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乔依然往前冲冲冲-私人婚-
私人婚

第736章 乔依然往前冲冲冲

    “知道了”,方睿霖似乎对着这些不太意外,他又望着赵馨茹说,“最近不要接待任何人来考察了。把你以前接待过的那些人底细想办法再查清楚。”

    “是”,赵馨茹认真回答着,又低着头在清理着她的资料。

    看着这新晋的情侣已经男女干活搭配地很好了,乔依然心里很是羡慕,他俩应该就是可是在事业和生活上双宿双飞吧,不像她什么都不会。

    会议继续进行着,很多专业术语和专业的东西,她真是听到就头大了,可还是要硬着头皮听啊。

    末了,差不多所有人都被分配到了细致的任务,除了她。

    “那么,我们就赶紧去忙吧”,方睿霖很有领导人的气势,没任务的乔依然像个小学生一样点着脑袋,表示同意。

    看着其他人好奇望着她的样子,乔依然马上微笑着说,“术业有专攻是不是,你们有你们专业的,我也有我的特长啊。”

    “老实待着吧,”方睿霖那迫人的气势,让乔依然很想答应说好,但她也想发挥余热啊,好歹她是顾澈派来的代表啊,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文件说,“我决定要实地跟乡亲们促膝长谈一下,说不定会有新的突破,缓解一下我们的矛盾呀。”

    “对对,顾太太说的对。”

    这种马屁声音,乔依然回之“呵呵”一笑,她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还有个大问题,大家一直都没商议过,就是度假村这里的石油,究竟是挖还是不挖呢?”

    敏感的问题,那些没有股份的员工自然是不敢太过于真诚地坦露他们的意见的,就打着太极说,“我们听公司的安排。”

    “那是什么呢?”乔依然一根筋问着,但被赵馨茹不停地丢眼刀子过去,对着她摇手,她舔了舔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我是想知道大家的意见,如果要你们做些违背意愿的事,我不觉得你们会认真工作。”

    “顾太太,您放心,我们都是很忠心的,我们外派来度假村的员工都是在dl服务了五年以上的老员工了。”

    那群员工害怕地抹了抹汗,暗自在心里叫着苦,这顾总是要太太来试探的啊,果真做大事的人就是手段多。

    “哦,我知道了”,乔依然把文件一合上,又站起来说,“大家赶紧去忙吧。”

    方睿霖朝自己妹妹招了招手,用无奈地用下巴指了指乔依然,“把你们家太太盯紧一点。”

    “不会再出事了”,方胜男有些愧疚地看着乔依然脑袋上的纱布。

    乔依然把会议的笔记做好要带回去给顾澈看,哪知道他压根就不开门,只让唐浩宇带着她的笔记进去了。

    不一会,他的电话响了,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完成你夸下的海口。”

    她压根就心里没底要怎么去跟人家谈啊,“老公,那你总得告诉我,你要不要在这里开采石油啊,他们肯定会不停问我这个问题的。”

    “你自己用脑子想”,顾澈说完就挂完了电话。

    这时,唐浩宇已经从那房间里退出来了,乔依然想顺着那门缝看一眼她的儿子,却什么都没看到,依稀只听到小孩子小声的“呜呜哇哇”的声音。

    唐浩宇缩着身子从那门缝里退出来的,他关上门的时候,还特意用身子挡着乔依然,不给她任何机会进去,“太太,顾总说了,让你好好工作去。”

    这世界为什么要变得这么快啊,她一介只会奶孩子的小女人,居然就要去面对这个变化多端的商业社会了。

    不高兴和胆怯的样子,落在唐浩宇的眼中了,他轻笑着说,“顾总已经交代我跟在你身后帮忙了。”

    “哦,那我儿子呢,他什么时候让我见”,乔依然忍不住用脚踢了踢那门,声音有些大,吓得里面的小孩子又大哭了起来。

    听到了房间里有人站起来走近的声音,唐浩宇后怕地拉着乔依然就跑掉了,“太太哦,小少爷现在胆小的很,我刚才翻文件的声音大点,他就被吓得怕得不行。你这还踹门,小心挨揍,赶紧走访去,顾总说了你要是搞砸了,在回s市之前,就不让你见小少爷了。”

    “哎,都是我今天让他受惊了,我就想看看我的儿子嘛,”乔依然委屈地不得了,又耷拉着脑袋跟着唐浩宇朝村里的正中心去了。

    原本聚集在一起的村民们聊得热火朝天的人,看到他们一行人来了之后,都别别扭扭地站起来,把手背在了身后,看着他们的脸色是不欢迎,但又有种不敢赶他们走的样子。

    这时,一个身材胖胖的中年妇女,一阵风地就冲到了乔依然面前,“你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干嘛就把我男人和村里的那些男人给关起来了?把你那破纱布揭开,我给你涂点我们山里的土药,我就不信你会留疤。”

    看着这个上前的妇女,乔依然还没来得及答话,就看到那个妇女被方胜男给反扣住了手。

    “干啥呢,你们别好心当驴肝肺”,中年妇女,咬着牙挣扎着。

    “胜男,你赶紧松开,我相信大姐对我没恶意的”,乔依然没有犹豫,就把额头上的纱布给揭下来了,伤口接触到空气的时候还有点疼。

    但为了接受别人的好意,她也只好忍下去了,她朝那个妇女伸出手说,“大姐,你好,我叫乔依然,那就辛苦您啦。”

    “坐吧,我是我们这十里八香的唯一医生,叫我冯姐就好”,冯姐跟身后那些人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就让他们都散了。

    没多会,冯姐从家里拿了一个药罐和纱布出来,站在乔依然面前说了一大长串那些药的分成,反正她听不懂,就微笑着说,“我相信您。”

    冯姐愣了会,就给她敷上了药,贴了个纱布,又递给她一个小竹篮子,“听市长说你儿子被吓坏了,你不妨拿这些栀子粉回去和面粉,用母乳或高度白酒调成不粘手的状态用白布包在娃脚心。等你儿子睡着了,敷在他左脚,第二天看脚心青紫就是吓到了,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