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怂得他心烦-私人婚-
私人婚

第759章 怂得他心烦

    从顾海峰家里出来后,顾澈开车的时候,时不时就看看后视镜里的乔依然。

    总觉得她心虚的样子像极了可爱的小兔子。

    “宝宝,啊,长大嘴巴给妈妈看一看,我来数一数你长了多少牙齿啦”,乔依然捏着顾毅的小下巴,可是他就是很不配合地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又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小家伙,”乔依然挠他咯吱窝,他就算眼角都是笑容,就是不张开嘴巴,但乔依然拿出他的小奶瓶,他就兴奋地拍起掌就要喝。

    那里面放了顾海峰专门从国外买回来的小孩维生素,甜甜的。

    “我们顾毅的小门牙我可是看到喽,小样跟我玩花样,你才多么点啊”,乔依然宠爱地望着那小家伙,总能感觉到前座的顾澈总是盯着她。

    “孩子他爸,你能好好开车吗?一家大小都在你手上呢?”乔依然装作蕴怒的样子敲了敲他的座椅,又感慨着,“你这哪有当爸爸的觉悟啊,孩子都100天了,你这车上连个儿童安全座椅都没有,赶紧去买个,听见没?”

    用新的麻烦来引开旧的恩怨。

    虽然被这他说他那无关痛痒的话题,但是她就是害怕他秋后算账。

    昨晚上可是被他用特殊教训的办法教训了好久,腰到现在都还疼的不得了。

    关键他昨晚临睡前还在昏睡着她的耳边说着,今晚再继续教诲她,乔依然不敢想象这旧仇加新恨,她明天还能下床吗?

    “我发现你对除了我之外的人都可以和颜悦色,连推你下水的施艳你都能跟她相处融洽,你的心真大,你的交际能力倒是够不错的”,顾澈单手开着车,另一只胳膊倚在车窗上。

    坐在后座上的乔依然是与他成斜对角,她只要抬起头就能看到他那微敞的衬衣领上面三颗扣子没系,那冷硬的侧面散发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荷尔蒙。

    乔依然很喜欢趴在他脖颈处,因为除了可以听到他的心跳之外,还可以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他声带震动的频率。

    车子冷不丁停了下来,看着顾澈把手刹给拉上了,她立刻就收回了视线,望着窗外,才知道已经排起了长龙,“我们这是去哪里啊,回医院不是走这条路啊?”

    “你转移话题的能力倒是不错”,顾澈转过头勾着身子摸着顾毅那柔柔的脸,抓着他的小手就拍在乔依然后背上,“给妈妈捶背。”

    压根就不是什么捶背,是他接着这个理由,自己要捶她,乔依然觉得她是又想哭又想笑,“顾澈,你是不是跟你儿子一样小,好无聊。”

    “让你装傻,”顾澈敲着她的脑袋,眼眸深了深,语气强硬,但说话的内容却是在跟她商量,“房子已经找好了,但一时之间我还没找到合适的月嫂保姆,就让云姨过去了,你先忍忍,我再慢慢给你找。”

    “滴,”红灯已经在不声不响之间变成了绿灯,顾澈转身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乔依然。

    她脸上的迟疑与为难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不痛快。

    “老公,不用再找了,你总归是要住在那里的,请别人你又觉得别扭”,乔依然把顾毅从身上放下来,让他独自坐在后座上,给他系着安全带,拿出了手机给他“咔擦,咔擦”地拍起了照片。

    又是这样,碰到敏感话题,就马上偏离掉。

    烦闷的顾澈,又把衬衣松了松,她真的可以一分钟就点爆他的情绪。

    心情不佳的男人,很是自然地就把油门给往下给深深踩了好几下。

    “嗡,嗡”,发动机突然加住了马力,顾毅好奇地眼珠子不动听着那声音,突然那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在路上飞驰了起来。

    “啊,啊”,不会说话的小孩,害怕地抓着乔依然的衣角,方才没系安全带的乔依然,护着顾毅的时候,就忘记抓个扶手了,结果她的头就撞到了前座的椅子上,疼得她“嘶嘶”直叫的。

    天真无邪的小孩,伸出手就要给乔依然摸一摸。

    欣慰的乔依然拍着儿子的后背,用着沧桑的语气说着,“还是我的儿子才是最爱我的,你爹他大姨爹来了,动不动就发神经。儿子亲亲妈妈的头,我就不疼了。”

    “么么”,顾毅开心地亲着妈妈的额头,又紧紧抱着她的脖子。

    那母子俩抱在一起的样子,尤其是乔依然瞪着一样仇恨的眼神瞪着他,像是要马上抱着儿子走掉从此跟儿子相依为命似的。

    “你上去吧”,到了新家之后,顾澈看到了等在路边的云姨,抱了会顾毅就开车走了。

    “嗯”,乔依然以为他公司有事,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云姨抱着顾毅就舍不得撒手了,她看着乔依然兴致不错的样子,就小心翼翼问着,“老太太想见见顾毅,又怕你不高兴,今天就没来。”

    对于这个问题,乔依然倒是有着很清晰的认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不能剥夺孩子和长辈们相处的时间,“欢迎外婆随时来看顾毅的,多个人疼我儿子,我当然开心啦!”

    很大方的回答,但要她回去住是不可能的了。

    那些纷扰的关系和事情,她真的很不愿意多想。

    “那感情好,老太太就在这附近转悠呢,我让司机送她过来,”云姨开心地就马上给老太太打了电话。

    乔依然压根没想到外婆就潜伏在附近,她突然之间又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外婆,很想离开躲过这一次见面,但又怕顾毅被抱走,她就只好在家里收拾着,不至于要面对面去面对那些尴尬了。

    宁老太太进门的第一件事不是抱顾毅,而是递了一个锦盒给乔依然,“依然,这是外婆的一点心意,我没教好我女儿,当年她做错的事情,我来替她还给你。”

    那盒子里一个祖母绿的手镯子,通体均匀,色泽不错,看起来就是价值连城。

    “外婆,我要不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乔依然抽回了手就是不让外婆给她戴上,她仓惶地就像逃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