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不自信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769章 不自信了

    “大嫂,你这样对我和外婆还有我妈都不公平,我们又不姓顾,你究竟要这样别扭到什么时候”,蔡媛媛早就想说这句话了,就是碍于没有单独的机会。

    看着乔依然发着呆不回答,蔡媛媛又问,“你明明还是爱着阿澈哥的,为什么就不能把那些改变不了的事情先放一放呢。”

    “爱是需要双方的,”乔依然不想深入的讨论这个问题,就拉着蔡媛媛练习了起来。

    “难道阿澈哥不爱你了吗?他就爱过你这么一个笨女人,我替他觉得亏”,蔡媛媛有些赌气地做着手里的活,还不时偷瞟着乔依然。

    很显然,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视频拍摄的很顺利,乔依然临走的时候,还跟她的蛋糕老师简单讨论了一下她想创立一个专门不含乳糖的蛋糕品牌。

    碍于时间太晚了,他们约着以后再谈。

    漆黑的街道上,蔡媛媛一边开着车一边跟乔依然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乔依然,不是我说你,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为顾毅想想啊,你这样别扭着,他长大了,问你,你怎么说呢?”

    “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解决眼前的事情,”乔依然因为昨晚没睡,今天又一直在忙,现在觉得很困,就那么在副驾驶室上睡着了。

    车子开到他们新居楼下的时候,蔡媛媛正准备拍着她脸叫醒她,可她看到了顾澈在外面对着她摆手,又让她开车门。

    顾澈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就盖在了乔依然身上,这才拦腰抱起了她,朝着家里走了去。

    她总算有点重量了,抱在手上不再是以前的像纸一样轻了。

    他的怀抱很温暖,熟睡的乔依然朝他怀里使劲缩了缩,还露出了孩童般地笑容。

    “宝贝”,顾澈放下乔依然的时候就那么侧躺着看着她,抱着她。

    回到s市的这短短几天,他觉得他们之间很少有这种温馨静谧的时刻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乔依然,不停手脚上下动着,穿着衣服睡着,她始终是不舒服的,“媛媛,到家了吗?”

    她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而身下不是硬硬的座椅,而是家里柔软的床,她摸了摸身边,发现了一个温和的身体。

    嗅着熟悉的味道,淡淡的薄荷味,还有着久违的烟草味,她就知道是顾澈了。

    她很刻意地就往一旁挪了挪身子,又坐起来了,“我去看看儿子。”

    “啊”,她直接被带入了一个温暖又硬实的怀抱,“他睡得很好。”

    “哦,那我去洗澡再来睡觉了”,乔依然就很想躲开他,心里还记挂着他昨天不抗拒高雅澜的拥抱,还含情脉脉看着她。

    “老婆,对我有什么不满,就发泄出来,不要这样憋得难受,我会想办法让陆松仁少判几年的”,他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这个了吧。

    “谢谢你”,乔依然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帮忙减刑,毕竟让陆松仁坐牢的证据大部分是由他提供的。

    不想听她说这种话,顾澈吻着她耳根,“我们好好谈谈,心态平和地好好谈谈。老婆,你知道你每次对我竖起刺的时候,我心里有多难过吗?”

    把她翻了个身,把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他紧紧搂着她,“我宁愿你说出来你恨我,我也不要你冷淡地对我。”

    一直自信不可一世的男人,在黑夜里说出了这种几近于乞求的话,乔依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她捶着他胸口,“我讨厌你。”

    嘴上说着讨厌他,可是手就是死死拽着他的衬衣,心里的委屈摊开了来讲,她也顾不上其他的担忧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生完孩子后腰粗了,人更加啰嗦,嫌弃我老了,丑了。”

    虽然她才23岁,可是她现在比以前没孩子以前胖了足足15斤,肚皮上的肉也松弛了不少,尽管高雅澜年纪大,但是她还是风韵犹存,依旧优雅如画。

    她没说几句话就哽咽了起来,哽在胸口的疑问,也没有办法问出口了。

    她戳着他的胸口,被他的衣领越扯越紧,望着他,可是她不敢把质疑说出来,就那么接着外面的月光和路灯看着他的双眸,在心里咆哮着,“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就是见高雅澜了,你还让她抱你,我就算很偶然碰见童哥哥,我都会很注意跟他保持着距离。”

    “你凭什么要在婚内就背叛我,你对我再好,也抵不过你在外面有人了。”

    看他嘴角蠕动,乔依然直接抬起了头,对着他的唇就咬了下去,这个男人就只能是他的。

    女人生完孩子后的顾虑,他倒是只在书上看到过,可他还没想过乔依然决然也会有这种情况,他对她的迷恋,难道她都不知道吗?

    男人让女人能完全相信她自己魅力,所以他霸道地抱着她翻转了过来,“宝贝,你想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

    死死拽着他脖子的女人,就要在她身上露在外面的那块地方做下属于她的记号。

    然而他的头越来越下,吻到她生孩子的疤痕时,很虔诚一点也不嫌弃,就轻轻吻着那块疤还有她松弛的肚皮。

    “不要,你回来”,乔依然伸出手就要遮挡住那块让她最没有自信的地方。

    紧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交扣之后,他又吻了许久,一路向下,吻得她全身都觉得别电击中了一样。

    她的手抓着他的头,想让他别再这样了,可心里的那些虫子咬着她,发出了让男人格外高兴的声音。

    许久,当两人之间已经是负距离了,乔依然紧紧咬着唇,不发出声音,他才抬起头,俯身望着她,“宝贝,是为夫老了吗?都听不到你黄鸣鸟一般的歌声了。”

    掰开她咬着唇的嘴,那连绵不断的声音,从她口腔里放肆地出来了,惊得乔依然就想坐起身逃跑算了。

    “哼”,男人鼻息间的满意的声音肆无忌惮地发出来了,他把她上身彻底抱起来了,“老婆,你懂得还挺多的。”

    只觉得身体都要被穿透的女人,恨透了他这张嘴,直接抱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薄唇咬了上去,在他这张毫无底线的嘴里翻江倒海了起来。

    像是得到某种鼓励的男人,不由得抱着她加速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