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花痴别的男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29章 花痴别的男人

    “昨晚上雨下得太大,山上又没有合适直升机停下来的地方,方董是从直升机上跳伞下来的。”

    听到这里的乔依然,只觉得记忆里的方睿霖都围上了一层光环,就像天神一样下来了,“好帅啊,我昨晚怎么没来啊。哎呦,老公,你也会跳伞吗?超级浪漫啊!”

    少女心爆棚的乔依然满脸兴奋,脸带红晕,激动地握着双拳在那白皙的小脸边。

    俨然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顾澈未免心里有些吃味,自己的老婆当着他的面说其他男人帅,他瞥了一眼乔依然,又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儿子的屁股上。

    趴在自己老爸怀里的顾毅小朋友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小嘴咧着“哇哇”大哭了起来。

    上一秒还是少女心爆棚的乔依然,这一秒就被儿子的哭声拉回了现实,顾澈催促着接待他们的员工说,“赶快带我们回房,我儿子饿了。”

    “怎么这么快就饿了啊,半小时前就吃了的啊,宝贝,你是不是要换尿片了啊,别哭了,妈妈的心都要碎了”,乔依然接过那哭得撕心裂肺的儿子,不高兴地踩了顾澈一脚,“谁让你把我儿子弄哭的,坏人。”

    摸了摸他的尿片,还是干干的,没有任何的异样。

    “是不是臭粑粑抱得我的小心肝不舒服啊,妈妈给你打他,打他,打死他”,乔依然抓着顾毅的小手,就朝着顾澈的心口捶了去,那泪汪汪的小孩委屈地望着自己帅气高大的爸爸。

    小小的孩子也搞不清楚刚才怎么就挨揍了,但是爸爸的怀抱真的比妈妈的舒服啊,他又朝顾澈伸出了胳膊,咿咿呀呀要爸爸抱。

    “真是个没良心的小家伙,你可是男孩子啊,男孩子要黏妈妈,不是黏爸爸”,乔依然忿忿不平地跟在他们身后咆哮了起来。

    他们所住的房间视野很好,一眼望下去就是绿油油的山脉,远处的高楼就是q市的市中心。

    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已经没有冬日里那么寒冷了,顾澈把窗子打开了,让春风透了点进来,那小孩儿跟爸爸玩了一会,就昏昏欲睡了。

    “乔依然,你动作小点,儿子在睡觉呢?”顾澈侧着身子,把那个熟睡的小孩蜷在了他的臂弯里了。

    他睨了一眼乔依然正在愁苦地对着婴儿床的图,拼装着婴儿床。

    急的一直反工的女人被嫌弃了,就干脆地把手上的活计给放下了,不高兴地趴在顾澈的背后,用手戳了戳了那熟睡的小婴儿,又捶着顾澈后背问,“你爱我多一点,还是你儿子多一点。”

    臭男人越来越爱挑她的刺了。

    “两母子都是爱哭鬼”,顾澈反手摸了摸她光滑的脸,取笑着,“跟自己儿子都吃醋,有意思吗?”

    “有意思,难道你有小宝宝了,就不爱你的依然宝宝了吗?”乔依然随手搂着他的腰,窝在他肩窝处,望着那白白嫩嫩的小孩,她心里除了有点泛酸,更多的是幸福的感觉,她佯装着生气说,“你以前才舍不得我做这种粗活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笨,你去拼这个床,我来陪儿子睡。”

    前面的这个小祖宗正扯着他的领带,枕在他的肩膀上,后面的小祖宗不停抗议地用笔尖摩擦着他的脖颈和后背,那小手时不时还怨念地掐他一把。

    闭着眼睛的男人满足地享受着老婆儿子都在身边的感觉。

    房间里,一时之间就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

    “我跟你说话呢,你干嘛不理我”,乔依然烦躁地掐着他肚子,那小手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下撩着,不知不觉间,她都能感受到他下腹不停有热气往上涌了。

    恶作剧的女人直接又把手往下游离了几分,当碰到那膨胀的某处热热的触觉,她就吓得把手给收回去了,又小声捶着他后背,“禽兽。”

    那轻拍儿子的手停了下来,反手捉住了她的小手,又让她隔着衣料握住了那躁动的某处,“帮我。”

    他的声音很低沉,又很诱惑,但更多的是渴求。

    对这种事不擅长的女人,小声嚷着,“你把儿子放下,我帮你,这样子会教坏他的。”

    可顾澈一旦一动,他的儿子就死死扯着他的领带,尤其是他的胳膊才要离开,那小孩就皱起眉头,“呜呜”了起来。

    看着他被点燃又无法消除的火,乔依然就缩着头偷笑着。

    “出去,馨茹估计已经带考察团回来了,你除了会惹事还会干嘛”,顾澈不由分说地往后退着,硬是把她给挤下了床。

    调皮的乔依然很快就跑到了床的另一边,轻轻地躺在了床上没人的那边,她那柔弱无骨地手,随着她曼妙的身体曲线慢慢勾勒着,拨弄着衣服,使得她身上的肉若隐若现,还故意朝他抛着飞吻,眼含秋波地望向他。

    眼见着顾澈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尤其是他的喉结,滚动的声音让乔依然得意地笑了起来,她还用脚故意蹭了蹭他的脚和腿。

    只觉得全身的热气都涌向了小腹的男人真的很想马上就扒光了她,给点颜色她瞧瞧,让她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老公,你好烫啊”,乔依然得逞地咬着手指笑了起来。

    这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在那种事上,她每次都是被他欺负地哭爹喊娘的,这么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本都给玩回来。

    “乔依然,”他双眼猩红的玩望着那小妖精一样的女人,长臂把她扯了过来,咬着她的唇,威胁着道,“这个月你就别想着下床了。”

    “人家好怕怕啊”,乔依然回咬着他的唇,又开始了新的一轮作死,手直接伸进他衣服里了。

    望着怀里的儿子,还有那个从头到脚都邀请他去采掘的女人,顾澈觉得全身血脉喷张,又束手束脚。

    吸了一口凉气,他咬着牙轻轻松开了顾毅,翻身就压在了乔依然身上。

    那小孩已经开始皱眉了,嘴巴也嘟了起来,一副他马上就要哭的样子额了。

    “你会在儿子前面哭。”

    挣脱不掉的乔依然,心里直呼这次玩大发了,死的会有多惨的时候,他们的门被敲响了。

    “顾总,太太,方董和赵小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