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那不是你们能得罪的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34章 那不是你们能得罪的人

    他的气场很足,杀气更足,尤其是那种只要一句话就能决定人生死的话,让那些愤怒的村民都耷拉着头面面相觑了起来。

    dl在这边的负责人,见着警察也来了,就开始气势汹汹插着腰数落着,“你们这些山野村夫,真该全部抓进去吃牢房,一点都不懂法。欺人太甚了,你们就求菩萨告姥姥乞求我们总裁太太和小少爷没出什么事吧,要不然一个都逃不掉。”

    面对顾澈锁住房间的窗户全部被砸破,这些村民又被警察给目睹了聚众闹事,村民们觉得他们说到底才是委屈吃亏的那边。

    年迈的村长就拦着警察诉着苦,“青天大老爷啊,我们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农民,这要把我们赶走了,这可怎么办啊,我不走。”

    带头过来的警察,指着这些老乡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们也真会惹事。市局都知道了,待会市长都要来了。”

    听到市长来,村民们又是一喜,村长摸着他长长的白胡须说,“市长是不是来帮我们找这个无良公司讨回公道的,我就知道老天爷开脸。”

    恨铁不成钢的警察横了他们一眼,就跟在顾澈身后上了楼,又对着身后的村民说,“赶紧上去道歉,别把事闹大,闹大了谁都没好果子吃。”

    “那个人,不是你,我,市长能得罪起的”,警察忌讳如深地扶着老村长的肩膀,“叔,您也是老长辈了,怎么容得下年轻人干这种糊涂事啊。别到时候吃了官司还损了家。”

    被转移到一个干净安全的房间后,乔依然的额头缠了一圈纱布,顾澈抱着啼哭不止的儿子,脸上阴沉,眸光非常冷肃。

    市长也推掉了所有工作赶来了,不停赔着罪,“都是我们工作做得不到位,我们当时没跟村民们解释清楚卖出土地了,所有行使权都在dl公司身上。”难得贫穷的q市,有这么一尊财神爷来,他才不愿意放过。

    “顾总,您看,要不要带着太太和小少爷去市里的酒店住,那边的安保更一点,确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就住这里”,顾澈望着那死死拽着他领带的儿子,语气冷森,“我买的地,要走的不是我。”

    这,言下之下,莫非就是要赶村民走了。

    为难的市长,打着圆场说,“顾总,我让人安排一下,准备一下晚餐,我让老乡们跟您和太太赔个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老吴给乡亲们赔罪。”

    “不敢当”,顾澈不耐烦地朝唐浩吩咐着,“让律师团出发来这里。”

    那些人叽叽喳喳说他们没错只是为了捍卫他们的权利,就被全部赶出去了。

    市长气得指着那些村民,久久说不出来一句话,一直到楼下才说,“赶紧把好东西好酒好菜拿出来好生伺候着,我去跟规划局研究一下,咱们还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项目送给顾总,你们真是我的祖宗。我这边还想着这么帮你们打太极不让他们挖石油,你们倒好直接把人给打伤了,这下你们有理都变成没理了。”

    众人一声叹息后,又咨询了警察很多事情,得知要是顾澈和他老婆要起诉打官司,村里的人都会遭殃的。

    待房间只剩下顾澈,乔依然,顾毅和赖柏海之后,顾毅那止不住的哭声就更加的刺耳了。

    “宝贝,别哭啦,乖啦,好不好”,乔依然轻轻拍着他小小的身子,想把他抱过来,可是顾毅就不肯,待在他爸爸怀里尽情哭着,“宝贝,你是怪妈妈没保护好你吗?”

    “头还疼吗?”顾澈脸上的戾气散去了一点,但他整个人的气场还是很低,“你跟儿子先回去,我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乔依然指了指伤口,傻笑着说,“小事,可是儿子都不让我抱,他还怕得要死,看样子我也拐不走他了,不如一起在这里吧。”她也想搞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你们就多多安抚轻拍小家伙吧,毕竟是受惊了,”赖柏海拿着小玩偶去逗顾毅,他也不搭理,就专心埋在他自己爸爸怀抱里哭个不停,“看过一夜之后会不会好点。”

    赖柏海走后,单手抱着儿子的顾澈把乔依然给扯进了怀里,轻轻吻着乔依然纱布的周围,心疼地不得了

    乔依然圈着他的腰,轻拍着顾毅的后背,“老公,我真的没事,你也不要因为我和儿子这么一点小事就迁怒于乡亲们啊。你该不会要在这么美的山里挖石油吧,那样会不会太污染了。”

    望着自己小妻子额头上的纱布还有着血点,顾澈说话的声音带着嗜血的冷酷,“每个人都要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顾总不好啦,不好了”,唐浩宇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就更觉得不好了,他好像打扰了顾总跟太太腻歪了,立刻低着头就要退出去。

    “说吧,什么事”,顾澈吻了吻他那胆小的儿子,那小子哭久了嗓子都哑掉了,被爸爸亲了亲之后,哭声也小了很多。

    “就是董事会知道了这里有石油资源,要求重新审核度假村的项目,他们说石油比项目赚钱,要求停止度假村的项目。”

    唐浩宇说完,还害怕地摸了摸额头,董事会那帮老顽固还真是会挑时间。

    “知道了,你出去吧,你去把这消息告诉方董”,顾澈拿起奶瓶就给顾毅喂着水,“儿子,喝点水再哭。”

    在一旁的乔依然有些听不懂了,她接过奶瓶给顾毅喂着水,望着顾澈不悦的脸色问,“你是怎么想的啊,真的要停掉度假村吗,挖石油吗?”

    “乔依然,”顾澈的声音听起来是明显地很不高兴,惊的乔依然忍不住把身体坐的笔直了。

    “你给我生的到底是女儿还是儿子,怎么这么爱哭”,顾澈嫌弃地横了她一眼,又很可惜地摸着顾澈的脸,“堂堂男子汉,被几个小石头就能吓哭,真是没用。”

    “喂,顾澈,儿子连100天都没有,他还很小,好不好啦”,乔依然生怕他因为心情不好打顾毅就按住他的手,“你心里不痛快就打我好了,别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