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剪不断的兄弟情-私人婚-
私人婚

第750章 剪不断的兄弟情

    “既然是男人,用碗喝未免太小家子气了”,方睿霖弯腰拿起了两罐酒,他目光锁着顾澈。

    山里的酒,是他们自己酿得,用的那种罐子,一罐子少说也有三斤了,乔依然不敢想象已经醉倒站不稳的顾澈还要如何喝那么大一罐子酒。

    可难得方睿霖主动肯与顾澈喝酒,她就只好眼巴巴望着顾澈把那罐子酒接下来,愁着张小脸,心里忐忑不安地盯着顾澈,生怕他的胃会受不了。

    “嘭,嘭,嘭”,顾澈拎着那罐酒一口就喝了三分之一,他的嘴角,衬衣上,也都被白酒给浸湿了。

    那熏人的酒气单纯只让乔依然闻闻,她就觉得头晕地不行了,于是她就能加担心顾澈了。

    “睿霖,我喝,你也喝,喝完咱们继续是好兄弟”,顾澈不让乔依然碰他,直接歪歪倒倒地挪到了方睿霖的身边,单手就搂着方睿霖的肩膀,指了指跟过去的乔依然,“那才是我最爱的女人。”

    哎,这两个别扭的男人啊,真是的。

    乔依然无可奈何地瘪了瘪嘴,方睿霖这么介怀这些,想必是还介意高雅澜的事情吧。

    但随之她又紧张兮兮地望了望方睿霖身边的赵馨茹,她当下就撇下了顾澈,安慰着赵馨茹,“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就是喝多了,开始胡言乱语。”

    “赶紧去扶着他吧,小心摔跤了,难得他俩要合好了”,赵馨茹表面上让人看不出她的不高兴情绪,依旧是大方得体的笑容。

    就算很清楚,眼前的方睿霖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但看着他为了另外的女人跟自己好兄弟别扭了那么就,她心里还是有些吃味的。

    很快,赵馨茹在心里安慰着她自己,好好享受恋爱,其他的别想。

    酒过三巡后,顾澈和方睿霖已经勾肩搭背了。

    方睿霖的舌头都打着卷了,他用手指戳着顾澈的头,“你小子,从小就一肚子坏水,我帮你教训了阿谦,你又跑回来打我。”

    “那是我弟弟,亲的”,顾澈抱着方睿霖的手放在胸口,眼神呆滞地笑着,“你也是,亲的,一家人,人,打什么架。”

    这喝醉了,就开始揭老底了。

    两个大男人,竟然把小时候所有的打架不满全部一一拿出来细数了,顾澈很不开心地扯着方睿霖的头发说,“你18岁的时候,我送你的帽子,你竟然当做是你追随者送的,卖给我扔了,你知道吗,那可是我拜托了洪大设计师给你设计了,你个猪头,耳朵都被冻伤了,竟然不带帽子。”

    说完,顾澈半眯着眼,砸巴着嘴就不高兴地拍着方睿霖的脸,好像还不解气,抡起胳膊还要打,却被乔依然拦住了。

    “这么软,这么滑,一定是我老婆”,顾澈抱着那手,迷瞪着眼睛望着她,开心地朝她傻笑了起来,“睿霖,我要跟我老婆回去了,我们还有儿子得照顾。”

    “一个大男人……这么多年的事情,竟然还记得,”方睿霖喝得要少点,他尚且能自己走路,“小气鬼,来,哥背你回去。”

    于是,在不平坦的山路里,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两个酒气熏天的男人话说的声音回响在田野里。

    背上喝多了的那个瞎指挥着路,背人的那个走路已经不能成直线了,但还是牢牢地把背后的男人给背着。

    土路有很多小石头,夜晚压根就没有路灯,只能靠村名门提供的油灯和大家的手机灯引着路,唐浩宇想在一旁扶着顾澈帮方睿霖一把。

    却被方睿霖直接一脚给踢开了,“干什么呢?我爸可说了,谁都不能伤害阿澈,你想抢劫他,首先得打过我。”

    “哎呦,”唐浩宇利落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乔依然和赵馨茹都跟他赔着不是,唐浩宇憋着笑挥手说,“没事,大家千万不要让方董和顾总知道我看到了这一幕,要不然我能被整死,大家明天就假装今天是失忆的。”

    “知道了。”

    “知道啦。”

    乔依然和赵馨茹异口同声地回答着,她们的男人啊,那都是大男子主义恨不得上天的男人了,她们才不会那么傻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好不容易这两人都各自回了房。

    方睿霖一直把顾澈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之后,确定他不会掉下床来,他才打算离去,但被顾澈给拽住了,“喝,继续喝,白的喝完来红的。”

    原本老实在床上的顾澈突然就坐起来了,瞪着眼睛在视线范围内寻找着乔依然的身影,“老婆,帮我们拿点红酒来。”

    “喝你个大头鬼”,乔依然真想去洗手间倒一通冷水对着他浇,房间里全是酒气了,顾毅今晚肯定是没办法回来睡觉了,乔依然只好拜托着赖柏海,“赖医生,我们顾毅就拜托你了。”

    “没事”,赖柏海没喝酒,他讪笑着,“这两人你们搞不定就让我助理灌药吧。”

    言毕,赖柏海就转身走掉了,还不忘记嘱咐乔依然,“明天早上六点记得来接你儿子,我六点就要出门去出诊了。”

    送完赖柏海回来后,赵馨茹用两瓶矿泉水打发了着两个喝醉的男人。

    “真是,我瞬间有种我回到了幼儿园的感觉了,小朋友在泥石里玩耍,作为老师的我就在我旁边干着急”,乔依然悻悻地坐在了顾澈旁边的地上。

    两个女人一边一个把守着自己的男人。

    这两人喝了一瓶水之后,就都呈“大”字型地躺了下来。

    乔依然已经困到眼皮子都在打架了,清醒的赵馨茹要保镖进来把方睿霖给弄回去,哪知道方睿霖就很敏锐地把碰他的两人一人一拳,“就凭你们也要偷袭阿澈吗?滚回去修炼20年再来。”

    “喂,喂,方睿霖,你打扰人家顾澈小两口睡觉了,赶紧地回去”,方睿霖的耳朵被赵馨茹都扯红了。

    直接把他的领带扯下来困住了他的双手,就让保镖给弄走了。

    仅剩乔依然和顾澈来房间以后,她太困了,虽然心里想着要贤惠一把把顾澈给洗干净再让他睡,可是她想着睡会再起来,结果就很嫌弃地把顾澈踹到了床脚,一个人睡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