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换地方还来得及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0章 换地方还来得及吗

    “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顾澈松开了怀里的她,就走进了房间。

    月光把他的背影拉得更加的修长了,那厚实的肩膀曾经是她最温暖的港湾,可现在她觉得他肩上好像扛了很多东西一样,他的背影也很孤单和落寂。

    现如今的局面,她难过,他心里也不会好受。

    可是他刚才让她走的态度,让她心里更加的难受了,他好像是生气了。

    是不是工作太多了累得了,他本来的工作就很繁忙,再加上陆松仁前段时间的使坏,想必工作是又繁重又棘手吧。

    乔依然望着那轮圆月,心里五味陈杂了起来,趴在那阳台上望着那透亮的圆月。

    “乔依然,你是不怕被冻死吗?”顾澈把她给拉近了房,又把她赶出了这个套房。

    “砰,砰”几声,乔依然抬头就看见门已经被顾澈给关上了。

    她瘪了瘪嘴,看着脚尖,在心里嘀咕着,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她话还没套呢,怎么就赶她走了。

    转身,依依不舍地就走了,看来今晚就只有一个人睡了。

    顾澈望着那关上的门,一直都没有被打开了,这道门他也没有反锁,只要她愿意她就能随时打开进来,可是她却没有。

    就像他们现在的关系一样,只有他是不停地想要去维系他们在一起,而她对他则是能躲就躲,除了因为儿子或是陆松仁的事找他。

    心情烦躁的男人,打开门,犹豫了两下,才走出去,一望无际的走廊里,没有她的身影了。

    “乔依然,你真狠”,顾澈握着门的手,骨节都泛着白。

    “等会,等会”,乔依然在自动贩卖机上买完咖啡之后,就又晃到了这里,好不容易看见门被打开了,她赶紧跑了过来。

    顾澈仿佛没听见一样,他继续关着门,只是关门的速度很慢,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

    瘦弱的乔依然挤着那道窄窄的门缝进来了,她手里的罐装咖啡也渗了一些出来,她的舌头舔过去的时候,没舔到苦涩的咖啡,而是舔到了男人的手指。

    她害羞地摸了摸下巴,把咖啡往怀里收了收。

    “喝咖啡了还怎么奶儿子,你能不能有点当妈的样子”,顾澈不高兴地把门给反锁了,瞟了他一眼,就打算回到了办公桌前继续办着公。

    乔依然把咖啡往他手里一塞,“人家专门买给你的啦,知道你工作辛苦。”

    “被抓现行还狡辩”,顾澈接过她给的咖啡,一口气给喝完了,又睨了她一眼,“你还不走。”

    这,特别反常啊,已经赶了她好几次啦,要知道他往常都是威逼利诱她在这里过夜的。

    “我怕儿子半夜肚子饿,今晚我伺候他,你好好安心工作,安心睡”,乔依然笑嘻嘻地望着他,生气的男人脾气好臭啊。

    “呵”,顾澈冷嗤了一声,就走开了,把喝完的咖啡罐子还给了她。

    舔了舔嘴角的乔依然,喃喃自语着,“真是一滴也不留给我啊。”

    转而,她望着顾澈伏案工作的模样,又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弯着腰,仔细观察着他认真工作的样子。

    果真就是如大家所说的那样,认真的男人最帅气。

    自从他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隔阂之后,她很久都没有这么近距离仔细观察他了。

    那如雕塑般的外貌好像比以前更加冷峻了不少,身上的薄荷味还是那么好闻,但是少了那些淡淡的烟草香。

    “看什么,滚去睡觉”,本来心里不平静的男人,工作起来效率就不高,她还不停地在这里扰乱他的心。

    “我很遗憾没喝到咖啡,”乔依然说完就勾着他的头,轻轻用舌尖吻着他的唇,然后学着他霸道的作风,直接长驱直入他的口腔,把那残有咖啡味道的牙齿和舌头全都狠狠碾压了一顿才出来。

    得意洋洋的女人,脸上的红晕都能滴出血来了,她傻笑着舔着唇,说,“这样就不会让你宝贝儿子喝到咖啡味的奶啦,我也可以品一品咖啡的味道。”

    “呵,乔依然,你还真是放的开”,顾澈直接把她往书桌上一放,不等她的惊讶,就直接趴在她身上,酣食了起来。

    那文件被人碾压的声音太嘈杂了,还有一些已经被撞了下去。

    “唔”乔依然扭着头,拍着他的肩膀,轻轻说着,“换个地方,别把儿子给吵醒了。”

    “换地方,你还等得及吗?”他阴阳怪气地说着,但还是把她给抱了下来,她以为会回床,那知道直接被他按在了书桌旁的窗口边。

    没有多余的预告,直接暴力地撞击着她,疼的她死死拽着那丝绸的窗帘。

    趴在她背后,顾澈用力地按着她的肩,狠狠咬了一口,仍觉得不解恨,又加快了动作,那柔弱的女人,头一下下狠狠撞击到了窗户上。

    她难耐地发出着让他更加卖力的声音,她很快就缴械投降了,只觉得身后的男人不是顾澈,而是一头想要吞了她的野兽一样。

    仿佛是森林里和野兽追逐,获救了的那种兴奋。

    明明野兽就在眼前,都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可还是被她逃脱了,那种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只让她想多拥有一点。

    而咬着她肩膀的男人,愤怒的情绪也被身体最原始的情感所占据了,没有怨恨,只想尽可能多的拥有这一刻。

    房间里静的只剩下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还有窗户被撞得“哐,哐,哐”的声音。

    两个不知疲倦的人,仍在不停地较量着,而在摇篮中的某个小朋友不合时宜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儿子都哭了,快点”,乔依然涣散的思维恢复了点,她张着迷离的眼神望着身后的顾澈,“顾毅饿了。”

    那满脸因为享受而红扑扑的小脸,还有那双潋滟的眼睛,惹得顾澈狠狠咬了一口,才结束了这场情事。

    连衣服都来不及弄一下的乔依然,快速朝那小床跑了去,她丰腴的某处落在他眼里就更加的勾人了,某处又忍不住复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