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合理利用赖柏海-私人婚-
私人婚

第742章 合理利用赖柏海

    %3cp%3e  “那怎么能,我怎么会不相信顾太太呢”,吴市长是个很圆滑的中年男人了。%3c%2fp%3e%3cp%3e  乔依然话都说这份上了,他还不相信,就一定会让人觉得他恃宠而骄了,他就跟乔依然认真分析了起来,“村里的人,大部分一直在山里,他们压根就没有什么太多的见识,人也很单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要不然也不会激动地砸伤了您,这个伤,老吴我还是很过意不去啊。”%3c%2fp%3e%3cp%3e  “哈哈,小事,”乔依然自己说话就是直来直去的,她便看着面有难色的吴市长说,“您有话直说吧。”%3c%2fp%3e%3cp%3e  “吴某人真是惭愧啊,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被一个年轻的美女一下子就看出了心事”,吴市长的话让乔依然觉得有些太过于谦虚,有点太客套了。%3c%2fp%3e%3cp%3e  指了指外面的山川,吴市长很认真地说了起来,“您昨天和我们的调研人员研究出来的东西,的确很让人振奋人心,以前也有企业也有过这样的念头,甚至在半山腰的地方都已经打了地基要修医院,但最后因为觉得山里开采的成本和回报不如意,就丢下走了。”%3c%2fp%3e%3cp%3e  “计划和规划的确能让人振奋,但不如实际来的有说服力。”%3c%2fp%3e%3cp%3e  望着那山腰处,一个类似十字形状的砖头式样的东西,乔依然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也觉得操作起来有些难度了,要是容易别人又怎么会不做呢,她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但是她心底的那股正义感和使命感让她无法退缩。%3c%2fp%3e%3cp%3e  愁苦担心了一小会,她就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就拍着胸口跟吴市长打着包票,“您放心,这医院修定了,但是需要您的协助,因为调研人员说山里有些药材是不允许私人采摘的,但是有些药材一定是对医学研究有巨大贡献的而,您可以好好利用。我有个认识的叔叔是个很慷慨的人,您知道s市的景惠医院吗?他是那里的院长,他常年都在非洲做无国界医生,我相信慷慨如他,会同意在这里修医院的,至于医院那些修建费用,这些我自己就可以负责。”%3c%2fp%3e%3cp%3e  望着吴市长不太相信的眼神,乔依然决定再派一枚定心丸,“赖院长的儿子,这次也带了一个医疗队来了,是专门负责儿童疾病的,我觉得现在可以向村里人宣传一下,让赖医生帮大家服务,这也是我们的诚意迈出的一大步,您看如何?”%3c%2fp%3e%3cp%3e  “行,”吴市长觉得这种尝试对村民来说都是很不错的尝试。%3c%2fp%3e%3cp%3e  于是,正在顾澈房间里给顾毅检查着那紫了的小脚板的赖柏海,接到了乔依然电话。%3c%2fp%3e%3cp%3e  听到她的大计划之后,赖柏海没好气地狠狠白了顾澈一眼,又没好气对乔依然说,“你牛都吹了,我还能怎么办?我能看着那些小病人不救吗?挂了挂了,烦人!”%3c%2fp%3e%3cp%3e  “咯咯”,顾毅那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赖柏海脸都差点气歪了,就觉得很有意思。%3c%2fp%3e%3cp%3e  而顾澈则是懒得管他,抱着他已经不哭不闹,已经开始傻笑的儿子,心情是大好。%3c%2fp%3e%3cp%3e  “顾澈,你知道你那童养媳想干嘛吗?我要加钱,我这种私人专用的,什么时候就成了公用的了,我怎么有种头牌要被轮的委屈感觉”,赖柏海又给顾毅量着心跳,假装要打他,“小没良心的,还吐舌头,缩回去。”%3c%2fp%3e%3cp%3e  “凶我儿子干嘛,有怨言你别去啊”,顾澈自己都舍不得对顾毅做这种打人的姿势,自然是看不惯赖柏海这种行为啦。%3c%2fp%3e%3cp%3e  像是哑巴吃了黄莲一样难么难受,赖柏海检查完顾毅,又假正经对着顾毅说,“小家伙,我改天得给你爸爸做个头部检查,他怎么就会娶你妈妈那么个智商低的女人。”%3c%2fp%3e%3cp%3e  “滚”,顾澈踢了他一脚,顾毅小朋友也很配合他老爸的行为,不高兴地瞪了瞪赖柏海。%3c%2fp%3e%3cp%3e  边跑边逃命的赖柏海朝门外跑去,还在感叹着,“一家白眼狼。”%3c%2fp%3e%3cp%3e  房间里,顾澈打开了窗子,把顾毅举得高高的,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儿子,想你妈没?”%3c%2fp%3e%3cp%3e  “咯咯”,顾毅开心地咬着他的小手,开心地望着自己高大帅气的老爸。%3c%2fp%3e%3cp%3e  当赖柏海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后,一开始只看到了两三个皮肤黝黑的小孩子们,他们被乔依然带来的。%3c%2fp%3e%3cp%3e  “赖医生,你看看这些孩子后背起的那些疹子,是过敏呢,还是怎么了,都有点溃烂了”,乔依然说完,就把其中一个小男孩的后背衣服给操上去了。%3c%2fp%3e%3cp%3e  戴上口罩的赖柏海仔细一看,问了小男孩平时吃什么,玩些什么,又看了看小男孩的手,那十个手指甲缝里全是说不清楚是什么的污秽,那小男孩脸上也有着一些大大小小的伤痕。%3c%2fp%3e%3cp%3e  很快,赖柏海就处理完了这个小男孩后背的伤,就吩咐着身边的助手,“待会教这几个小孩子怎么正确洗手,给他们普及一下卫生知识。”%3c%2fp%3e%3cp%3e  第二个小女孩,眼睛是肿的,尤其是左眼,不像是哭肿的。%3c%2fp%3e%3cp%3e  “小妹妹,你告诉哥哥,你眼睛是怎么回事?”赖柏海瞟了一眼乔依然,又很心痛地把这个小女孩给抱进了怀里,用着消毒药水给她清理着。%3c%2fp%3e%3cp%3e  那小女孩因为眼睛难受,就只会哭。%3c%2fp%3e%3cp%3e  “这是个留守儿童,家里就只有她还有一个80岁的老奶奶在家。听冯姐说,这孩子的眼睛去市里的医院看过,怀疑是肿瘤,但是这孩子家里条件差”,乔依然如实告知了,又忍不住在心里替这个小女孩庆幸着。%3c%2fp%3e%3cp%3e  赖柏海他们家世代都是医生,同样也秉持了宅心仁厚的优点,绝不会把上门的病人给赶出去。%3c%2fp%3e%3cp%3e  “庸医”,赖柏海眼神幽深,轻轻给小女孩检查着眼睛,又语气很不悦,他拿起检查眼睛的仪器,“就是一般的炎症引起的。乔依然,你记下我要买的药,待会你让人下山去买。”%3c%2fp%3e%3cp%3e  “好,你慢慢说”,乔依然利落地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3c%2fp%3e%3cp%3e  不一会,那些抱着怀疑态度的人都抱着自家小孩,或是带着老人们来了。%3c%2fp%3e%3cp%3e  那络绎不绝的人,都把这酒店大厅给围住了。%3c%2fp%3e%3cp%3e  此刻,顾澈正抱着顾毅在窗台上看着楼下,望着那黑压压的人群,顾毅还是有点怕的。%3c%2fp%3e%3cp%3e  “男子汉,怕什么?”顾澈直接抱着他下了楼。%3c%2fp%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