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大少爷认识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75章 大少爷认识你

    到了顾老夫人祭日当天凌晨,乔依然早早地就跟着顾家的人一起来到了位于宝林山的墓地。

    乔依然搀扶着顾思楷才下车,他就又问起,“阿澈他知道今天早上五点是吉时吗?”

    “知道,我昨晚提醒过他。爷爷,您放心就好了。”乔依然嘴上虽然让顾思楷放心,但是她自己心里很没底,身子有些胆怯地发着抖。

    终归她心里还想着鸭子先生,又不得不面对自己老公,有愧疚,有无颜以对,有害怕,有担忧。

    她这样的复杂心情应该就是所谓的百感交集吧。

    “依然,你放心,爷爷不会让你难做的。阿澈他到时候看到海峰,你就说你不知道。”顾思楷回头望了望身后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房车。

    为了防止顾澈看到顾海峰扭头就走,顾思楷只得让儿子窝在劳斯莱斯房车的后座等着。

    两父子究竟是有多大仇恨,在老夫人葬礼上就闹得不欢而散了。

    乔依然安慰着,“爷爷您放心,天上的奶奶会保佑今天的事情一切顺利的。”

    顾思楷停住脚步,怅然若失地望了望还没亮起来的天空,“但愿吧。”

    “三年了,这么快就三年了。”顾思楷站在山脚下,拒绝坐电梯,而是步行上山。

    “老伴走了之后,就一直托梦给我她走的不安心,梦里她说家里不安宁,她不肯转世投胎,孤魂野鬼飘零在外。”

    乔依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说着,“风水师都说了这次换了墓地,奶奶就会安乐了。”

    “嗯,希望这次一切顺顺利利的。大师说要全家人一起参与迁墓,才会让老伴放心去投胎轮回。”

    原本黑漆漆的墓地,此时亮起了灯,乔依然抬头看到了那一盏盏席地而起的铜台底座的灯。

    从山下到山上,每隔一两百米就有一盏半米高的灯座。

    很明显那些灯,都是人为放在那里的,那铜台灯上奢华的浮雕与墓园的清净就不搭配。

    “顾海峰就只会这样会做这种表面功夫”,顾思楷嘴上虽然不屑顾海峰这种行为,但是脸上紧绷的表情松弛了,连上楼梯的时候也不要乔依然搀扶了,都是踏着两坎楼梯向上走着。

    凌晨的迁墓仪式只有顾家内部参与,到了山顶,施艳和一个年轻妖孽的男人一起。

    施艳权当乔依然是透明的,喊了一声,“爸。”

    “你怎么来了?”顾思楷用拐着在地上遁了遁,又指了指山下的路,赶施艳走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爸爸,我只是送阿谦过来,马上走。”施艳的脸色明显黯淡了,但是微笑着又递了个眼色给她身边的年轻男人,“去扶着你爷爷,自己的爷爷你自己上点心。外人终究是外人。”

    年轻男人细长的腿停在了乔依然前方,眯着笑眼唤了声,“爷爷,您身体锻炼得真好,改天我们可以上山去打猎了。”

    言毕,年轻男人朝乔依然摊开手,“看护小姐,谢谢你了。爷爷交给我吧。”

    什么?

    看护小姐?

    在哪呢?乔依然扭头瞟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看护小姐。

    “阿谦,这是你大嫂,你这孩子还是这么爱开玩笑。”顾思楷不悦地睨了一眼施艳,这个不识大体的施艳,一点都没有做长辈的样子,孙媳妇那是什么外人,“依然是你大哥顾澈的妻子。”

    “顾谦,顾澈同父异母的弟弟。”

    乔依然明显感觉到面前有一团黑影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往后退了两步,这个男人身上的香水味好重,没有鸭子先生身上的薄荷味好闻。

    这个男人应该没有鸭子先生高,她仅仅微微抬头就能看到男人了,他有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当他和乔依然四目相接的时候,轻浮地上下打量了乔依然一遍,然后打着招呼,“大嫂,又见面了。”

    “啊?”乔依然有些诧异,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顾谦啊,怎么就再见面了。

    这个顾谦怎么看怎么别扭,一股子轻挑轻浮的感觉,还没有做接客生意的鸭子先生正经。

    怎么又想起鸭子先生了?乔依然暗自叹了口气。

    这个顾谦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他是顾澈同父异母的弟弟,那么他就是施艳的儿子了。

    施艳的儿子居然已经这么大了,她居然还好意思包养鸭子先生,她自己的儿子才比鸭子先生小几岁啊。

    乔依然在心里替鸭子先生有些不值得,施艳还真是不怕丑,包养一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男人,她努着嘴白了施艳背影一眼。

    她这个小小的举动被身旁的顾谦尽收眼底,“是不是觉得我妈很刻薄?”顾谦调笑着。

    也不等乔依然回答,顾谦又扭头笑嘻嘻跟顾思楷说着他在国外的趣事。

    他弟弟就这么让人觉得不舒服,那个顾澈八成也不会让人觉得多舒服,尤其在乔依然还做了对不起顾澈的事情,她甚至在心里期盼着顾澈知道了顾海峰要来,立马掉头就走。

    可又想到了刚才爷爷对奶奶那不放心的担忧眼神,乔依然在心里马上把她邪恶的想法驱赶了。

    新墓地一切就绪,风水师和念经的和尚早已候着,就等着时辰到了把骨灰盒放入骨灰龛。

    “就差大少爷了。这个大少爷的架子可真大,不想来就别来,让长辈们等着他,他也好意思?”施艳打着哈欠,故意嘟囔着。

    顾思楷在现场一样样确认着细节,顾谦紧随在一旁。

    “夏管家,不如你告诉大少爷,他若是忙到没空来参加老妇人的祭日就早说,反正阿谦也回来了,长孙能干的事,我们阿谦也能做。”施艳故意撞着乔依然走到了夏管家的面前。

    “大少爷在来的路上了。”夏管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低头对施艳说,“还有半小时才到时间。”

    这时候,顾海峰已经伪装成风水师,穿着一身道袍从山下上来了,可顾澈还没到。

    施艳不耐烦地推搡着顾海峰,“瞧你这怂样,你都不拿出当爹的气势,难怪顾澈那臭小子不把你当回事。气死人我了。”

    “施艳,你去哪?马上就到时辰了。”顾海峰穿着一身道袍,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看你这没骨气的样子,我憋得慌,下去转悠。”施艳没好气吼着。

    凌晨的山上,不时有风吹过,吹在一身道袍的顾海峰身上,就更有道士的风采了,乔依然憋着笑,心里不惊抹着冷汗:她究竟嫁得是什么人,居然把他自己爸爸逼成这样了。

    “依然,你跟夏管家先去山下等阿澈,别出什么岔子了。”顾思楷老当益壮地把顾海峰推进了风水师那群弟子中。

    夏管家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紧绷着着的弦,她跟乔依然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又被顾老爷子打电话给叫回去了。

    “少奶奶,你先下去等大少爷,我随后就到。”夏管家行色按着电梯的暂停键,匆匆转身就往回另一部电梯走。

    “可是我都不知道顾澈长什么样子?”乔依然站在原地问着,夏管家失望得瞧了瞧乔依然,无奈地说了句,“大少爷他认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