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还以为是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章 还以为是他

    意乱情迷的男人,把手从她衣服里拿了出来,骨节分明的大手拂过乔依然小巧的脸颊,“傻。”

    做着梦还时刻惦记着她已婚的身份,这个觉悟……顾澈很满意。

    乔依然只觉得今晚的梦做得太真实了,真实地她都不愿意醒来了。

    在梦里,她跟鸭子先生又像以前一样亲吻对方,鸭子先生还动情地摸她,他的怀抱还是那么的舒服,他身上淡淡地薄荷味还是那么好闻。

    “鸭子先生,你是不是来找我了?”乔依然觉得梦里的那一切太过于真实了,她能感觉到鸭子先生就在身边。

    当她猛然睁开眼的时候,没有看到鸭子先生,而是看到了方胜男,她惊讶地问,“你怎么在我家?”

    假小子般的方胜男倒是没了往日里的酷酷模样,和煦地朝乔依然笑着,“醒了?”

    半小时前,顾澈才离开,在顾澈和方胜男交接照顾乔依然的时候,乔依然做着美梦,甜甜叫着,“鸭子先生,依然要你亲亲。”

    方胜男在心里替乔依然捏了一把冷汗,当着老公的面泄露她找过鸭子。

    他以为顾澈会教训乔依然,却没料到顾澈俯下身在乔依然额头吻了一下,她分明还看到了顾澈那上扬的嘴角。

    满头雾水的方胜男,带着讶异的眸光追随着顾澈,从来不喜欢跟人解释的顾澈,破天荒地解释着,“你暂时别让她知道鸭子先生是他老公。”

    老板那样简直就是间接承认他是鸭子先生了。

    思绪回笼,方胜男仔细想了想乔依然似乎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勾三搭四的女人,毕竟在幼儿园的时候,乔依然可是刻意跟郑彦保持着距离。

    老板说乔依然是个简单的女人,一般别人说什么她都会信,因此方胜男随意编了个借口,“你昨晚喝醉了,打电话给我,我去酒吧把你和你朋友给弄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乔依然明明感受到那个熟悉的体温是那么真实,还以为是……鸭子先生。

    “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真谢谢你了。”乔依然挠了挠头,感激地说着,她的手抚摸到了另外半张床,上面还有一丝余温,她指间轻轻颤了颤。

    昨晚,该不会是……

    “胜男,你昨晚,是不是在主卧陪我睡的?”乔依然紧紧盯着方胜男的眼睛,她很希望从方胜男的眼睛里读出昨晚睡在她身边的人不是她方胜男,而是那个男人。

    “嗯,你醉的比较厉害,我就在这里陪你睡。”方胜男压根就不明白老板的意图,明明是他陪了乔依然一整夜,又不让乔依然知道。

    乔依然眨了眨眼,她眼底略过一缕失望,但很快就消失了,她微笑着说,“为了感谢你昨晚的照顾,我今天给你煮顿丰盛的早餐吃。”不知道鸭子先生吃过早餐没。

    怎么又想起他了?

    昨晚就是因为阻止不了大脑对他的想念,才去酒吧借酒消愁的。

    怎么喝醉了一场,一点效果都没有。

    梦里还是他,睡醒了心里还是会想起他。

    因为昨晚的感觉太真实了,如果那是梦,为什么梦里连鸭子先生身上的味道都能闻见。

    如果不是梦,那为什么醒来了他却不在。

    会不会是昨晚,他也出现在m酒吧,远远地关心着她,说不定方胜男还是鸭子先生叫过去的。

    存着侥幸心理,乔依然在心底默默想着,会不会鸭子先生也有这种感觉,会不会也会偶然地想起她。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乔依然每天都抱着手机,只要手机有任何动静,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认为是鸭子先生跟她联系了。

    “谢谢,不需要。”在乔依然不知道是多少次挂掉了卖保险的电话,她数着指头算了算,“已经一个月了,离上次酒吧喝醉已经一个月了。”

    当乔依然无精打采地推开顾思楷的病房时,顾思楷雄厚的声音很是喜悦,“依然,医生总算肯让我出院了,赶快给爷爷收拾行李回家。”

    “太好了。爷爷我这就帮你收拾衣服,我们马上冲出医院。”跟顾思楷相处这两个月,乔依然早已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爷爷了。

    看着顾思楷的高兴劲,乔依然低沉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呵呵,瞧你这欢快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要出院呢。”严肃的顾思楷开着玩笑也是一板一眼的。

    这让身边的夏管家纳闷了,老爷子怎么住了一段时间院,还会说笑了。

    老爷子高兴就好,那她就有些事好汇报了,“老太爷,关于老夫人祭日典礼的事情,大少爷那边……”

    乔依然觉着平日里的夏管家都是神采风扬的自信,永远高昂着的头,像是没有什么事可以难为到她,为什么一个普通的祭日,她就吞吞吐吐话都说不出来了呢。

    大少爷?那就是她老公顾澈了吧,乔依然默默收拾着行李的手也慢了下来。

    只听见顾思楷笃定说着,“现在就那么一个儿子在身边了,不让海峰不出席这像什么话。”

    “大少爷那边,暂时联系不上。老太爷,您看……”

    他们后来说的什么东西,乔依然压根就没听得进去了,她心乱如乱,是不是就要跟顾澈见面了?

    顾澈他……究竟知不知道鸭子先生的存在?

    如果他要知道了鸭子先生的存在,会不会让她死的很惨?

    他不是去国外出差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连串的疑问环绕在她心中,她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把叠好放进行李箱的衣服又给拿出来挂进了衣柜。

    “少奶奶,少奶奶,你在干什么?”夏管家严厉的声音在乔依然身边响起。

    这个夏管家总沉着一张脸,像极了幼儿园的教导主任,随时随地都准备好训人的姿态。

    老道的顾思楷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让夏管家出去了。

    “依然,刚才的话,你权当没听见,不要告诉了阿澈。”大孙子跟儿子不对付,顾思楷也很头疼,老伴葬礼上他们起的冲突还历历在目。

    对于孙子不愿意跟儿子同场,顾思楷不能偏袒顾海峰,毕竟当年的事都怪顾海峰。可是现在身边就顾海峰这么一个儿子在,为了让老伴祭日上的礼数周全,也只好想点法子了。

    乔依然不知道什么话不能告诉顾澈,但还是乖巧地点头,“嗯。”

    “依然,你联系一下阿澈,他最近在国外,你让他下个周三记得她奶奶的祭日。”

    “好。”

    “如果阿澈问起来,海峰去不去,你就说他不去。”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