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不对味-私人婚-
私人婚

第765章 不对味

    云姨已经把早餐给做好了,云姨和宁老太太看着眼底黑青的乔依然和疲倦的顾澈,相识笑了一下。

    虽然他们不知道顾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小两口的状态还是让他们欣慰的。

    “给儿子喂过奶没?”顾澈低头拨弄着儿子,随口问着乔依然。

    “他不饿,待会再喂”,乔依然差点就说刚才喂过了,但又不想顾澈意识到她刚才装睡的事。

    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看起来好得不得了,有时候又好像是岌岌可危的。

    该怎么样,乔依然也不知道,她昨晚有想过要质问顾澈,找他问个底朝天,让他说真话。

    可思来想去,还是算了,毕竟他手上还有陆松仁的短处,这要彻底闹僵,对她和陆松仁始终不是好事。

    就这样,她是他儿子的母亲,他是她儿子的父亲,等官司尘埃落定再来想这些吧。

    “依然,你赶紧多吃点,要不然被顾毅把你营养全给吃走了,”宁老太太慈祥地把乔依然面前放了不少食物,可乔依然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依然,你怎么一点也不吃啊,要是没睡好,赶紧再去睡会,晚点起来吃没事的。”

    这时候的乔依然还在想着她的心事,而正抱着儿子吃着早餐的顾澈也注意到了乔依然的不对劲,他望了过去,紧盯着乔依然,“昨天在外玩得太累了吧。”

    “你昨天带依然去哪里玩了啊?给你送给午饭,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宁老太太一边笑着,一边把碾碎的面条对着顾毅的嘴边凑着。

    好奇的小孩伸出舌头舔了舔,终究还是不愿意吃。

    她送午饭?

    他怎么就没收到?

    她是看见了他跟高雅澜在一起吗,所以她才去找郑彦吗?

    顾澈心底的一切疑问也萦绕在心里,他伸手在乔依然面前晃了晃,吓得她往座椅后面躲了躲才说,“我吃饱了,我有点事要出去。”

    “去哪?”顾澈直接不悦地问着,像是在质疑些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乔依然直接斩钉截铁地回答,看也没看他,就走掉了。

    这两人的气氛一点也不像是昨天一起开心地出去拍拖了,宁老太太率先沉不住气了,“你们这又是怎么了?昨天依然一个人回来,也没看见你什么时候回来?”

    找外婆问清楚乔依然昨天中午的事之后,顾澈安慰着外婆和担忧的云姨,“没事。顾毅要吃早餐喽,我们去找妈妈。”

    抱着顾毅进了房间,顾澈就看到乔依然少有地在脸上涂着化妆品,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她昨天究竟是看到什么了吗?

    不到他的疑问问出,乔依然直接拿着粉扑一边打着粉一边说着,“我今天去看他。”

    陆松仁,这三个字在这间满是顾家人的房子里说出来,始终不是件好事。

    “嗯”,顾澈步步朝她走进,把正在玩着自己小手的顾毅往她背上放着,“我送你去。”

    “不用了,你那么忙”,语气虽然是淡然的,但是她心里还是在赌气,你跟高雅澜的时间都不够用吧。

    蓦地,顾澈把顾毅抱起,塞到她怀里,他从后面搂着他们母子,“老婆,我跟高雅澜没什么事的,你不要一个人胡思乱想。”

    是谁说过男人愿意解释还是在乎女人的感受,

    顾澈解释,是不是也意味着他还在乎她,仿佛是吧,她不想在多想了。

    然而他昨天被抱住的那一个画面,就像一颗毒瘤存在于她的心里,让她烦躁不安,又不得不暂时忍着。

    “高雅澜?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乔依然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低垂着头逗着顾毅,眼睛被眼皮给遮住了,让顾澈看不清楚她眼底的真是想法,“

    昨天,我原本是打算去给你送午饭的,但是我突然想起好久没去看陆松仁了,我就给他去送午饭了。”

    乔依然是压根就不知道,在她不知道的角落里有着顾澈安排的保镖。

    是这样的吗?

    顾澈一时半会,就相信了她,按照他对乔依然的了解,她的醋坛子一旦打开,就不会这么冷静了。

    他昨晚并没有注意她中午去干什么了,看见郑彦他就不淡定问着保镖乔依然跟郑彦见了多久,他觉得乔依然的这番说辞也说的过去,就没有再深究了。

    “等我洗个澡,送你们都去”,顾澈的下巴靠在她的肩窝处深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又吻了吻她脖颈一下,“昨晚睡得好吗?”

    正跟顾毅玩着“猫猫”扭脑袋的游戏,乔依然装着没听见,她现在不怎么想跟他说话。

    但是在乔依然叫完“猫”之后,又扭到了顾澈依靠在她肩头的脸,她马上就躲开了,就在她还没躲开之时,就被他给吻住了。

    长驱直入的感受,缠绵悱恻又动情的吻,让乔依然心里一阵悲凉,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握着顾毅的手拍了顾澈的脸一巴掌。

    那脆脆的巴掌声,乐得故意“咯咯”直笑,顾澈好笑地掐了掐这一大一下的脸,“你们两母子啊……”

    那吹胡子瞪眼的凶恶表情吓得顾毅直往妈妈怀里躲,随之顾澈只觉得好玩极了,吻了吻这大小两个宝贝的脸,“你们都是我的祖宗,我怎么敢凶你们,逗你们玩呢。”

    “儿子,咱们还回去,做个鬼脸吓死他”,乔依然一手抱着顾毅,一手拉着他眼角的眼皮,顾毅又把他的小舌头使劲朝外面吐着。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晒在着这个房间里,使得这个房间里的温度也上升了不少。

    当顾澈把他们两母子送到看守所的时候,乔依然抱着顾毅头也没回地就往前面走着,那样倔强的背影让顾澈觉得有些打击人,他有种她并不是那么需要他的感觉。

    刚才在路上问她律师的事情,她也只是极不愿意谈起,只说了,“你不用操心。”

    但是谈到顾毅的事,他们又好像没什么变化一样。

    他们之间,横着一个陆松仁,也不知道这个节要如何去解了,但是解得晚也会隔阂越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