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强推出去开会-私人婚-
私人婚

第735章 强推出去开会

    怔愣的顾澈,眼眸深了深,就把乔依然的手给丢到了一边,那样子和语气很是嫌弃,“你这智商还能更低点。”

    “我又没说过我聪明,”乔依然改为用手掌护着顾毅的小屁屁。

    老公心情不好,年幼的儿子一定不能遭殃了。

    给他顺脾气,她来就好了,儿子太小了。

    “我打你,心疼的还不是我”,顾澈的大拇指被顾毅紧紧地抱着,那小家伙像是哭累了,声音越来越小了,肚子也开始呱呱叫了。

    蹲在地上看他们的乔依然,对上了顾澈看弱智一样的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害羞地低下了头,“讨厌,总是要凶人家。”

    “凶,凶你个大头鬼,赶紧给儿子喂饭”,顾澈好笑地把她拉起来。

    并排而坐的顾氏夫妻,夫妻合伙把顾毅给喂饱了,但那小家伙吃完就开始继续哭哭啼啼了,乔依然看着顾澈那眉头不停地蹙着,就体贴地说,“老公,你去忙工作啊,儿子我来照顾就好。”

    说完,她还指了指那窗外,“瞧,那外面就是山崖了,没人会从山崖上来袭击我们的。”

    顾毅小朋友就是无比眷恋这个让他安全感俱佳的怀抱,握着顾澈的大拇指,缩在他怀里,只要顾澈稍微离开他,他就嚎啕大哭。

    “宝宝,爸爸要去工作啦,他不工作,你就没饭吃啦,到妈妈这里来,乖啦”,乔依然轻抚着顾毅的头和背,当她的手才把那柔软的身子抱到头的时候,那小家伙就用手脚推着打着她,还不让她碰了。

    “哈哈”,顾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又用手推赶着乔依然,“要妈妈给我们去赚钱,让她来养我们,我就在家带儿子算了。”

    顾毅的哭声现在已经小了不少,但还是很胆小,甚至乔依然大声跟顾澈说话,他都能惊得吓一跳,再哭起来。

    这不,乔依然认真质问着顾澈,“你别开玩笑了,赶紧去处理事情吧,毕竟董事会那帮老家伙都等着你摔跟头呢。”

    “那不正合了你的意,把我拉下马,你上位。这次度假村的事情,你去负责处理”,顾澈深情淡然地看着乔依然说的,像是在说一件买菜的事一样。

    很简单,很细小,很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哭笑不得又觉得他太爱记仇了,乔依然不由得声音大点来声音她现在的立场他,“我说你别乱扣帽子了,那不是你以前成天想跟我离婚抢儿子吗?我当然得想办法来制衡你啊。”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离婚”,顾澈不高兴地把站着的乔依然绊倒在沙发上了,眸光阴鸷,语气薄凉,“你蠢病又发了,离我儿子远点,滚去处理事情。”

    “哎,你这人干嘛做了不敢承认啊,你当时藏着儿子,还对我那么冷漠”,乔依然揉着屁股,声音至少高了八度,“倒是你记性不好,老年痴呆。”

    最后几句话她是很不服气地吼出来的,“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手机当时在高雅澜手里了,你口口声声还骂我穷,还瞧不起我,说我抢不过你。哼,要不然我会跑去dl董事会吗?”

    这都是证据,是他想抵赖都跑不掉的东西。

    正当乔依然想看顾澈要怎么狡辩的时候,那小孩子“呜呜哇哇”缩在顾澈怀里哭得那是个伤心欲绝,痛彻心扉。

    顾澈直接掏出手机给阿壮打电话,“把太太给我赶出去,让唐浩宇协助她处理这次的事情,没我的允许,她不许进这个门。”

    “嘿,顾澈,你太过分了,你是我老公,顾毅是我儿子干嘛不让我进来,你的公事干嘛推给我啊,我什么也不懂啊”,乔依然看着自己哭,她也担心地不得了,只是那小家伙就是不搭理她,赖着爸爸就是看也不看她。

    甚至只要她一靠近,他就怕的不得了。

    顾澈牢牢地把儿子给护在怀里,“赶紧去工作,少留在这里继续吵儿子,把小宝贝吓得一直哭。”

    为了不让外人看笑话,乔依然收拾起顾澈的文件,假模假样地跟阿壮说,“你们顾总就是太黏儿子了,这工作都比不上他儿子,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去帮他处理事情了。”

    会议室里,乔依然坐稳后,没多久,方睿霖姗姗来迟了。

    第一次主持会议的乔依然压根什么都不会,全靠唐浩宇在一旁提醒,“大家把各自的看法给说出来吧,我们互相交流一下,再最后拿出一个方案来。”

    “这顾总呢?他怎么不来,怎么就换成太太了?”

    “现在这个内忧外患的局面,大家还是希望有个能让我们有主心骨的人来才好。”

    “是啊,尤其是董事会闹着要停掉我们现在的项目

    望着在场的这些人,乔依然能感觉到他们对她是表面尊敬,心里应该是瞧不上的,如果可以她也不要出来开这个会啊,但是被顾澈推出来了,她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还不能给顾澈丢人。

    乔依然紧张的整个脸部线条都紧绷着,微笑的时候也有点造作,她尽量控制着声音不要有颤音,“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时候,谁不来,这问题也要被解决的,再说了,方董也很资深好不好?”

    “那是,那是,方董一直都是我们的主心骨啊,那我们继续开会吧。”

    进了会议室的方睿霖就一直在看资料,并没有跟他们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他感受到全部人的眼神之后,又朝乔依然微微点了点头。

    半晌,他敲着他面前的资料问,“度假村这里有石油资源的事,动工前,我记得没有人提过,而合约里也没提过,我想请问你们,在这里安营扎寨之后,有安排勘测过石油吗?”

    度假村负责人,毫不犹豫地摇头,“绝对没有,我们也是今天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那么,很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的,把除了村里人之外,所有去过那块有石油地的人资料全部给我一份。”

    “好。方董,现在有个更棘手的问题,那些村里的青壮年在我们工地干活的,不仅是停工了,还大肆地阻拦别的工人干活,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搞破坏了,不让我们的水泥车正常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