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不想见到她-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2章 不想见到她

    “已经十点了,这是他的第二顿”,顾澈转身去喝水了。

    从她刚才那一系列真实到伪装的那一系列微表情,他是真的生气了。

    乔依然好奇地问着,“你今天不上班吗?怎么十点了还在这里。”她可是记得他行程表上今天是要出去出差的。

    不由自主地,顾澈就在心里衡量着她问这句话是发自真心的,还是故意伪装讨好他。

    “乔依然”,顾澈转身,就对上了她一脸纯真的笑容,她正捏着顾毅的鼻子,那小手正反感地推着她。

    看着顾澈那阴沉着一张脸盯着自己的样子,乔依然立刻就把手给缩回来了,“我就是在逗他玩而已,别人都说孩子的鼻子捏一捏会变挺的。”

    “我下次再也不敢在儿子吃饭的时候捏他鼻子了。”

    那做错事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楚楚可怜。

    “你还真是,蠢到骨子里了”,顾澈只觉得好笑,就监视着自己玩心颇大的老婆,和毫无反抗力的儿子。

    把顾毅给喂饱后,乔依然又问,“今天都陪我们顾毅吗?”

    “嗯”,顾澈轻轻地拍着自己儿子的后背,又审视地瞄着乔依然,“你要出去?”

    这种诡异的气氛让乔依然觉得心慌慌的,她小声回答着,“想出去买几件贴身的衣服,我现在的那些有花边,喂儿子吃饭的时候,总是会磕到他的额头,他皮肤太娇嫩了,我怕弄伤他。”

    其实她很想去见见陆松仁,跟他通风报信,要他被在轻举妄动了。

    “一起去”,顾澈直接把顾毅给抱起来了,又站起身举高高,“顾毅,爸爸妈妈带你出去逛商场,好不好?开心吧。”

    只懂得傻乐的小孩子,就“咯咯”地望着自己爸爸。

    顾澈的余光注视到了闷闷不乐的乔依然,他权当没看见,她竟然对他有了两幅面孔。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孩子带出去,外面空气太脏了”,乔依然语气柔软地商量着。

    如果没有昨晚他说的“看你表现”,她还会这样唯唯诺诺吗?

    按照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乔依然不应该这样说才对吗,“你管我去哪里?你是我的谁?”

    “我的儿子我就不让他出去逛商城,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可是她没有。

    近来,她都是跟他对着干,昨晚他却怀念起她以前听话乖巧的时候了,可是看到她现在又乖了,他却更不高兴了,那份唯唯诺诺是因为陆松仁有把柄在他手里。

    顾澈瞟了一眼她那清澈的大眼睛,那里面究竟还有多少她对他的爱恋。

    突然,顾澈就觉得他们之间好可悲,好像越来越往死胡同里走了。

    “你不同意吗,等他再大点,我们再带他出去好不好?现在正是花粉多的时节,我怕他过敏”,乔依然轻声跟他商量。

    他很疼顾毅,舍不得他被一点细菌侵袭,好好跟他商量,他总该会同意的。

    顾澈点了点头,瞄了她一眼,“我和你一起去,给顾毅买点衣服。”

    “这怎么行啊”,乔依然略微激动了,跟他一起出去,那她还怎么溜去看陆松仁。

    可他说出的话就是不留余地的,不让她拒绝。

    很久没有两人一起逛街了,顾澈发觉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手牵手一起逛街了。

    “我很快就出来,你要是觉得尴尬,就去咖啡厅等我”,乔依然担心他一个大男人对那些女人的贴身衣物不自在就好心建议着。

    然,顾澈还在她前面进去了店铺,直接不顾那些售货员异样又好奇的眼神,给她挑了好多件。

    结完账,乔依然觉得气氛怪怪的,想问他,又怕他会不高兴。

    出了店,顾澈就没有再牵她的手了,乔依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是他不要她了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昨晚被他赶回房的感觉一样。

    两人随后就到了露天的咖啡厅坐下了,顾澈看似平静的眸子盯着那不远处的海,心里早就狂风暴雨了。

    “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哦”,乔依然盯着他的侧脸说着。

    难得的二人世界,为什么让她只想赶快回去啊,多一个孩子就能少很多尴尬啊。

    没回答。

    他看起来整个人的情绪都很不对劲。

    乔依然知道他是在生气,而且是在气她。

    “阿澈,对不起,我昨晚不该说那些让你放过陆松仁的话,我知道他对你,还有你们家都做了很多破坏性质的事,我没有考虑到你们的感受和立场,是我不对”,乔依然终究是憋不住,主动把心里的别扭说出来了。

    顾澈抿了一口咖啡,“你,还有你们家?我和你是外人吗?既然是外人,你走吧。”

    “阿澈,我”

    “你不就是想摆脱我,去找陆松仁吗?去啊,我不拦着你,你也少到我面前演戏”,顾澈直接把咖啡砸到了地上,惊得服务员立刻跑过来问,“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我不想看到她”,顾澈望着远方,淡淡说着这句话。

    乔依然红了眼眶,不得服务员赶她走,她就自己跑掉了。

    她就知道陆松仁是他们之间永远跨不过去的坎,不能提,就像是爆竹一样,一点就着。

    顾澈闭了闭眼眸,在服务员端上一杯新咖啡的时候,他又给扔了,那个死女人,竟然就这么走了。

    坐了不到五分钟,他留下几张红票子就走了。

    他等不及电梯,就从后楼梯跑了下去。

    “依然,乔依然”,他站在商场的大门口,不在乎形象,满头大汗地寻着她,叫着她的名字。

    舍不得。

    就算她心思不在他这里了,他也舍不得她离开。

    更何况,她的心思只分了一点在她亲生爸爸那里,她还是爱他的,不是吗?

    他把整个商场的外围都找了一圈,望着那一辆辆的的士和公车在他眼前消失不见,一直到天黑,他的心也凉了半截。

    她怎么每次转身都可以这么狠心。

    当他踉踉跄跄地回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看到了她红着双眼依靠在他车前,低着头委屈说着,“我手机钱包还在你车里,给我,我就马上消失。”

    “乔依然,你赢了,”顾澈捧着她那张泪汪汪的小脸,心疼地吻着她眼角,“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