,正常男人可不像你那么不经得住折腾。”

    “女人的嘴巴不饶人迟早都会吃亏的”,方睿霖说完这句就把她给推进了他车子的后座。

    面子上一点也不害怕的赵馨茹,取笑着,“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啊,守在这里就是为了想办我吗?我可告诉你了,你时间要是太短,我可是会出去广而告之的。”

    她很自信,方睿霖不会碰她,毕竟这个男人是真的从心里认定她乱交,他是不屑于碰她的。

    “赵馨茹,我以前只知道你风一骚,爱勾引男人,我却不知道你手段不止那些,你倒是挺懂男人的,知道用激将法”,方睿霖直接扯下领带困住她双手,就起身去前座开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