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怎么可能是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6章 怎么可能是他

    果不其然,三分钟之后,徐宇就接到了租车公司的电话。

    那边抱歉地说,“徐先生,非常不好意思,去往您那边路上的一座拱桥发生了泥石流,那条桥压根就过不去。”

    这么好的机会,徐宇不愿意就这么被浪费,他厉声道,“你给我想别的办法,难道就只有一条路吗?给我过来,价钱好商量。”

    为难的租车公司人员,连忙陪着罪说,“就真的只有一条路了,那地方就连飞机都找不到地方停的,您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等到时候天晴了,我们等您电话。非常抱歉。”

    徐宇十分不甘心地挂掉了电话。

    他注意到了有一抹讥讽的目光盯着他,望过去,就看到了赵馨茹正依靠在下车的地方,朝他用下巴指了指下去的路。

    因为连绵大雨,土路变得格外的狰狞了,一眼望过去,就是浑浊浊的。

    那些刚才要走的人,得到了徐宇走不了的答案了,就只好勉为其难地说,“这住宿条件再不过关,就不怪我们回去抹黑dl了。”

    “不会有这个机会的”,赵馨茹把司机大哥给的土特产分给了大家,“这是村里的土特产,外面都买不到这么纯正的货色哦,先充充饥,待会有国宴等着大家。”

    “切,吹牛吧。”

    这大雨连绵的,包里有吃的人们就在各种鄙夷,而没有带吃的人们,就只好啃起了干巴巴像砖头一样的包子了。

    “这是容嬷嬷给的窝窝头吗?这么硬?”

    赵馨茹赶紧给这位递过去一杯热的鲜奶,“这是皇阿玛级别的窝窝头,里面可是有三十种特级干果做出来的哦,特质窝窝头和鲜奶更配哦。沾一点奶吃,就会觉得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了。”

    方才嫌弃硬的人,带着怀疑态度试了试,忍不住又大口吃了起来,那种沁甜的味蕾是食物最原始的。

    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嗯,好吃,单凭这个窝窝头我觉得就会有人慕名而来了。”

    雨这时候下的小了起来,那拱桥依旧是塌方。

    司机就载着他们往村里去了。

    赵馨茹故意走到徐宇身边,阴阳怪气地问,“徐总,要不要我让司机停下车,让你返程啊。”

    “有你在的地方,我怎么舍得走”,徐宇一点也不掩饰他的想法,“馨茹,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也是下这么大的雨,你就那么钻进了我的伞里,让我送你回家。”

    也就那么钻进了他的心里,让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忘记。

    “真不好意思,我经常这样做,所以记不清楚了”,赵馨茹横了他一眼,就走到了最前面去了,在副驾驶座坐了下来。

    那年,她才只有17岁吧,现在现在她都27岁了,这么快就十年了。

    就算十年过去了,她也都是把关于他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对她的残忍。

    他对大雨的回忆是他们当年初识的画面,而她对大雨的回忆是她被心爱的男人按在手术台上打掉孩子,出了医院大雨滂沱的画面。

    大雨就是她的噩梦,大雨除了会让她的身体冷之外,还会让她的心格外的凉。

    “阿嚏,阿嚏”,赵馨茹紧紧地用肩膀环着她自己,不停用纸巾擦着鼻涕。

    司机大哥是个热心肠的男人,朝赵馨茹指了指那储物柜,“妹纸,你打开,我刚给我媳妇买了件呢子大衣,你拿出来穿,别着凉了。”

    “没事,一会就到了,我不冷的,我这衣服上有雨水,把嫂子的衣服给穿脏了多不好意思,万一被嫂子看到还以为咱俩关系不单纯啦”,赵馨茹望着那肌肤黑黝黝的中年男人。

    这是那村子里的副村长,他的老婆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脾气很火爆,她可是不敢惹的。

    副村长大而化之笑了笑说,“赵小姐你也看不上我啊。哈哈,赶紧穿上吧,你别看我老婆脾气不好,她可是对你们来做开发的人都很尊敬的,度假村修好以后,就能解决我们附近这五六个村子的就业问题了,那样子村里的年轻人就不需要跑去外面打工了。”

    “哦,忘了告诉你,别看我老婆粗粗鲁鲁的,她可是我们这几个村里唯一的医生,好些家里年轻人不在的老人看病都不容易,她就只好每天绕着山去一家一户地探访老人,你说家里有年轻人多好,谁家老人生病了,直接一个电话不就好了,可惜留在村里压根就养不活一家老小啊,但是你们来了,以后就不一样啦。”

    “嘿嘿,我把这话回去告诉我们的大老板,说不准他一开心就又给村里多投资了”,赵馨茹看着淳朴的副村长那真切的样子,第一次觉得她的工作除了赚钱之外,还有点意义了。

    赵馨茹觉得副村长会很开心地说欢迎,哪知道副村长扬了扬手说,“就这样吧,再投资,我怕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山给毁了。妹子,你赶紧穿呢子大衣,你要是感冒了,不就是给我老婆添麻烦了吗?她知道了,那可是又要围着整个村子打我了。”

    “哈哈,大哥您是在跟我炫耀幸福吗?”赵馨茹的欢声笑语把徐宇给吸引来了。

    他见赵馨茹不停地捂着身子的样子像是很冷,他就二话没说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了。

    副村长“哈哈”大笑,“赵小姐,这是你男朋友吗?你们看起来也很幸福啊,他这么年轻就懂得照顾女人了,哪像我是子啊我老婆的棍棒教育之下才学会。”

    赵馨茹赶紧把她身上的外套给扔掉了,连忙跟副村长还有那些看热闹的考察团解释着,“我男朋友不是他,大哥,您忘记了这个人刚才还不停地跟我们唱反调,你说我能找这种男人吗?”

    说完,赵馨茹也不别扭了,直接把储物柜里副村长老婆的衣服给披在了身上。

    而徐宇还是趴在她座椅后面不肯走,那样子让她很尴尬,尤其是后面那些人都望着他们,那些人又怎么不知道徐宇的岳父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