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当我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3章 当我女人

    车子被方睿霖开到了一处没有路灯的小路上了,那边是被拆迁了的旧楼,只有烂砖烂瓦。

    “咔”,车子停下后,他本来是真的没打算怎么着她的,最多就是想教训她一下,吓唬一下,让这个女人嘴巴收敛点,那种能力对男人来说有时候比面子都重要。

    后座上的赵馨茹这下子是真的怕了,她手上的领带是死结,她压根就挣脱不了。

    面对一个那什么虫上脑的男人,她越是求救,只怕越是让他兴奋吧。

    就算很怕,也要想办法自保啊,为了不露怯,她嘴硬着,“找这么个黑布隆冬的地方,就能掩饰你work不了吗,我可是活得,不中用我能感受不到吗?”

    前座上握着方向盘的手也紧紧了,他把车里的灯给打开了,直接从前座翻去了后座,按下了前座和后座的帘子。

    在他往后翻的时候,赵馨茹假装欢迎他的样子,手扣着车门,脚勾着他的头和胸部。

    该死,居然车门却打不开。

    “女人,这么爱玩欲擒故纵”,方睿霖抱着她的细腰,又把她摔在了后座上,“想跑?”

    大脑一片空白的赵馨茹,只觉得世界末日来了。

    很快,那种无关乎爱恋的机械动作,疼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整个身子都在打着颤。

    “疼”,她已经都顾不上这不是她愿意发生的事情了,只想抓着手上的东西,来分担她的痛苦。

    她那红色油彩的指甲抓在了他的手臂上,隔着衣服,他都能感受到她无尽的疼意,“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这样跟男人说话,不吃点苦头,你都不会长记性。”

    灯光下,她疼得脸色都白了,平时那张张扬跋扈的脸看起来甚是让人心疼。

    俯下身,吻着她脸上的泪珠,“女人就该乖一点。”

    “乖乖一点,有用吗?”赵馨茹挣脱着,现在这个局面真的不是她要的啊,女人心底的那些委屈全部从她心灵的窗口出来了。

    她的唇很软,像柔软的布丁一样,方睿霖吻上就舍不得撤走了。

    “唔,你”赵馨茹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嫌弃她脏吗?

    怎么还把舌头给伸进去了。

    更令她想不到的是,他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到了她的小腹,还有她那处被他刚刚粗鲁对待过的地方。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的脚趾头都绷直了不少。

    他的外套被他仍在了后座的地上,那汽车的钥匙也显而易见地露出来了。

    可是她的手被捆起来了,压根就没有办法去拿钥匙。

    正在她想怎么才能松开手的时候,她有一种在海面上被人撞晕了头的感觉,再然后,她就迷失了大脑。

    半梦半醒之间,她看着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她瞳孔里越来越大了,她被撞到头也晕了,心里的那块不安好像也被撞掉了。

    黑夜里的角落里,一辆亮着灯的车,不停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车子也不停地往下沉了又沉。

    许久之后,车里才恢复了平静。

    但车里那股充满让人浮想联翩的味道,还是让赵馨茹不得不想到了她刚才是被强了,可心底除了委屈之外,还有点惊讶,他们好像很合拍,而且他好像一点也不嫌弃她,还给她做了那么亲密的事。

    觉得自己快疯了的赵馨茹很想敲一敲她自己的头,但是手发麻地厉害,她抬不起来。

    “去我家”,方睿霖看着凌乱一片的她,里面的衣服被他刚才给撕坏了,他给她把外套牢牢实实穿上后,又把空调给调大了不少。

    到了他的别墅,她是打算自己下车的,却动弹不了,方睿霖就抱着她直接扔进了他的浴缸里。

    泡完澡之后的赵馨茹,只觉得力气也恢复了不少。

    可是衣服是彻底没办法穿了,被弄得脏兮兮的,出了浴室,她发现他已经给她准备好了贴身的衣物,就穿好了出去了。

    他家很大,是那种错层的别墅。

    楼梯处还有着不少名贵的画作,她压根就没有心情去欣赏,只想赶快逃离这里。

    “过来吃”,赵馨茹才跑下楼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命令声。

    鬼使神差的,她就乖乖坐了过去,和他面对面吃着东西。

    就是很普通的面条,加了不少的菜和鸡蛋,但对于刚刚干过重活的赵馨茹来说,对她而言就是大餐了。

    看着她毫不顾忌形象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她平时在应酬时那样的吃东西也不露牙齿的样子,好像这样子的她更让他觉得顺眼多了,至少不是存心勾引男人了。

    “你看我干嘛,你放心,看在这顿饭和你刚才那么辛苦劳作的份上,我是不会去告你的”,说完,她自己就后悔了,她是不是饿傻了啊,她可是被被迫那啥了,她怎么还可以这么风淡云轻啊。

    揉了揉她的头发,方睿霖把一串钥匙放在她面前了,“如你所愿,这是这个家的钥匙,有空我会过来过夜的。”

    “喂,喂,喂,你该不会以为我们睡了一次,就要把我给圈养起来吧”,赵馨茹吸了一口面条,就放下了筷子,把钥匙推给他,“我先走了,衣服改天洗干净还你。”

    “你是故意当我面吸面条吗?别跟我装了,钥匙收下。”

    那粉嘟嘟的嘴吸着面条的同时,还带着潋滟的眸光看他,他是个正常男人,喉结滚动了起来。

    “我想你是误会了”,仓皇而逃的赵馨茹,还没走三步,她的胳膊被人给扯住了,“诚实点,刚才我们有几次。”

    被扯进他怀里的女人,躲着他的灼灼目光,他们离得很近,他说话的气息全喷在她的红唇上了,让她有些心猿意马,“忘记了。”

    那蛊惑又磁性的声音笑了笑,就抱着她到沙发上了。

    一夜涟漪,赵馨茹最后只好求饶,他才肯放过她。

    第二天,赵馨茹是被人给捏鼻子才醒的。

    “在当我女人这段时间内,别跟男人勾搭,我的脾气很差劲,给我戴绿帽子,小心你的小命”,说完,方睿霖就起床了。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的,我什么时候说我愿意了”,赵馨茹披着被子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忘记昨晚,我们继续当陌生人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