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意识到自己被利用-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7章 意识到自己被利用

    怔愣一会,乔依然苦涩地笑了,她无奈地耸了耸肩,“既然做了,选择认罪吧,能轻判,我会把我手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去赔偿,希望你能少判一些年数。”

    这个意见是乔依然咨询过很多律师才的出来的结果,虽然认罪这个建议最开始是白海和任鹿颂给出的。

    “我是不会着了白海那小兔崽子的道,你给我听好了,我死都不认罪”,陆松仁已经恢复了身体,气色不错,但整个人都是被戾气所覆盖。

    “死都人不认罪,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是犯法了,让你坐牢而不是枪毙你,就已经够不错了”,乔依然很不理解他这种死不知错的态度。

    但转念再想想,他这都是被复仇所逼迫的,也不能完全怪他。

    看着自己女儿为难的样子,陆松仁又在算计着什么,但现在不一定是时候,他可以等避过这段风头才说,“那五个死者的家属怎么样?愿意和解吗?”

    她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然后才说,“自从上次去了w市回来出事后,我就没有再去了,我待会再去试试。”

    “嗯,你去把我们家里的那些古董和我保险箱里的字画都拿出去卖掉,尽量安抚好他们”,陆松仁揉了揉太阳穴,才说,“你去探探顾澈口风,是不是他们把我在维京群岛的资产找人冻结了。”

    又是顾家吗?

    听到顾家,她是又点意外,再想想又觉得是意料之中了。

    乔依然无力地问,“谁冻结的有那么重要吗?那边的钱现在都不是时候去动不是吗?你让我去打听是什么意思?”

    “让你去你就去,如果是他们,我心里好有点数,知道以后该怎么办?”那些合作人蛇生意的伙伴,如果是他们递交资料导致冻结他那些账号,那就勿需多担心,他可是有着那些人更多的把柄。

    那么维京群岛的资金,就能安全的弄出来。

    若是顾家收集了他的资料,那么事情就复杂了,那些过去见不得光的事情就会被更多的抖出来了,那就不是认不认罪的问题了,而是能不能保命的问题了。

    乔依然觉得事情灭有那么简单,她直接讥笑着说,“你不是不让我跟他见面吗?这么让我去问他,又是为什么?”

    “为了能出去”,陆松仁倒是直言不讳,又盯着乔依然说,“难道你不是背着我跟他经常见面吗?我还是那个态度,在我活着的岁月里,我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除非你让顾澈这次把我整死了,你们就能双宿双栖了。”

    只觉得眼睛涩涩的,乔依然干笑了两声,这就是她跟顾澈的现状,他们之间隔着一条又一条的人命,又怎么会有未来。

    她眨了眨眼睛,把眼底的氤氲给挡住了,“你是在利用我去套资料吗?”

    “你是我女儿,难道不可以吗?”陆松仁没好气地回答着,就不高兴地钻回了被子,背对着乔依然。

    看着同样是形单影只的陆松仁,她觉得他们两父女的命还真是像,身边看起来很多人,却又总是只有自己一个。

    “可以,如果不是因为救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的穷光蛋”,乔依然给他把被子给盖好了才出去。

    夫妻亲,养父的养育之恩,姐妹情,母子情,这些压得她喘不过气,她很不想闹成现在的局面,可是所有的事情都由不得她。

    犹豫再三,她对着顾澈的手机号码迟迟没有拨出去。

    她很怕,怕他一口承认,这次的事情又是他做的,她真的没办法做到当做一切没发生。

    陆松仁固然不是好人,但是国际刑警和国内的警察都没有调查到的资料,他有,这就足以说明他是花了多少心力存心想整死陆松仁。

    “哎”,她长叹了一口气,跑去了顾毅的病房,抱着她香香软软的儿子晒太阳才是正经事。

    “儿子,你说你爸爸和你外公什么时候可以和平相处啊,妈妈也不想你小小年纪就成了有爹就没有妈的苦日子”,乔依然的手指被顾毅那小手圈住的时候,她心里的温柔滋生。

    时间,可以就这样,永远停在这一刻,不要有报仇,也不要谁受伤跳楼的事情,就这么单纯的该有多好啊。

    犹豫着要不要去找顾澈的乔依然,等到了傍晚,还没看见顾澈回来,她把手机放在顾毅的怀里,轻声问着,“儿子,给你老爸打电话说你想他好不好?让他赶紧回来。”

    “咯咯”,还不会说话的小孩,就扬起手指胡乱地戳着她的手机。

    乔依然注意到了,她儿子总是会被光线强的东西吸引眼球,于是她干脆就把手机给解锁了,屏幕常亮的时候,那不会说话的小孩就格外的开心。

    抱着自己儿子自拍了不少照片,乔依然注意到她儿子小小年纪可是很会对着镜头做着可爱的表情。

    她灵机一动,对着顾澈的手机号码,扶着那小手就直接给他拨了视频电话过去,然后就把顾毅放进了他的摇窝,她就躲在了手机镜头拍不到的地方。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小小的顾毅好奇望着手机里的老爸,小手指不停地点来点去,又不停地转悠着眼珠,寻找着他妈妈的身影。

    “顾毅,想爸爸了呀,我马上就到了,今天乖不乖啊?”顾澈只在手机里看着那个时不时咬咬手指头的小孩,并没有看到这手机的主人。

    “你妈呢,乔依然,乔依然”,顾澈的声音大了很多,手机没有打开功放,他的声音通过喇叭往外扩散着。

    顾毅小朋友只觉得有声音在耳边,那小手抓不住手机,就直接把脸慢慢给凑过去了。

    眼见着他粉嫩的舌头都舔到了手机屏幕,乔依然赶紧拿起一个奶瓶,匆忙就进入了手机镜头的地方,立刻把手机跟她儿子分开了,“儿子我,我就给你倒个水的时间,你怎么就跟手机玩上了,脏死了。”

    “呜呜”看不到自己老爸了,顾毅就噘着嘴想哭,那皱起来的眉头,可怜的不得了,乔依然温柔一笑,就自己把手机拿着给他看了。

    “给你玩,别舔”,乔依然装着很意外的样子,指着手机里的顾澈说,“哎呦,儿子,你都会给你老爸打电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