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洞悉动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19章 洞悉动机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唐浩宇立刻表明了态度,“顾总,我是真的不知道太太要这个干嘛,她就是要我手写一份给她,我的确没撒谎,不信您去问太太啊。非洲温度太高了,我害怕被晒化啊。”

    “实话。”顾澈冷着眸子,望着那手写的行程表,他最近怎么又有那么多工作和应酬。

    他可是当爸爸的人了。

    又急又怕的唐浩宇,掂量着乔依然既然不在,他干脆说点虚构的料算了,总比莫名其妙地被丢去非洲的好。

    编瞎话也要有个根据啊,太大了破坏人家夫妻感情也不好,太小了又怕疑心重的顾澈不相信。

    被顾澈那如同x光的鹰眸审视了许久之后,唐浩宇才用袖子擦着额头的冷汗说,“太太她怀疑您在外面有人了,所以就要您的行程表。这一般刚生过孩子的女人都疑心重,我跟太太保证您绝对没有这种事,可是她不信。”

    只见顾澈的紧绷的脸部线条逐渐就柔和了起来,他把那行程表看了看,又重新要唐浩宇写了份,“管好你的嘴。”

    唐浩宇懂事的在自己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他不会多嘴的。

    乔依然一回来,唐浩宇就把行程表给她后,就匆忙离开了。

    “咦,怎么不抱抱我们顾毅,就走啦”,乔依然把刚才赖柏海给的表往顾澈脸上一扔,“以后按照这个时间抱孩子去检查身体,你尽瞎指挥,昨天护士就抱过去给检查了。”

    顾澈不以为意地“哦”了一声,又疲倦地脱着外套,揉着太阳穴说,“最近太忙了,有点记混了时间。”

    他说他忙的时候,是刻意观察着乔依然的表情,她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吃完饭伺候好顾毅洗完澡睡着之后,按照顾澈不留她过夜,她必定就马上逃跑的惯例,可是今天顾澈迟迟就是不搭理她,也不留她。

    当乔依然第三次说到,“儿子睡着了”,顾澈也还是没搭理他。

    见自己被忽视了,乔依然就闷闷不乐的趴在顾毅身边盯着他睡了好久,也不见顾澈过来逗她。

    该死的,居然都不过来挽留她过夜,以前总是猴急地等儿子一睡,就会把她拎去蹂躏一番的。

    乔依然觉得她简直就是受虐倾向了,难道顾澈放过她,她又不想逃走了,毕竟想套话,哪有这么容易的。

    “很晚了,你早点休息”,乔依然给他端了一杯咖啡,又站在他身边良久,可他就只是淡淡说了句,“我今天会很晚,不用等我了,你回去吧。”

    回去,竟然叫她回去。

    为什么这么不给力啊。

    难道不应该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洗干净去床上等他吗?

    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乔依然可是看过他的行程表了,未来一星期都要去出差啊,也就是说他都不在s市啊。

    有些事情得尽早知道,让后陆松仁才有足够时间去规划接下来的动作。

    犹豫再三,乔依然拿着顾毅的好几个奶瓶,拍了拍他的手背说,“帮帮我,给儿子屯点粮食。”

    “直接喂不就好了”,顾澈抬起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乔依然把衣服褪了不少。

    自从她知道她的身世后,对他就不曾这么主动没防备过了,就这么一瞬,顾澈觉得有些晃眼,好像以前那个傻乎乎又怕被冷落的女人又回来了。

    他有点不喜欢现在这个聪明了,对他有着无限防备的女人,

    乔依然直接拿着吸奶器塞进顾澈手里,就直接扣着脖子,就坐在他大腿上了,“赶紧帮我挤完了,我回去睡觉,你继续工作。”

    “孩子吃新鲜的不好吗”,顾澈嘴上是这么说,可他还是哈了一口热气之后把手搓热了,才给她去按摩然后挤奶。

    担心她冷,还特意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了。

    “有点事情,我要出去几天,我怕饿着儿子了”,乔依然别过脸,不去看他这些细小的动作。

    她不是傻子,他的用心她都能看到,心里也像是被春风轻抚一样的那么舒服,可是他们之间存在着太多的不可能了,记得太多他的好,也就只会让心里更加难过了。

    “出去干什么,有什么事比儿子都重要”,更何况是她刚刚看到他要出差一个星期的行程表了,他走神的时候,力气用的有点大,乔依然疼的手指都掐进他脖子里的肉了。

    “轻点,弄坏了,儿子以后没得吃了”,乔依然不满地拍了拍他的手指。

    不一会就囤好了一瓶奶,顾澈又问了一次,“究竟什么事。”

    她疲惫地靠在他身上,又眨了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不止是妈妈,我还是别人的女儿,我亲爹都要被判刑了,我不得去找受害者家属去商量赔偿的事情啊,上次去就没有办成,这次想再试试。”

    她又叹了一口长气,瘪了瘪嘴,有些害怕地说着,“那些人好凶的。一听到我是他的女儿,就放狗咬我。”

    在顾澈面前提“陆松仁”这三个字,她怕他会生气,就不肯说实话了。

    “不用去了”,顾澈直接把奶瓶给收起来了,又把她衣服给穿好了,表情凝重,半晌才说,“上次我去那里找你,已经赔偿了,他们只需要陆松仁再当面道歉,就愿意和解。”

    什么?

    已经赔偿了?

    乔依然知道那天她被火困住,最后是顾澈把她救出来的,她还不知道他竟然已经帮她赔偿了,“他们真的已经同意和解了吗?”

    仿佛不敢相信是真的一样。

    “不相信我?我让人把他们接过来,你可以当面问问。”他把她扶起来,他一个人去了阳台。

    初春的晚风吹在人身上还有些凉凉的感觉,也吹醒他的思绪了。

    一眨眼,他们也都走过了春夏秋冬了。

    “老公,谢谢你”,乔依然真的没想到顾澈会帮她那么多,但是他好像情绪不怎么好的样子。

    跟他一起出去后,她小鸟依人地往他怀里躲,“我真没想到你会为他做那些事。”毕竟想让陆松仁坐牢的,也是他们顾家的人。

    “那是为你做的”,把他关进监狱,就是为了扫清他们之间的障碍。

    可是他发觉他们之间的障碍,好像并没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