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因为爱她而保持着距离-私人婚-
私人婚

第763章 因为爱她而保持着距离

    “哈哈”,乔依然原本低落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她打趣着问,“没有男人爱阿姨,那你会爱阿姨吗?”

    “阿姨我今天可是帮你不停作弊赢了你弟弟哦。”

    “阿姨”,小男孩握着小拳头跺着脚在原地蹦跶着不,“你们欺负我作弊。”

    “回家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啦”,小女孩人小鬼大的扯着她弟弟就要往小区里走,小女孩欢快地朝乔依然说着,“阿姨,我好喜欢你的,我会爱你的。”

    小孩子的世界真是单纯的,让大人自愧不如。

    乔依然望着那漂亮又嘴甜的小女孩,心里很是舒畅,大脑里甚至很自然地想起,如果她跟顾澈生个女儿,一定也是这么可爱嘴甜爱哄人。

    但同时乔依然脑海里又浮现了顾澈跟高雅澜在一起的画面,她抱他,他不推开她,还那么含情脉脉锁着她。

    不要再想他了,乔依然回过神,把心里的委屈往肚子里一吞,又朝那秋千跑了去,“童哥哥,我要跟小时候一样飞的高高的。”

    多希望她的所有烦恼都能像小时候一样,随着秋千的上升,那些烦恼和忧愁都跑掉算了。

    “好”,郑彦一如从前,静静推着她,陪着她。

    无数次郑彦想开口问她,是不是跟顾澈发生了矛盾,但是他现在的身份很显然是不方便问的。

    他怕他的关心会变成他们夫妻之间的障碍。

    玩累了的乔依然,心情也好了不少,她歪着头望着天上的星星,感慨地说着,“一年前,我还是傻乎乎的乔依然,成天就在幼儿园里围着孩子们转,那时候完全没才想到郑彦你就是我的童哥哥。”

    一年前的现在她也没有认识顾澈,她的生活是那么的波澜不惊,可是一切都在认识他之后发生了那么多变化。

    “依然,你还记得福伯炸鸡吗?”郑彦把对她的关心压在了心底,他很怕他自己冲动说些干扰了她和顾澈感情的话。

    如果她跟顾澈是真的走不下去了,他是绝对不会再放手了,可是她心里还是很爱顾澈的。

    爱一个人,就希望她这辈子都能幸福快乐。

    “记得,超级好吃,”乔依然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郑彦说,“我小时候上一秒还哭得昏天暗地的,下一秒我只要吃一口福伯炸鸡,我就会像向日葵一样高兴了。”

    说完,乔依然就围着郑彦转起了圈子,一如小时候一开心就会转圈圈的习惯一样。

    “走,我带你去吃,福伯从美国回来了,”郑彦顺势拉着在转圈圈可眼角红红的乔依然。

    “哇塞,居然回来了,我还以为福伯这辈子就待在美国不回来了”,乔依然开心地鼓起了手掌,朝前跑着,“吃炸鸡去了。”

    她刻意地挣脱了郑彦的手,那小小的细节让郑彦心里顿时就凝上了一层霜,她就那么爱顾澈吗?

    爱到不愿意跟男发小有一点距离吗?

    福伯现在是开着一辆小货车在原来店子的不远处摆着一个流动摊。

    “福伯,您还记得我吗?”乔依然看见福伯只是头发变白了,容貌几乎没有一点改变,她多想她的时间是停留在多年前。

    停在那时候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的日子里,停在那万般复杂事情没有爆发之前。

    正和老伴清理着柜台的福伯,陌生地扫了眼乔依然,就像看着个从没见到的人一样打量着乔依然,但看着郑彦之后,他就很快地反应过来了,“然然,依然,对不对?”

    “哈哈,居然还记得我,看样子今天我要多吃点炸鸡才行了”,乔依然坐在福伯和福婶的前面,用手撑着下巴望着他们。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眨眼我都老了,福伯福婶还这么年轻。”

    “老什么老,还是个小姑娘嘛!你们到时候摆喜酒的时候也别忘记请我们去啊,怎么说我这个炸鸡摊还是你们从小恋爱的见证。”

    郑彦忙不迭地想解释,其实他们没有在一起,但他贪恋着别人误会的幸福感。

    他用余光看着乔依然,她并没有极力撇清,而是开心地把另外一只手也放到了下巴下,两只手像弹钢琴一样弹着她的脸,笑嘻嘻地问着,“难道我还像个小姑娘吗?”

    “福伯,你不懂,让福婶来看看我。”

    说完,乔依然就站起身转了个圈,“福婶,您看出来没?”

    “长高了,我看的见,坐着就能感受到了,以前小时候,可总是要人抱着坐到椅子上呢,”福婶乐呵呵地望着熟悉的年轻人,“身材不错,不想小时候干巴巴瘦瘪瘪的,女人太瘦不好生孩子。”

    看见故人,心情也好了不少,乔依然心里那些不愉快也被掩盖了,她又跑回桌位上坐好,歪着头差点就靠上了郑彦的肩膀。

    “我都生了个儿子啦!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但是您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我可以冒充18岁的小姑娘啦!”

    远远看去就像是靠在一起,他们好像感情很好的样子,但是只有郑彦知道,乔依然是打从心里跟他保持着距离。

    他的眸光中泛着难过,但很快就消散了,谁也没看清楚。

    看着她笑,他也跟着笑,但是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吃饱喝足后,两人散着步的时候,郑彦给她拦了一辆的士,又把车资给付了。

    “依然,很晚了,回家吧。”

    欢快的女人,调皮地朝他吐了吐舌头,“你怎么不送我回家,还想跟你多聊会天的。”

    他们之间,只要不谈感情,像是老朋友相处一样的真的挺好的。

    “以后吧,我……今天喝了点酒的”,郑彦抑制住上车的冲动,替她关好车门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的快速消散,以至于乔依然都在后视镜看不见他了。

    当乔依然到家的时候,顾澈还没有回来,宁老太太笑着打趣着,“还以为你们小两口今天要去谈恋爱,我就早早地把顾毅给哄得睡着了,就是怕他饿了,毕竟你出去的时候留下的奶不够他两顿吃的。”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回来给他喂晚饭了”,乔依然的心情瞬间就又回到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身份了。

    顾澈的太太,陆松仁的亲生女儿,陆松仁和顾家是仇人的局面。

    郑彦当时快速跑掉,实则是去开车,跟在的士后面护送着乔依然回去了,在他正要离去的时候,他突然很不放心,守在那楼下。

    她怎么就从海边别墅搬出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