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山上被抢-私人婚-
私人婚

第77章 山上被抢

    整个顾家的人都很着急,时辰快到了,为什么顾澈还不出现。

    甚至连乔依然也期盼着顾澈赶快过来吧,毕竟爷爷对奶奶那份心意着实让她很感动,她也不希望错过吉时。

    唯独只有施艳一个人嘴角浮出了笑意,但她很快收敛住了她的笑意,假扮着着急的模样不动声色地走到乔依然身边,低声道,“跟我来,阿澈在那小树林里。”

    施艳挽着乔依然的胳膊,悄悄消失在众人面前。

    “依然,阿澈就在小树林里,不知道是谁让他知道了他爸爸也来了,阿澈就耍性子不肯去山顶了,你看这吉时都快到了。”施艳担忧地望着乔依然说着。

    这个施艳平日里可是莫名奇妙地就讨厌她,对她冷言冷语的,为什么突然待她这么亲昵了?乔依然觉得有些奇怪,“阿姨,您见过顾澈?”

    “见过,我看见他打算往山下走的时候,我还一个劲地劝他别下山,全家人都在山顶等着呢?可他就坐在小树林里不肯上山?”施艳眸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鱼儿就要上钩了。

    “依然,你去劝劝阿澈,阿澈这孩子太倔了,我劝他上山,他不听。你去劝劝,让他别错过了吉时,老夫人生前可是最疼阿澈了。”此刻的施艳极力扮演着她的苦口婆心。

    一边说着,施艳一边带着乔依然走进了那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施艳细心地观察着土路上那不平坦的小路,生怕走了一些不该走的路。

    乔依然有些怯步了,真的要去见顾澈了吗?

    还是单独一个人?

    为什么今日的施艳怪怪的,施艳该不会已经知道了她和鸭子先生的事情了吧?

    施艳会不会把她和鸭子先生的事全都告诉顾澈了吧?

    每往前一步,乔依然就觉得步伐更加的沉重了,她咬了咬下嘴唇,脚上犹如负载了千斤重担,步履艰难。

    “依然,阿姨还没机会感谢你撤销案件呢,要不是你撤销,阿姨现在还在拘留所呆着。”施艳见乔依然慢吞吞不想前进,生怕乔依然调头就走

    她立马套近乎打着感情牌,“上次的事情,都怪阿姨。阿姨跟你说对不起。为了赎罪,阿姨可是只把阿澈在这里的消息告诉你了。阿澈就在前面那颗大树下的休息椅上坐着。”

    乔依然顺着施艳手指的方向望了去,那边全是枝繁叶茂的大树,透过树的缝隙,乔依然的确看到了一个依靠在休息椅上的人,“他……他就是……顾澈?”

    “嗯,快去吧,劝劝阿澈,我现在先上去给老爷子汇报汇报,免得他干着急。”说完,施艳用力地把乔依然推到了那休息椅跟前,又朝着树林里某个方向做了个向上的手势。

    休息椅上的人是背对着乔依然的,她望着那个垂着头的男人,不知道该如何启齿,她手心里因为紧张全是冷汗。

    树林里想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乔依然回头望了望,她还没看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感觉手上的包被人抢了去。

    “把钱都拿出来,快点。”一个带着黑色线帽只露出一双凶狠眼睛的男人,此时正拿着一把长长的西瓜刀挥舞在乔依然的面前。

    “你……你……干什么?顾澈,救我。”乔依然朝极力朝休息椅上退着,她大声的呼叫声却一点也没有吸引住男人的回音。

    那黑帽男人哈哈大笑着,“一个稻草人而已。”随之,那锋利的西瓜刀挑起那个稻草人脑袋,活生生把稻草人给甩下了山谷。

    稻草人下坠的风声听在乔依然耳朵里,麻麻的,吓得尖叫了起来,“啊……不要,我……”

    “你不想跟那个稻草人一样的下场,识趣点,赶快交出你的包。”黑帽男眯起双眸,长长的西瓜刀重重地拍打在乔依然露在外边的胳膊。

    很快,乔依然那白皙的胳膊上就浮现了几道红色的印记。

    乔依然被吓得纹丝不动地愣在原地,她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手里的包也掉落在地上了。

    “拿来,臭娘们。”黑帽男用西瓜刀挑起乔依然的包,贪婪地把里面的钱全给拿出来之后,就把乔依然的包扔进了山谷。

    她以为黑帽男拿了钱就会马上离开,她低着头盯着她自己的脚尖,因为害怕,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可那黑帽男的鞋子却朝她步步紧逼着。

    “你……你……想干嘛?”钱都已经给劫走了,他该不会想劫色吧?

    乔依然低着头往后退着,双手抱着自己,她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发着抖,“你……别乱……来……我……家人……”

    她只觉得脚下突然像是踏空了一般,“扑腾”一声重响,乔依然掉进了一个陷阱,“救我”,乔依然朝大声呼叫着,她朝陷阱外的人伸出手。

    可陷阱外现在压根就看不见任何一个人,只有树叶被风吹得哗哗响的声音。

    “救我,救我,阿姨,阿姨你走远了吗?我掉进陷阱了?”乔依然大声呼叫着。

    这个陷阱足足有两米高,陷阱里面压根就没有任何可以自救的东西,乔依然慌了,她手机又被那个黑帽人给扔了。

    现在该怎么办?乔依然费劲全力在陷阱里蹦跶着,希望有人路过能看到她,听到她的呼声,“救命啊,有人掉进陷阱了。”

    时间还太早,压根就没有路过的人,能听到乔依然呼叫声的就只有栖息在树枝上休息的小鸟。

    “谁来救救我?鸭子先生,你在哪里,能不能来救我?”乔依然朝着小鸟挥舞着她的手臂,“小鸟,小鸟,你能不能去通知别人来救救我,我要出去。”

    那群小鸟叽叽喳喳了好一会,才飞走。

    “救命啊,小鸟,你们记得找人来救我。”已经喊道嗓子都哑了的女人,现在没力气朝外蹦跶挥舞手臂了,她坐在陷阱里面喘着气休息着。

    “蠢。”一个宛如大提琴般低沉的男声在乔依然头顶响了起来。

    是人说话的声音。

    有救了,总算有人来救她了,她兴高采烈地抬起头,入目是站在陷阱外那个宛如天神降临的男人。

    男人风度翩翩的站在陷阱外,他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半跪在陷阱外,朝乔依然伸出精壮修长的手臂,“把手给我。”

    在男人身后,调皮的太阳也偷偷跑了出来,金黄色的光洒在男人身上,给男人增添了一层夺目的光晕。

    :今天会有加更!因为话说一半,好难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