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帮我放洗澡水-私人婚-
私人婚

第747章 帮我放洗澡水

    远在s市的徐宇接收到盛期化工厂被查封通知的时候,他直接把电话给甩在了地上。

    “老公,发生什么事了”,徐宇的老婆温琴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她紧张地望着自己丈夫,扶住了徐宇的胳膊。

    “q市的化工厂被勒令停止了”,须臾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个大磐石一样压得他难受极了,“如果爸爸早听我的话,按照大城市的排放标准去做,这个厂也就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了,说到底你爸还是不信任我。”

    温琴一向都不关心家族的事业,但她觉得她爸爸不会是那样的人,“老公,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指不定是我二叔作祟了,现在我爸身体那么脆弱了,关了就关了,你现在一定要好好待在家里,守着爸爸,要不然我爸成天被二叔哄着,最后爸爸的财产说不准就被二叔给夺走了。”

    “嗯,我有分寸的”,徐宇眸底浮现了一丝希望,这个岳父对他是一百万个的不信任,他忍了这么多年就是在等那个老不死死的这一天。

    这次化工厂的事,以后再跟方睿霖算清楚。

    以为一个小小的化工厂的颓败就能打垮他徐宇,让赵馨茹彻底忘记他吗,不可能?

    “老公,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温家付出了很多,尤其是爸爸生病后,他听了太多二叔的耳根,对你是越来越防备了”,温琴质感觉最近的徐宇对她是越来越冷淡了,已经一个多月没碰过她了,最近几天甚至都不回房睡了,“但是老公,你放心,你别难过,我爸就我这么一个女儿,他的财产到最后还是会给我,我的全部就是你的。”

    说完,她就从后面抱住了徐宇的腰,“老公,可不可以不要把你大男人的抱负跟我们的感情分开来算。”

    望着腰间那双葱白的细长手指,徐宇艰难地把手捂了上去,他脑海里浮现了赵馨茹抗拒他的画面,就直接拿开了她的手,“小琴,帮我放洗澡水去,我今晚不在书房睡了。”

    “好”,温琴眷恋的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对上他温柔的微笑,就回了房。

    望着温琴消失的背影,徐宇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新的手机,拨了出去,“石油的事情,搞定了,我们可以对半分,我手上有大把客户等着石油,缺的是资源。”

    ————

    乔依然在顾澈的协助下,做好了一份兼顾了商业,慈善,发展还有品牌的方案。

    在电脑上敲打完这一整套方案的时候,乔依然的手指头都酸的不得了,她伸了个懒腰望着正抱着儿子慵懒瞄着她的顾澈,忍不住跑过去,亲了亲这大小两个男人。

    又把顾毅给抱在怀里,握着他的小手,指着顾澈,带着崇拜又服气地语气说着,“宝宝,你爸爸好厉害的,他简直就是个超人,以后一样要向爸爸学习好不好?”

    听不懂自己妈妈在说什么,但是顾毅很有礼貌地“嗷,嗷”地回应着乔依然。

    “傻儿子,你又不是小狼狗,怎么就嗷嗷个不停啊”,乔依然捏了捏他的小脸,又带着少女的崇拜仰望着顾澈,“老公,你怎么可以那么厉害,我觉得你教我做出来的这个方案比你桌上那叠资料都要好很多。你是我人生道路上的良师啊,儿子记得跟你老爸多学着点,别再嗷嗷了。”

    “儿子,你妈现在出息了,以后爸爸陪你在家里玩,让她出去冲锋陷阵养我们”,顾澈溺爱地望着手舞足蹈的顾毅。

    他是打心里很喜欢小女孩,想着他跟乔依然的孩子一定会是女儿,他曾觉得他会很讨厌生出来的孩子是儿子,可没想到就是很喜欢顾毅这个很爱哭的小男孩。

    除了血缘之外,还因为顾毅是心爱的女人所生,每次抱着顾毅他都有种回到小时候在新生儿科外看乔依然的感觉。

    “切,男人的事男人去做”,乔依然直接窝在他怀里了,“我也就是帮你缓和你跟你兄弟之间的关系罢了,我又胆小怕事,还没什么出息,我就当最普通的女人就好,女强人我做不来。”

    最近这些事,做成了倒是让乔依然觉得很有成就感,但同时也暴露了她存在各方面的不足,要不是有顾澈这个安稳的大后方,她觉得她一定是做不出来的。

    “我看你昨晚把男人的事做的挺好的”,说话的时候,顾澈的嘴角故意滑过了乔依然的耳根,他温热的大手也换上了她的细腰,“男人白天的事,我相信你也做的很棒。”

    哪知道他能随时就爆出这种言论,乔依然涨红了脸,又急忙把顾毅的耳朵给捂上了,她抬起头就对上了他戏虐的眼神,直接白了他一眼,“别教坏儿子了。”

    “哈哈,儿子,你就是你妈妈教给我的学费,”顾澈把乔依然的手从顾毅的耳朵边扯下来了,又语重心长地问,“老婆,你儿子在你心里值多少钱。”

    “哼,千金不换,”乔依然警惕地盯着他,不知道他又要有什么坏心思,“无价之宝,懂不懂!”

    很大声,很坚定,好像只有大声宣誓,才能让顾澈听懂一样。

    “你的学费既然是无价之宝,那我以后再多教你一点”,说完,顾澈就抱上了顾毅走了。

    望着顾澈不由分说就把她怀里的儿子给抢走了,那小家伙还头也不回的样子,被举得高高地之后,还“咯咯”地笑不停。

    有种被抛弃的乔依然,赶紧望着那还没打印完的资料,跺了跺脚,嚷着,“你们给我回来,等等我啊。”

    待乔依然把她的方案交给了方睿霖之后,就满世界寻找着那两父子的身影了。

    所有的重担都卸下的感觉真的很棒,总算能好好享受大自然了。

    在酒店前面不远处的小山堆里,乔依然发现了顾澈两父子,“你怎么把我儿子拐来这里玩耍啦,这里有什么玩的啊。”

    乔依然不懂顾澈望着远方在想写什么,她更加不懂顾毅也有模有样学着他老爸眺望着远方什么,不是说小孩子的视力不好吗?

    “咔擦”一声,乔依然觉得这幅父与子的画面很温馨又很让人看不懂,就像是艺术馆里的油画一样,若不是春风把他们的头发给吹起来了,乔依然差点就要以为他们是雕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