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欺人太甚-私人婚-
私人婚

第754章 欺人太甚

    “啊?”乔依然很艰难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她害怕地朝赖院长伸出了手,“赖院长,您抱了这么久,胳膊也酸了吧,我来给您换换手。”

    老谋深算的赖院长点了点头,应着声说,“是有点酸了。”

    苦着一张脸的乔依然总算有了一点笑容,只有把顾毅抱在怀里,她才觉得安全,才会觉得没有人会抢她的孩子,“顾毅,跟赖爷爷说声谢谢。”

    赖院长爽朗地笑着,抱着顾毅的腰就往乔依然怀里递,但是他突然就把顾毅往怀里退回去了,才嚷着,“海峰啊,赶紧的,抱你孙子给我看看,看你这带孙子的成绩能不能及格。”

    刚才还在气头上的顾海峰,连老父亲都不去迎接,但是现在就露出了一张慈祥的笑脸,朝顾毅拍着手掌,“顾毅啊,我是爷爷啊。”

    开心的小孩子看着面慈的爷爷,开心地吐着舌头,又伸出了小胳膊。

    “果真是一家人啊,这还在我怀里呢,心就跑到你爷爷那里去了”,赖院长拍着顾毅的小屁屁,整理着衣服站得笔直直地就等着顾老爷子进来了。

    “爷爷,您看您平时都不来看我,一听到我小侄儿来了,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顾谦搀扶着白发苍苍的爷爷,撒着娇抱怨着。

    顾思楷举着拐杖样转着就要打他,“你小侄儿会走路,就会开车吗?尽使小孩脾气,赶紧结婚生孩子给小毅添几个弟弟妹妹一起玩。”

    几分钟前还红着眼委屈地窦娥上身的施艳,此时是眉开眼笑,跟在顾思楷身边陪着笑,“阿谦,爷爷说的话赶紧往心里去。”

    “今天主题不是我,是小顾毅哈”,顾谦很会转移目标,顾思楷无奈地笑了笑。

    “唔,唔”,顾毅探头探脑地瞄着朝他走过去的白发老人,他望了望自己爸爸,可是他爸爸现在满眼里只盯着他妈妈,所以小家伙就只好扭着头望着自己刚刚才见面的爷爷。

    看着顾毅那小脑袋扭来扭曲,那漆黑的眼睛好奇地转来转去,顾思楷看着就打心眼里喜欢,“小毅啊,我是你太爷爷啊,来,我抱抱。”

    可是从来不认生的顾毅,很不乐意地低下了头,还把小身子深深地躲进了爷爷的怀里,只露给顾思楷一个小后背。

    顾思楷有些不高兴地瞟了眼乔依然,又轻轻拍了拍顾毅的后背,“乖,给太爷爷抱抱。”

    气氛有些尴尬了,顾毅在爷爷顾海峰的怀里,紧紧抓着爷爷的衣服,就是不肯回头,他瘪着嘴望着自己妈妈,已经开始了哼哼唧唧,“呜呜”地想哭了。

    顺着他的视线,顾思楷也朝乔依然望了过去,感觉到爷爷在看自己,乔依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就把头埋得深深的。

    “爷爷,您坐”,顾澈划破了僵局,又吩咐着佣人,“给小少爷来杯温水,饿了,渴了就特别想哭,毕竟年纪小,不会说话。”

    这也是在变相跟顾思楷解释着顾毅为什么不喜欢被他抱了。

    回到自己爸爸怀里的小孩,在爸爸的帮助下抱着奶瓶,大口大口喝起了水,那乌溜溜的小眼睛,就一直没从顾思楷身上挪走。

    “这小东西,还不让我抱”,顾思楷闷闷不乐地,但看着重孙心里还是欢喜居多。

    “爷爷您太严肃了,我小时候也不爱跟您玩”,顾谦适时地坐在了爷爷的身边,又朝着顾毅做着鬼脸,“顾毅,叔叔说的对不对。”

    小小的顾毅就那么天真地笑了起来,看着不停摸着白色长胡须的老者,偷偷地吐着舌头做着鬼脸。

    玩了好大一会,顾毅才肯让顾思楷抱,但是抱久了,他就又要爸爸的怀抱了。

    老爷子有些不开心,吹胡子瞪眼地下着命令,“晚饭吃了,我就把顾毅带回去老宅子了,这孩子不能从小惯着,得好好教育教育。”

    把小孩子带回去好好教育,这一下子触动了两个母亲的心,乔依然抓着自己的衣服,欲言又止,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保住孩子把他留在身边。

    而施艳直接大声拒绝了,“爸,那怎么行啊,这小孩子爱哭,会吵得您睡不着的。”她才不要这小孩子去多分了顾家的财产,如果那样,她的阿谦就会少分了很多钱。

    “人老了,觉也少了,有个孩子在身边才热闹,那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确实太冷清了”,顾思楷瞟了瞟紧张兮兮的乔依然,又看了看无比淡定的顾澈,“你们要是不想回去,我也不强求。”

    “爸,那不公平”,顾海峰直接开腔了,“凭什么阿澈和阿谦小时候都跟爷爷住,我们顾毅就不能跟爷爷住,我可是早就让赖哥指导我收拾出了一个婴儿房,我这个当爷爷的,每天都在学习婴儿知识,您这么多年带孩子的技术没长进,就别跟我抢了。”

    有猫腻。

    自己的儿子几斤几两,顾思楷还是心知肚明的,这个大儿子的软肋就是他的儿子。

    顾思楷垂了垂松弛的眼皮,用拐杖点了点地,“依然,你跟我进书房。”

    “啊?”乔依然木讷地抬起了头,半晌才回过神,跟着顾思楷进了书房。

    顾澈自然是握着乔依然的手,他什么也没说,就那么静静陪在乔依然身边,把他的体温通过手掌的温度传给了她,希望她能懂,她的身边永远都会有他。

    “出去,出去”,顾思楷直接用拐杖把顾澈给打出去了,又把书房门给反锁了。

    书房里,顾思楷开门见山地说出了他的想法,“你看我别扭,我也看你不舒服,但你是小毅的妈妈,我不难为你,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跟陆松仁老死不相往来,好好跟我回老宅照顾小毅;第二个,你不愿意断绝跟陆松仁的关系,你赶紧跟阿澈离婚,我把小毅带回去照顾。”

    涉及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刚出生的儿子,乔依然就很不淡定了,她的理智和礼貌暂时也烟消云散了。

    堆积在心里的郁闷也一并抒发了出来,“爷爷,你欺人太甚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