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苦闷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说-私人婚-
私人婚

第766章 苦闷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说

    探监的时候,乔依然开心地抱起顾毅跟陆松仁握着手,“顾毅现在很健康了,都可以像其他小朋友出来玩耍了。”

    “那肯定啊,小毅,等外公出去了,就好好抱抱你”,陆松仁是打死都不愿意承认他的外孙姓“顾”,“以后就叫孩子为小毅好了。”

    为此,乔依然只要一想也就明白了,她点了点头,又跟陆松仁沟通了一会官司的事情。

    他摆了摆手,让她别担心了,“阿黄都给我把律师那些搞定了,你找的律师不行,我不愿意像个败家犬认罪。”

    早就知道他是这个样子了,乔依然温婉地一笑,“多请个律师也是个军师嘛,我劝你还是好好认罪,我会把你送我的房子那些之前的东西全部卖掉,当做你认错的罚款,不要再苦苦挣扎了,你要是被判死刑了,有没有想过我,想过小毅,我跟他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的。”

    这世界上她真的不知道除了顾毅不会离开她之外,还会有谁是属于她的了,她真的很怕。

    “我有分寸的”,陆松仁极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又望着乔依然那粉底遮不住的黑眼圈,“是不是带孩子太辛苦了,早点回去吧。”

    “爸爸,我真的很想能对你敬敬孝,一定要活着出来,好不好?”乔依然眼角泛着红,抓着他的手,哀求着,“不要再害人了,错了就认错,我会一直等着你出来的,我相信我的亲生父亲是个聪明人。”

    “是不是顾澈又让你来当说客,我是不会让那臭小子得意太久的”,陆松仁眸底染上了一层嗜血的冷森,他恨铁不成钢地松开了乔依然的手,“依然,你跟他不会有以后的,趁着年轻赶紧离婚,他们家能对你好吗?你们之间会有幸福吗?”

    心里的那道防线此时是彻底被拔开了,乔依然的眼泪都落在了顾毅的头上,小小的孩子,感觉凉凉地,好奇地摸着那不属于自己的泪水,好奇望着自己泪流不止的妈妈。

    “那些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不要再跟顾家斗法了,顾澈手上还有着你的把柄,惹急他了,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乔依然抹掉了眼泪,又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就好好的认罪,好好的改造,早点活着出来保护我和小毅,好不好?”

    “他究竟还调查出来什么了?维京群岛的……”

    “总之你不要再想着法子对付顾家人了,”乔依然苦笑着,又很不甘心,“他们对不起你,让我也觉得很不甘心,可是你也的确是犯法了。报仇的事,暂时算了吧,先活下来最重要。”

    “时间到了。”警察带走了陆松仁,他走的时候还大声告诉着乔依然,“依然,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好”,乔依然忍着眼泪,举着顾毅的小手跟他挥舞着。

    这种话还能相信吗?

    曾经顾澈也说过的,可是他做到了吗?

    好像做到了,又好像没做到。

    她抱着顾毅躲在过道的地方哭了会才出去,而刚从监控室出来的顾澈站在门口等着他们母子。

    乔依然跟陆松仁说的那些话让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按道理那些话都是劝陆松仁回头是岸,好好认罪好好改造的话,可他分明就是听出了一种她的无助与孤苦的感觉。

    她还是不够相信他吧。

    等了好一会,乔依然才出来,她什么关于陆松仁的话都没说,直接抱着顾毅上了后座把他放在了婴儿座椅上,又在包里翻了翻说,“小毅今天要去打预防针了,你方便送我们去医院吗?”

    很生疏的感觉。

    原本正要启动车子的男人,此刻就干脆把钥匙都给拔下来了,他的不悦是昭然若揭的。

    不想关系闹得太僵,乔依然又望了望那车上的时间表,“都十点了,你还不回公司吗?”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顾澈冷冷地吐出了这几个字,她今天总是动不动就引爆他的情绪,然后又在他快要发火的时候又解释着,让他的火气没处发。

    “那去医院吧”,乔依然看也没看顾澈,而是低着头温柔地给顾毅擦着口水,“小毅,你现在的口水接下来都可以给你当洗澡水了。”

    心里堵得慌的男人,听到这话,憋着笑,沉声对着后视镜里的她命令着,“安全带系好。”

    她照做,但是就不跟他说话,让他心里更加不爽快了。

    一个喋喋不休的女人,是为了什么会变得沉默不语,他很明显就觉得她在躲着他。

    一直闷闷不乐开着车的男人,动不动就盯着后视镜里的她,然而她不是望着窗外,就是望着顾毅,就是不看她,要知道以前的乔依然,只要他回头就可以看到她花痴的崇拜状。

    再看看现在,她分明就是厌倦了他。

    心里不痛快的男人,到了医院就直接抱着儿子阔步朝着医院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后面收拾着东西,待她好不容易赶上的时候,他背对着和她,冷声道,“你回去开会,关于山里的蛋糕还有食品方面的。”

    “啊?现在吗?怎么早点没通知我啊?”乔依然当然不想现在去了,毕竟顾毅是个胆小的孩子,他打针的时候会哭好久的,没有她的安抚,她怕他会哭到呼吸不顺,“等儿子打完针,我再去,行吗?”

    按道理顾澈肯定是会同意的,可是眼下他就是故意挑起这件事的,这个会压根就没有要现在开,他就是看不惯她这样子待他淡淡的。

    换句话说,他就是在找借口让她多跟他说话,甚至让她多看他几眼。

    至始至终她都是望着顾毅,都不拿正眼瞧他,所以他也就能更加坦然地否定了。

    恋恋不舍的乔依然,只好把婴儿包交给顾澈,上了的士车,她趴在那玻璃窗上看着顾毅的那可怜样子,让顾澈看得越发的不高兴了,他垂眸望着小小的孩子,“儿子,你妈妈她是不是很欠扁,很欠收拾了。”

    想通了他的心也能冷静下来,但是他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冷不丁又去找郑彦了,她心里的苦闷难道就不能跟他这个丈夫好好说说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