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不愿白白接受-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0章 不愿白白接受

    “你是什么意思?”乔依然倒是没认真思考过,陷害陆松仁的人是谁。

    甚至她有时候觉得是陆松仁不想坐牢故意编出来的理由。

    “砰”地一声,顾澈下了车,他又绕到乔依然那边给她打开了车门,单手扶在车框上,另一只手又扶在车门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白海和任鹿颂不是你表面看到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被他这样一解释,就越来越糊涂的乔依然,歪着头看着顾澈,吃惊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给我下来,马上要开市了,距离陆松仁想要的股份还差点,”顾澈朝她伸手,乔依然这才木然地握着他的手下了车。

    “老公,我怎么觉得这好像是一盘很多大的棋啊,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是不是有很多人想要陆松仁死,”惧怕的乔依然还四处张望了起来。

    那些阴暗角落里,那些过路人的样子,怎么看就怎么觉得不对劲了。

    对自己小妻子这种的胆小如鼠的样子,顾澈也是觉得好笑,又心疼,直接牵着她的手,破颇为自信地说着,“你男人不会让你出事的。”

    不过她刚才这么一系列的反应也给顾澈提了个醒,乔依然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这个消息一旦让陆松仁那些隐藏的合作伙伴或是竞争对手知道了,对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处,说不定能引来不必须要的麻烦。

    “嘿嘿,”乔依然不由自主地就抱紧了顾澈的胳膊,“土豪,我抱你胳膊。大树底下好乘凉,嘻嘻!”

    她现在的傻笑样子压根就没有一点方才害怕的模样她了,好像刚才害怕事假的一样。

    今天股市开盘的时候,顾澈和乔依然是坐在了交易所的超级vip的会客室里,也是乔依然第一次见到抄盘手的现场操作。

    顾澈冷静地分析着那些股市花花绿绿的图,又不停跟手下的人画着图,跟他们讲解着要如何包抄,反抵。

    反正这些乔依然都不懂,她只看到了宅厚集团的股票正在一点点变低,不到下午开市,就已经跌停了。

    看到跌停的图,顾澈和那群人的忙碌程度相反变得更忙了。

    正指着宅厚集团这几天的股价图,顾澈点了点那上面的最低价格,“你们怎么看?”

    “顾总,这里不是美交所,股票跌停也只有十个点,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担心宅厚集团申请停牌,到时候就没有这么容易在股市行上获取这么大分量的股票了。”

    “raymond,你这个建议中规中矩的,不足以让我们以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利益。不过顾总,凭借您爱在股市上狙击的个性,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他们所说的这些,顾澈都知道,然而他觉得事情可能不会如想象中那么简单,时间是个关键点,同样现金也是个主要因素。

    他的手指在电脑屏幕上,点了点,又询问清楚了他们手上现在的股票量,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做了个决定,“保险一点,至今宅厚集团还有一个隐藏的股东是我们都没查到的,就按照raymond说的,再私下去找找宅厚的股东。”

    “我们懂了。”

    那行人立刻就露出了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他们离开之前,raymond忍不住感叹着,“顾总,我们很多年都没有狙击过哪只股票了,这只股票又让我们束手束脚的,不够过瘾,期待以后更过瘾的挑战。”

    随后他们跟乔依然打完招呼,就走掉了。

    那一个个穿着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都身材高大,单手拎着公事包和电脑,他们脸上都洋溢着自信又骄傲的笑容,一如好莱坞电影上那些华尔街的精英们。

    他们中的有个人一直沉默的,但是看起来很是眼熟,乔依然一直盯着他,一直到看不到他,她才把视线转移到顾澈身上了。

    “老公,为什么他们有个人跟我们公司的股东长得好像,”乔依然慢慢移到了顾澈面前,他正在打印着文件。

    “眼睛倒是不瞎,他们都是我投行公司的人,你觉得眼熟的那个就是经常去dl开会的那个,有了他,你想罢免我还有点困难的那个,”顾澈瞅着那字面上出来的字数,他并不满意,这些虽然已经达到了陆松仁的预期。

    好端端的怎么又旧事重提了呢,乔依然坐在他对面,耷拉着头说,闷闷地说,“我那时候不是误会你想跟我离婚,又跟我抢儿子吗,都过去了,不许再提了啊。”

    “呵,还敢命令我了,”顾澈把那一叠资料直接甩在了桌上,“你也不怕这些股票,我一点也不给你。”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的人都是我的啊,”乔依然端着下巴认真望着顾澈,笑意盈盈的。

    “下午,等法律文件……”

    他的话还没说完,乔依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来自于阿黄的电话,“小姐,你们现在还在股票交易所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乔依然狐疑了,她皱了皱眉头,这种被人猜中行程的感觉好怪,但随之想起了阿黄当时在火场的时候,为了护住她而被烧伤的事情,她心里的防备也消减了不少,“哦,我知道了,是陆松仁要你来的吧。”

    她又瞟了瞟顾澈,嗯,他们现在有所合作的。

    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乔依然就和顾澈一起朝外走着,顾澈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满意,“你总算学会了戒备心。”

    “谁愿意要这种动不动就对身边人起疑的能力,烦死了,我有时候甚至连……”她适时地刹住了车,差点就要说连顾澈都怀疑了。

    她的话没说完,不代表顾澈就理解不了,他微笑的样子让乔依然毛骨悚然了起来。

    “阿黄还在等我们呢,我们赶紧下去,”乔依然赶紧没命地朝楼下跑着。

    阿黄带来了三个写满了泰文的地契,“小姐,这个地契是之前老大送你的,但是现在情况特殊,老大就只好用地契来换股票了。这是转让的法律协议,在律师的见证下,你和顾先生签个转让协议就可以了。”

    阿黄又对顾澈说,“等顾先生把股票转给我们家小姐,再签转让地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