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求我,还是求我们-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5章 求我,还是求我们

    这晚上,赵馨茹的梦里竟然全是和方睿霖的点点滴滴,尤其是重复了无数次他们彼此狠狠掠夺着彼此。om

    赵馨茹早上是被电话给吵醒的。

    “赵馨茹,赶紧起床,一起去市里开会。”

    “好”,赵馨茹望着床上只有她,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心里有些落寂。

    按照她以前只想游戏人间的做法,可能不会排斥方睿霖的那种邀请,但是她真的不想骗自己了,她想结婚了,想有个孩子有个老公了。

    应该是她一直都很想结婚有个孩子,弥补早年的缺失,只要一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她的心就很痛,只是这么多年来,她都遇不上再让她想定终生的男人了,要不容易劝服了自己去相亲,遇上一个合适的对象,又被方睿霖给搅和了。

    真是,水星逆行到极点了。

    会议有些无聊,每周定时来市里跟s市的领导们回报着工程进度,赵馨茹既不是学工程的,也不会搞财会的,留在这里就是负责接待全世界各地有意向来合作的团体或是个人,简称招商引资。

    回忆结束后,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上司拉着留下等一个考察团。

    在火车站接到那群人的时候,赵馨茹恨不得那块豆腐撞死她自己,这个该死的徐宇竟然也在这个考察团里,她只好假装不认识。

    意气风发的徐宇好像很受这群人拥戴一样,他们都爱围着着问他问题,“徐总,你觉得这破地方值得考擦吗?连个机场都没有呢。”

    “值不值得就得看合作方还有具体项目了”,徐宇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瞄了瞄赵馨茹,仿佛就是要看她的表现一样。

    回山区的路上,徐宇跟赵馨茹身边的人换了位置,开口就问,“方睿霖就这么虐待你吗?dl大把清闲的项目不让你去做,让你来着山区,他倒是不怕你出点事。”

    这里的路况很差劲,司机已经很努力地放慢了速度再开,但仍抵不过路上那些碎石子路了。

    徐宇故意随着摇晃的车厢往赵馨茹身上靠,每次都是直接往她脖颈处喷洒他的热气。

    因为他知道,那是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一如当年,他只要碰她那里,她就会羞红了双颊。

    “你别给脸不要脸,给我坐好”,赵馨茹干脆起身离开了座位。

    豪华大巴里面的贵客们看见她这个领班站起来像是有话讲的样子,就把抱怨的话讲的格外大声了,“你们这是怎么招待的,是不是不想我们来投资来合作啦,这是什么路,我的腰椎都要被这路给颠断了,赶紧换几辆好点的车把我们送过去。”

    “我们可是贵客,又不是来蹭吃蹭喝的,哪有你们这样子来接待的。”

    “司机停车。”

    “把你领导给叫过来,我们不能再忍受这种破交通工具了。”

    赵馨茹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在竭力劝着他们,“大家再忍一下,只要挺过这段不好走的路,前面就有着舒适的农家乐等着大家了。”

    “谁稀罕那玩意啊,赶紧的,换车。”

    这群人闹得司机只好停车了。

    赵馨茹一个个做着工作,但收效甚微,她跟领导如实反映,那知道那边也很为难,“本来就只有五辆好车,就被开出去三辆了,这两辆也不够啊,这么一点事,你自己好好想办法解决算了。”

    “怎么说,来不来好点的车来接我们,要不然我们就回去了,看你跟公司怎么交代。”说这话的女人穿得一身贵气,很是嫌弃着山间小路。

    只好陪着笑脸,赵馨茹歉疚地说,“我们的预算有限,现在就只有这辆车可以接待大家了,抱歉,我跟我们领导反映了,他说送大家离开的时候,会为大家想办法弄几辆好车。”

    “少跟我们画饼,赶紧,现在,就要,要不然我这把老骨头都会散了。”

    说这个话的人,明明就是个壮实的男人,赵馨茹觉得她的骨头都散了,他的也不会散。

    更让赵馨茹气愤的是,徐宇竟然带头跟租车公司打起了电话,“喂,我发个定位给你,帮我们弄六辆车,走山路用的,直接接我们去火车站就行。”

    “大家别急,待会我们一起回去算了,项目那么多,没必要把我们的身体给搭进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徐宇是特意站在赵馨茹面前的。

    他的样子,让赵馨茹恨不得把他推进山崖摔死算了。

    那些人跟徐宇感同深受着聊了起来,赵馨茹又跟上司反应,那边直接飙脏话了,她受夹板气,变成了两边不是人。

    “馨茹,只要你出声求我,我就帮你搞定,否则,你的方睿霖就会看到你的笑话了,你说他把你弄到这种地方来,是不是就是某种暗示要你离开他啊”,徐宇扶着赵馨茹的肩,样子很是真切。

    “我谢谢您的好心,你这种人,天上打雷的时候,躲好点,小气被劈死”,赵馨茹懒得理他,就继续跟他们做着工作。

    “大家想想,现在就是因为路难走,很多人连去考察的机会都放弃了,那么就意味着吃这块蛋糕的人少了,参与的人就会拥有更多的份额”,赵馨茹好脾气地跟他们讲着,她把那些规划图和宣传纸张都一一递给了他们。

    奈何他们看也不看,就垫在屁股底下当起了坐垫。

    那三三两两的人拿出了自带的扑克玩起来了。

    “徐总,你催催那边快点,你看着天好像都变色了,指不定就会下雨了,我可不想被雨淋死。”

    “行”,徐宇温和一笑,又拿起手机朝赵馨茹扬了扬,“求我,我就帮你。”

    “呸,你要不要脸,我就算不要这份工作,我也不会求你”,赵馨茹只恨她年轻的时候眼睛怎么那么瞎,竟然爱上过这样一个男人。

    “轰,轰,轰”,天空中突然就打起了雷,赵馨茹督促着他们赶紧上车躲雨。

    一直沉默着的司机,用着山里的土话说着,“你们叫的车,怕是不会来了,还是坐这辆大巴去我们村里吧。”

    “呦,呦,这dl还真会做生意,把人家老乡都收买了,就是对我们这些投资商不走心啊。”

    “没有的事,大家可是我们的贵客呢”,赵馨茹卑躬屈膝地解释着。

    赵馨茹看着司机得意地把她叫过去,又递给她几个野生果子,“妹纸,别担心,下面那条公路,绝对已经塌方了,等着这些人待会求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