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重色轻友-私人婚-
私人婚

第730章 重色轻友

    “哦,我马上就出去”,乔依然咯咯直笑了起来,趁着顾澈走神的时候就赶紧跑了。

    那嚣张的某个东西此刻被影响地耷拉着头,那床上的小孩也哭着闹腾了起来。

    “老公,都交给你了,儿子交给你,小兄弟也交给你,还有婴儿床给交给你”,乔依然抱着额头上都是青筋的顾澈吻了一口,就扭着小腰出去了。

    “小东西,”顾澈咬牙切齿地抱起了那呜呜呀呀就要哭的孩子。

    真是两个活祖宗,这两母子就是来要他的命的。

    轻手轻脚的乔依然关上门的时候,忍不住拍了拍唐浩宇的肩膀,“刚才干得棒,你们顾总肯定会给你加工资的。”

    望着自家太太朝他那么明艳的笑,唐浩宇赶紧把头给低下了,连忙哆嗦着说,“应该的。”

    “太太,您没事不要对着我笑,您难道不知道现在高薪厚职又有前途的工作很不好找吗?”唐浩宇在心里乞求着,又不停地摸着脸上的冷汗。

    要知道曾经乔依然邀请他一起做她吃的饭,他就被顾澈要挟要炒掉他,而地赶走了。

    乔依然按着赵馨茹的门牌号去找她了,但是她房间里有个熟悉的男人穿着睡袍大摇大摆走来走去的,吓得她就不敢进去了。

    那被她关上的门,忽地又打开了,方睿霖头发上还在滴着水珠,一脸好笑地望着她说,“稍微等会,馨茹还在洗澡。”

    大半天地洗澡!

    不是乔依然爱多想,是这种局面让她无法不多想。

    就那么惊鸿一瞥也看见他们房间里那凌乱的衣服啊。

    对于已经一个结婚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真的无法告诉她自己房间里的那两个男女是没关系的。

    “不进来吗?”方睿霖倒是很大方地给乔依然开着门,又朝洗手间的方向喊了喊,“依然来了,动作快点。”

    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仿佛一点都不要避讳她的样子。

    明明就是她遇上别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为什么她要害羞,好像她被人给抓那什么了一样。

    “我先下楼了,你让馨茹去楼下的茶室找我吧”,乔依然慌张地就跑掉了。

    但在方睿霖关门之际,他妹妹方胜男透着门缝狠狠瞪了他一眼,骂着,“不要脸。”

    “赶紧去保护你们家太太吧”,方睿霖严肃地望着自己妹妹,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他妹妹那样子的男人婆,对待男女关系着实是一点也没有相关知识的,不知道被她看见他衣衫不整出现在别的女人房间里时,会不会让她单纯的心灵受到伤害。

    “依然,依然在哪”,赵馨茹裹着个浴巾就跑出来了,又慌张地望着一圈这不大的房间,不悦地觑了一眼方睿霖,“你把她给吓走了?”

    望着方睿霖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又把那毛绒绒的腿给搭在茶几上的轻浮样子,想起乔依然那种脸皮薄的女人,又怎么受的了这种画面,就烦躁地把头上裹着湿头发的毛巾对着方睿霖一甩。

    又拿起吹风坐在他不远处“轰轰”地吹了起来。

    “你这人真是洗完澡你就不会穿上衣服吗?明知道依然会来找我,你是故意吓她吗?你就不怕顾澈看到惹误会吗?怎么说她也是你好兄弟的老婆。”喋喋不休的赵馨茹发现房间里竟是她的声音,压根就听不到吹风工作的声音了。

    她身上也被头发滴了不少的水,她摇了摇吹风,纳闷了起来,“怎么就坏了?”

    再往那吹风头的那端,正被方睿霖给拿在手上把玩着,“它太吵了,你说话我听不见,你刚说什么呢?你饿了?”

    “变态啊你”,赵馨茹脸颊一红,不想理他,拿起吹风和衣服就躲进了洗手间。

    他嘴里的饿,肯定不是肚子饿那么一回事,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兽嘴里是不会说人话的。

    回想着昨晚惊心动魄的那一幕幕,她心里还是有些酥麻又心跳的感觉,对外面的这个男人,不只是那种感官上的喜欢,甚至有那么点好感了。

    不一会,她就穿好了一套修饰身材的衣服出来了,瞟了一眼正在看她的方睿霖,不咸不淡地说着,“我今天会跟依然在一起,你自己解决。”

    “据闻所知,顾澈也来了,你确定依然会跟你过夜吗?我好像也不需要自己解决”,方睿霖痞里痞气地叼着一根烟朝她走进了,捏着她的细腰,把嘴里的烟喂给她抽,“你也舍不得让我饿,毕竟我现在是你男朋友。”

    “呸,别占了便宜还格外地蹬鼻子上脸”,赵馨茹把嘴里的烟吸了一口又还给了他,“不过就是个临时工,嘚瑟什么。”

    她也懒得跟他解释,她的意思是她今天会跟乔依然一起吃饭,不会跟他吃饭了,真是什么话到他嘴里都变得不健康了。

    方睿霖就那么抱着她的腰,目光灼灼望着她,他虽然女人有过不少,还从来没跟那个女人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正常的恋爱,“临时工转正的时候,记得给我加工资。”

    权当他在放屁,赵馨茹挤了挤笑容,“一点也不好笑。就怕您临时工都做不来。”

    “走着瞧”,方睿霖松开了她,又碎碎念着,“没良心的,也不想想昨晚要不是有我,你现在是怎么样了。”

    匆匆下楼了的赵馨茹很快就找到了乔依然,“妞,咱们去吃饭,我肚子饿坏了。”

    “哦,你究竟跟睿霖哥是怎么回事啊?你俩真的在一起了吗?你们刚刚是不是那个了?为什么顾澈会在我前面知道你们在一起了?”乔依然一连串的问题朝赵馨茹狂轰乱炸着。

    对着菜单认真点着菜的赵馨茹,朝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小声对服务员说,“这几个菜,麻烦你帮我送到508客房。”

    “好”,服务员朝她俩欠身点了点就走了。

    “好你个赵馨茹,你每次都是这个样子,有了男人就忘了好姐妹,亏我拖家带口一大早就赶来关心你”,乔依然佯装着生气的样子,把一杯白水喝成了闷酒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