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两夫妻的心有灵犀-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4章 两夫妻的心有灵犀

    只是要她?

    就可以不管那些陆松仁带来的伤害了吗?

    他可以不管,他家里呢?

    “本来一开始就是顾家做的不对,只是后来事情发展的太快了,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了”,顾澈凝着乔依然,他很开诚布公地跟她谈,也希望她能如实相待。

    然而,她一言不发地就在吃鲫鱼,看也不看他。

    “乔依然,你给点反应,你想要什么,痛快点”,他觉得他的耐心能被她全部给消耗完。

    直到把那碗黄豆鲫鱼汤喝完,擦干净嘴,她才说,“我想要回去奶儿子。”

    看着顾澈那恨不得吞了她的眼神,乔依然缓缓地才说,“事先声明,我要说的,惹你不高兴了,你不能又不让我见儿子。”

    “嗯,你说。”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动过陆松仁在维京群岛的钱和公司,或是有没有找人去查过?”这是陆松仁最想知道的。

    顾澈摇头,“我没查到哪里的资料。”

    糟了?

    乔依然瞬间觉得,会不会这是给顾澈新的方向去压垮陆松仁了。

    她手脚不听使唤地把筷子和勺子绊在了地上,想去捡的时候,听到顾澈叹了一口气说,“我来捡。”

    很快,他优雅地用纸巾包裹住那些,扔进了垃圾桶,又用消毒毛巾把手给消毒了。

    乔依然咽了咽口水,很想问他什么,要求他什么,可她又不敢说出口。

    “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的父亲吗?”顾澈从她身后抱着她的肩膀,“只要你说出来,我都答应你。”

    乔依然咬了咬她的手指,哽咽着说,“不要去碰他维京群岛的资产好吗?我不希望我丈夫对我亲生父亲赶尽杀绝。就算是你爷爷他们去做,只要不是你,我就不会那么难过,她现在坐牢了,有了他的报应,但是那里的一切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放心”,顾澈安慰着她。

    未来的路,好像逐渐能看到一些方向了。

    今晚的气氛很不错,两人回去后逗弄了一番顾毅,正准备缠绵的时候,乔依然好奇地问起来,“我怎么记得馨茹说给我们买套了,但是我好像在我那和这里都没有找到,她该不会忘记给我了吧。”

    “她是不是当时去外地的时候,太突然就忘了啊,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恍然大悟的顾澈,想起了什么,给乔依然把被子盖上后才说,“我去买。”因为她特殊的血型,他不敢再要她生一次孩子了。

    一根烟的功夫,顾澈就买完了,他在回去的路上给赵馨茹打了电话,“一切还好吗?”

    “好,我换号码后,他就找不到我了,呵呵”,赵馨茹开朗的笑着,“怎么样,小两口的欢乐时光,怎么就想起我这个单身狗了。”

    “因为依然惦记你了”,顾澈放心了点,又怕赵馨茹一个人在那边觉得委屈,就说,“我会看情况,尽早让你回来的。”

    “那是必须的,你赶紧给方睿霖找几个女人好了,我在这穷山僻壤待到心里发慌了,我要回去调戏顾毅小朋友,”赵馨茹笑嘻嘻地望着窗外的雨滴,又感叹着说,“你可要好好对我们依然,挂了,赶紧回去给她暖被窝吧。”

    “再见”,顾澈挂完电话,又嗅了嗅身上一股烟味,决定散散再回去,免得被孩子妈数落坏了兴致。

    这边乔依然在等待顾澈回来的时候,好奇地跟赵馨茹打着电话,想问问那套子是不是被她藏起来了,可她的电话总是占线,这下好不容易才接通。

    “喂,你们两口子是怎么回事,生了一个儿子之后,晚上都不过夫妻生活了吗?男的打完,女的又打过来,找姐干嘛啊?”赵馨茹忍不住在电话这边翻着白眼,这两口子注定要在今晚灭了她吗。

    乔依然倒是很好奇顾澈干嘛找她,就直接问了,“他找你干嘛?”

    “秘密”,赵馨茹憋住了笑,她不愿意把她跟方睿霖那奇葩的一夜讲出来,太难为情了。

    “切,你不告诉我,待会我问他”,乔依然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又用着可怜的语气说着,“是不是被资本家半夜查岗啊,哈哈,谁让你把上次买的套子乱放,要不然他现在就在辛苦的耕耘中了,也就不会压榨你的劳动力了。”

    “噗”,赵馨茹端着一杯水,庆幸着她还没喝一口,要不然能把她自己给哽死,“啧啧,看样子你那块地现在水分很足啊。心里是不是被虫子咬的难么难受啊?”

    在这种有色笑话里,乔依然是被赵馨茹给带坏的,她这徒弟明显是不如师傅的。

    听不到乔依然的回答,赵馨茹笑哈哈地揶揄着,“让姐掐指一算,你那小脸是不是已经红扑扑的了。”

    “嘭,”隔着电话,赵馨茹也听到了乔依然那边的关门声,她揶揄着,“你那土地水分太足,你老公还不会以为你尿裤子了吧。”

    “哈哈,我肚子都笑疼了,改天再聊哈”,乔依然的憋不住笑,尽管她捂着嘴,但是房间里了依旧有着她明朗的笑声回音。

    那小床上的婴儿,被吵得眨了眨眼皮,动了动手指。

    “嘘”,顾澈站在顾毅的小床前朝乔依然示意小点声,他又摇了摇顾毅,那小家伙又嘴角上翘地甜甜地睡着了。

    回到了床上,顾澈居高临下看着乔依然用手捂着嘴的样子,一边继续着他的动作,一边问,“你笑什么呢,大半夜的?”

    “晚点告诉你”,乔依然笑着把他手上的小塑料袋子给解开了,想了想,又说,“待会再带。”

    看见她开心,他自然也是高兴的,于是某个女人在很快就失去了理智,所以她笑的内容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独守空闺的赵馨茹,望着包包里那些套子,其中有盒已经用了六个了。

    跟方睿霖从车上到他家里,再到第二天早上,至少也六次了吧。

    “他现在应该都忘记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了吧”,赵馨茹觉得望了就望了吧,只是心里有点觉得遗憾而已。

    不得不说,他在那种事上给她的品质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