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我可以让他不坐牢-私人婚-
私人婚

第773章 我可以让他不坐牢

    之所以会选择怡悦大酒店,是因为这里是自家的地盘,不会出事。

    乔依然来的时候还专门跟大堂经理打过招呼,“待会万一我被人挟持或是威胁,记得马上要报警,不能让人带走了我。”

    “太太,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保证您的安全,是有不法份子跟着您吗,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报警。”

    “不用,我还有点事要谈。”

    大堂经理立刻就通知了片区的警察加强了巡逻,他生怕这个矜贵的总裁夫人出意外就赶紧跟顾澈汇报了。

    顾澈沉着眼眸转了转,死死盯着手机,那上面压根就没有乔依然的来电,她怎么有困难,不是第一时间想起了他。

    顾不上那些了,他吩咐了暗中保护乔依然的保镖,他也害怕出个什么意外,就赶了过去。

    待他到了时候,就看到了乔依然跟白海正在靠着窗边显眼地方谈着什么。

    乔依然淡定地搅拌着杯子里的牛奶,她不时望望窗外看着有没有可疑的车辆,保安是不是随处可见。

    “你找我来干什么?不会是想跟我在这里喝东西晒太阳吧,我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子要喂”,乔依然若无其事又有些鄙夷地望着白海。

    习惯了乔依然没什么头脑的样子,倒是不习惯她这样对他敏捷防备的样子。

    白海望着她右脸颊一会,才出声,“你要怎么才会离开顾澈?”

    生完孩子还没完全恢复身材的乔依然,她那微双的下巴,还有她的侧脸,简直和婉仪是一模一样了。

    所以,白海一时之间竟然忘记要问他此行约见乔依然的目的了。

    “呵,你现在不用帮陆松仁做事了,直接说你的目的吧”,乔依然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她对他的厌恶是呼之欲出。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白海给抓住了,“到我身边来,顾澈能给你的,我都可以,我甚至可以让陆松仁不需要坐牢,只要你来我身边。”

    “呦,这又是演的什么戏码,我缺男人吗?顾澈是对我不好吗?我干嘛要跟你在一起,神经病,”乔依然直接把那滚烫的牛奶朝他头顶给浇了下去,又把被子砸碎在桌面上了,拿起一块碎片就对着他手背上划了去,她冷笑着,“还舍不得放?”

    看着越来越多的保安逐渐靠近,白海不得不暂时松开了她。

    “太太,需要报警吗?”

    “不用,我可不想坐牢,你们去忙吧,”乔依然又主动换了一张桌子,又朝白海扬了扬下巴。

    望着他手背上的伤口,乔依然让服务员去买创口贴了。

    “怎么?还想把我当以前一样耍,一样欺负,一样放去火堆烧吗?”他们给陆松仁的那些算计,她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长得再想,毕竟乔依然是乔依然,不是任婉容。

    白海轻笑了几声,又简单说了句,“告诉陆松仁,识趣点,闹崩了,首先最倒霉的人就是他。跟他说一声,阿黄带的口信,我们不接受。”

    “知道了,没什么营养”,乔依然起身就拿着包走了,她的步伐很缓慢,像是在等白海去追上她。

    他那句“甚至可是让陆松仁不需要坐牢”,她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她不想着了他们的道,她必须回去跟陆松仁好好商量一番。

    看着乔依然出了怡悦大酒店,顾澈正在车里犹豫着要不要下去的时候,就听到司机小张叫着,“太太。”

    然后又把车门给打开了。

    刚才乔依然的手被白海捉住的时候,因为被桌上的花瓶挡住了,顾澈是没有看见的。

    “送我去看守所”,乔依然无力地往顾澈身上一趟,跟他撒着娇,“老公,你来了干嘛不出现呢。”

    “你还记得你结婚了啊。”

    这分明就是吃醋啊!

    乔依然赶紧跟他坦白了一切,于是车里的气压就低到她难以忍受的程度了。

    “我都把被子砸碎了,反击他了,我越没让他沾到便宜,他的手还在不停地流血呢,”企图用她的英勇来让顾澈的重心发生偏离。

    然而事与愿违,她的手被他用湿巾纸消毒了好几遍,他仍觉得不够干净,还在不停地擦。

    “老公,人家怎么可能会放弃你,你难道都不明白我吗。”

    “干嘛不让我陪你来,我就不信酒店的保安,还有警察能有我把你护得周全,”顾澈烦躁不安地又给她擦了好几遍手,直到她的小手红通通的,他才罢休。

    “老公的酒店也是老公的地盘呀,我放心,”乔依然的手总算得到自由了,她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冷硬的脸上戳了戳,“我是不是很聪明,我都会长心眼了。”

    “嗯,小白眼狼总算养熟了,总算没有听信别人可以帮陆松仁脱罪,就让我成了你前夫,”他捧着她的小脸,定定地望着自己的小妻子。

    就算变聪明了,变得比以前强势了,但还是透着一股傻到骨子里的劲。

    乔依然眯着眼笑嘻嘻的,“当然啦,我家老公又帅又声明大义,我怎么会休掉你呢。”

    “你是故意打我脸吧,要是没有我,陆松仁现在指不定在外面的世界多快活,指不定那个白海就成了他的新女婿了。”

    他说这话的样子,让乔依然觉得他就像个找大人要糖吃的小孩,有点死傲娇和可爱。

    “啧啧,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瞎胡说的哦,”乔依然“咯咯”偷笑了一下,又依偎在他怀里,坦诚地说着,“我的确是在心里怪过你,如果不是你收集那些陆松仁的证据,他可能就不要坐牢了。”

    “然而,他是蛇头,他是在法律上就是犯罪的,无论这次的事情是谁陷害的他,无可厚非需要重视的一点就是如果他做的是正当的生意,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这个话题,他们之间还没有这么坦诚地谈过,顾澈有些吃惊于乔依然那一根筋的脑袋能想通,反倒让他有写愧疚了,“抱歉。”

    如果不是陆松仁一而再而三在背后做手脚破坏他和乔依然之间的关系,他也不会下那么大的决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