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夜还长,别急-私人婚-
私人婚

第751章 夜还长,别急

    半夜,乔依然觉得胸口被什么给压住了,让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是什么啊,这么重”,她迷迷瞪瞪地睁着眼的同时,就把压在她身上的重物给推开了。

    “是你男人”,顾澈沉闷的声音响起,抓住她的双手,使他们的双手合十了起来。

    困意正浓的乔依然想推开他翻身,却觉得有个灼热的东西正在逼向她,瞬间,她就清醒了,瞪大了眼睛,不经大脑地问,“不是说喝醉的男人比棉花糖还软吗?”

    “噢,”顾澈的手松开了她的手,捏着她的下巴,手也格外地温柔地摸着她的脸,“想尝尝顾氏棉花糖吗?老婆,你总是那么热情,为夫好欣慰。”

    很快,乔依然的脸就红成了番茄,她脸上都要抽筋了,骂着,“顾澈,你给我洗洗睡吧,我早上六点还要去把儿子给接回来呢,别碰我。”

    几番推搡,顾澈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下来,但是身上的灼热烧得他难受极了,他的唇一直咬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还抱怨着,“难得儿子不在,老婆你可以放飞自我,尽情发声了。”

    真是没皮没脸到家了,乔依然想咬他,推开他,哪知道他像是知道她的意图,直接强势地深深卷着她的丁香,狠狠吻了一口,就停止了。

    他把她放在身上,单手搂着她的腰,不让她下去,另一只手摸着她的脸,“越来越女人了。”

    “谁像你越来越不要脸了”,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又不停朝他张开嘴,扇着嘴里的酒气,“我还真不知道你喝醉了是这么个赖皮样子。”

    “气什么呀,照样不会影响我的能力,不行,试试?”顾澈邪肆地把她的背一推,把她又扣进了他的怀里。

    “臭死了,我怕中毒,你去洗洗,”乔依然捂着他的嘴,“熏死我了,赶紧去洗,要不然你就给我去厕所睡。”

    有洁癖的男人当然也受不了他自己身上的味道,带着一丝算计,就进了洗手间。

    乔依然被他那么一闹,睡意也全无了,就把窗子打开散着酒气了,免得残留了不少酒气会熏到顾毅。

    突然,浴室里响过一声很强烈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重物掉在了地上一样,乔依然心里七上八下,嘴上喊着,“老公,你还好吗?”

    没回音。

    乔依然想也没想就跑进了浴室,毕竟他今天喝了那么多酒,这要站不稳摔到了头就不得了了。

    她才进去浴室,就被一道强有力的手掌握住了腰,“老婆。”

    “吓死了,你放开我,我出去”,乔依然拍了拍他的手,“赶紧洗完了去睡觉。”

    “一起洗”,不等乔依然拒绝,顾澈就把她拐到了浴室的喷头下。

    他们所住的酒店,条件艰苦,没有浴盆,只有淋浴。

    “烦死了,穿衣服怎么洗”,乔依然把脚上的鞋子不高兴地甩开了,就把双脚踩在了顾澈的脚上,“伺候本宫洗澡。”

    “得令”,顾澈笑意盎然的望着她由生气变成无可奈何又笑着发火的样子。

    她的大手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混杂着滚烫的热水的时候,乔依然只觉得体内就要烧起来了,她嘴角微微嘟起,露出了粉嫩的舌尖,调皮地望着顾澈。

    他那星星点点的眼眸里只有她,真好。

    “傻”,顾澈瞟了她那看呆了的样子,嘴角弧度很高,不一会就把她上身的衣服脱掉了,乔依然的胳膊被他搭在他的双手上。

    蓦地,顾澈半跪在地上,摸着那块因为生顾毅而留下来的疤,虽然很淡了,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细细的刀口,他轻轻吻着那淡粉色的伤疤,“老婆,谢谢你。”

    被他吻得心里犹如万千蚂蚁在啃噬一样,乔依然咬着手指头,身体颤栗不止,不自在地抱着他的头“哼”了一声,又抓着他的后背,声音柔情似水,“别跪了,地上凉。”

    “哗啦”几声,她被他抱起来,很快身上就光秃秃了。

    浴室里的水汽越来越大,两人之间的温度越来越高了,被他灼灼目光盯得乔依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干脆递了下了头,柔柔的声音责怪着,“想偷懒不给我洗澡了吗?”

    那鲜艳欲滴的可人儿,翘动的唇角,就像在催促着顾澈,你赶紧去采集啊。

    “小妖精,夜还长,别急”,顾澈的声音已经哑到嘶哑了,他喉结快速地滚动着,把他的小妻子抵在墙上,紧紧贴着她,索取着她的美好。

    后背是冰冷的墙,前面是灼热到快要燃烧起来的顾澈,她很想逃离这种冰与火的地方,可又舍不得全身那种被电流击中的酥麻感。

    昏暗的浴室里,热气和热情正在往外面不可泄量的释放着。

    心无旁贷的两个人,仿佛没有明天了一样,拼命地索取着他们内心里最原始的渴望。

    夜越来越深了,疲倦的男人和女人换上新的被单之后,相拥而眠了。

    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公鸡在山头上“咯咯咯”地叫个不停。

    被尿憋醒的方睿霖,极不情愿地起来上了洗手间之后,看到了沙发上一个蜷缩着的女人抱着膝盖睡着了,她身边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蹑手蹑脚地抱着赵馨茹回到了床上,他把她搂进怀里,吻了吻她冰冷的唇,又把她冰冷的手放在胸口。

    睡眠很浅的赵馨茹,已经睡醒了,她心里很乱,甚至有点恨她自己,她好像弄混了很多事情,不是说好了只是恋爱关系吗?

    为什么心里却很想永远拥有她,她眼睫毛不停眨啊眨,氤氲着汽水。

    “醒了,”方睿霖的下巴被她的睫毛给弄得痒痒的,他低头看她,去被她躲进了他的怀里避开了,“我熬夜了,还没卸妆,还有黑眼圈,不要看我。”

    猛地,她就跑下床,钻进了洗手间,眼泪就那么“簌簌”地流了下来,她一边卸着妆,一边告诉着镜子里的女人,“真是半夜不睡觉,多愁善感过了头,瞧瞧这黑眼圈啊,用再多的化妆品也保养不回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