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新欢还是客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4章 新欢还是客人

    在试衣间的乔依然,换上黑色礼服,觉得她整个人瞬间就成熟了不少,有点显老,没想象中好看,她在试衣间叫着,“我出去给你看看,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我不会穿。”

    “不行你就再换其他的啊,你这么大的人了,是该培养一下你的审美了。”赵馨茹才不会让乔依然在这种时候出来呢。

    再等几分钟,等他们走了再说。

    “不是有那么多礼服吗?一件件给我试,我就不信没有合适你的。”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很是奇怪,往往你拼命找寻着的人,终其一生也找不到。但是你不想见的人,回个头都能让你看见。

    这时候的赵馨茹就看见了她最不想看见的鸭子先生,原本她看不到他们了,以为他们早已经走掉了,没曾想着他们竟然也来这个专柜了。

    鸭子先生身边的那个女人,看起来比乔依然大个三四岁的样子,赵馨茹估计那女人跟她自己差不多大,25%2c26岁的样子。

    那女人看起来比乔依然成熟,会打扮,也更会撒娇,鸭子先生那张冰山脸柔情似水望着那个女人,那样柔情的眼色比看乔依然的时候更加的温柔。

    正在这时,乔依然在里面鬼叫着,“馨茹,我不行了,我要中场休息,你让我试礼服,又不让我出去给你看,你究竟想干嘛?”

    “咔擦”一声,试衣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乔依然的脚都已经抬出来了,赵馨茹情急之下,胡乱拽了几件衣服在手上,把乔依然踢回了试衣间。

    “进去!”

    “你不知道外面一堆人吗?你上一秒出了这个门,下一步就有人挤进来试衣服。”赵馨茹不带喘地教训着乔依然。

    一堆人?乔依然明明记得她进来的时候,整个店里就她俩啊,而且这种奢侈品店,向来客户就不多,“怎么听你这说法,外面像是水泄不通的菜市场人流似的。”

    “可不就是吗?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赵馨茹望着试衣镜里的她自己,整张脸因为紧张地流汗都已经晕妆了。

    她自觉她说的话有些夸张,恢复了往日里的平静,坐在椅子上,把腿横在试衣间的门口,“就允许你一个女人嫁给豪门,其他姑娘就不能嫁豪门买奢侈品了。”

    “还有一大群像我这样拥有极强工作能力的女人,自己赚钱买奢侈品的。乔依然,你这人思想怎么就这么狭隘,奢侈品怎么就不能顾客多了。”

    还不是为了这个傻乎乎的乔依然,要不然她赵馨茹才不会弄到晕妆这么狼狈呢。在试衣间待上半小时,那对狗男女总该会走了吧。

    自知道不是赵馨茹对手的乔依然,压根就不想争辩,直接举手投降,“姐姐,你说的对。我乖乖地试衣服。”

    “乔依然,穿礼服,里面怎么可能穿这种有带子的,得穿没袋子的n-bra。”

    “什么是n-bra?”

    赵馨茹没好气地瞟了乔依然一眼,用胳膊肘拐了拐墙,打算站起身戳戳乔依然那榆木脑袋的,可试衣间隔壁响了一个低沉的女声。

    “嗯……有人……你……小点……声音,轻……点……啊……”

    “确定是轻点,不是快点吗?”一个邪肆的男人戏谑地说着。

    一阵阵撞击的声音,乔依然之间赵馨茹的耳根贴着墙壁,兴致勃勃听着,赵馨茹还朝着乔依然勾了勾手,乔依然照做。

    她们试衣间后面的试衣间里,有着一男一女,他们好像在接吻,似乎在做更进一步的事……

    那男人和女人发出的声音,跟赵馨茹电脑里的那种成人电影很像,乔依然很是害羞,也很紧张,总觉得她们这样偷听被人发现了会被臭骂一顿的。

    “馨茹,我们走吧。”乔依然的脸皮没有赵馨茹厚,她小声在赵馨茹耳边说着。

    “走什么走,他们敢做,就别怕人听。”而且现在出去,那对狗男女没准还在逛呢。

    乔依然想出去,却被赵馨茹死死拽住了,她还不时听到赵馨茹的现场点评。

    “这个男人身材应该不错,还挺持久的。”

    “那女人身体太虚了,这才多久她就受不了。”

    乔依然觉得她整个人快疯了,大白天被赵馨茹关在试衣间听别人亲热的声音。

    她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里了,但是她力气又没有赵馨茹大,想单独跑又跑不掉。

    这种尴尬的时候,她又害怕说话声音太大耽误了别人的好事,被人追着骂,只好踢了踢试衣间的高跟鞋,把声音尽可能弄的大。

    “有人,是谁在听,你快出去。”

    不一会后,就听见那边窸窸窣窣地穿衣声,乔依然望着赵馨茹那偷笑的模样,恨不得挖条地道钻进去,她怎么能认识这种女人,太邪恶了。

    “我们出去吧,我就要那件礼服了。”

    赵馨茹看了看手表,都四十分钟了,那对狗男女应该也走了吧,她就让乔依然出去了。

    当她俩一起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好死不死地就正面遇上了刚刚结完账的那对男女了。

    乔依然怔楞了片刻,她直勾勾望着鸭子先生,很明显男人也看见她了,可他冷漠的眸光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他还是记忆中那么的帅气傲慢,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永远一副世界就在他脚下的自信模样。

    他手臂上还挽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不耐烦地扫视了一眼乔依然,不屑地对乔依然说,“看什么看,再看多少眼,也不是你的。”

    “你不看她,又怎么知道她在看什么?大姐,你又不是没像这个小姑娘一样年轻过得,何必盯着水灵灵的姑娘看得两眼发愣。”赵馨茹觉得手掌很痒,真想扇死这对狗男女。

    “你……你再说一遍。”

    “大姐,看不出来,你才这么年轻,就耳聋了。”赵馨茹烦躁着,这狗男女逛街真磨蹭,四十分钟还没滚蛋。

    “馨茹,你别这样。”乔依然深知赵馨茹火爆的脾气,她侧着身子挡在赵馨茹面前,她担心赵馨茹会打他们。

    鸭子先生身边的女人,眉毛都拧成了麻花,气鼓鼓瞪着战斗力爆棚的赵馨茹,她没想到赵馨茹这个女人的战斗力如此彪悍。

    男人侧眸,抬起另一只手缓缓摸了摸女人的头发,“还想买什么?”

    “没心情买了。”女人不高兴地抱着男人的胳膊,挑衅地瞟了瞟乔依然,“还看。”

    “依然,我们走,这里的衣服太……脏了。”赵馨茹故意咬重了“脏”字的发音。

    乔依然恋恋不舍地望着鸭子先生,他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那个女人是他女朋友,还是他客户?

    他们会不会就是刚才在试衣间亲热的那对男女,乔依然浮想联翩着,她觉得她的头都快要爆炸了。

    只是他们是何种关系都不关她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