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为了他安全,所以-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章 为了他安全,所以

    分不清是太阳的光太灼人,还是太感动了,被拯救出来的乔依然在男人怀抱里滑落了几滴泪水。

    “谢谢……”乔依然低着头不去看男人,但是她的心却是止不住的“扑通扑通”乱跳着。

    他们的距离是那么进,她用双手护着心脏的位置,生怕被男人听到了她那不矜持的心跳声。

    “猪都比你聪明。”男人清冷的声音在女人额头处责骂着,他细心地给怀里的女人清理着头发上杂乱的树枝。

    乔依然嘴上想反驳,但是心里已经被男人拯救他的甜蜜与感动占满了,她嘴角含笑双颊绯红,小声问着,“你不是走了吗?干嘛又回来了?”

    “嗯。”男人不耐地应了声,他在山下的时候收到了一则匿名短信,短信内容就是乔依然掉入了天成阁小树林的陷阱了。

    他便不放心地来看了看,却看到了他这个傻乎乎的小妻子正对着树上的鸟儿求救。

    “鸭子先生,你赶快走吧。我下来这么久了,顾家的人万一来找我,发现了你,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乔依然关切地望着男人。

    她很是舍不得离开这个男人,可是理智让她不得不考虑到男人的安危,她那个传说中像个恶魔的老公,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她跟鸭子先生的事情,他能放过鸭子先生吗?

    一个能把自己爸爸逼得穿上道袍混在风水师中的男人,一定不好惹。

    “你呢?”男人喉结微动,骨节分明的大手游走在女人细腻肌肤的脸上,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因为担忧而皱了起来。

    蠢女人,怕个屁,你男人在你身边,还怕什么怕。

    “鸭子先生,你赶快走,顾澈就快来了,他是个超级恶魔……”乔依然紧张地向四处张望着。

    死女人,眼睛瞎了是不是,他是哪里像鸭子,某个男人似乎完全就不记得他曾经否认他是顾澈的事实了。

    男人眸光深邃,眸底蕴藏着晦暗不明的怒气,“乔依然,你猜顾家的人见到我会不会很开心?”

    “你……你……真不怕死。”她又怎么舍得他上去送死呢,乔依然着实不明白这个鸭子先的大脑回路了。

    一个鸭子,被顾澈的后妈包养,又跟顾澈的老婆产生了感情,现在还想去山顶见顾家人。

    疯了,乔依然觉得鸭子先生一定是疯了,她咬了咬下嘴唇,她不能让心爱的鸭子先生去送死。

    她垂眸望了望她刚刚出来的陷阱,还有男人因为救她沾满灰尘的裤管,她艰难地挪了挪脚。

    男人距离陷阱口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

    女人的小脑袋瓜抬起来望着男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那模样可怜极了,用着比平时更加软糯的声音哼唧了起来,“我的脚好像扭伤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那刻男人坚硬的心突然软了下来,他着急地拉过女人的腿,脱掉了女人的鞋子,“上山穿什么高跟鞋,摔死你也活该。”

    “对不起,鸭子先生。”乔依然在心里忏悔着。

    男人捧着她的脚,一边按压着她的脚,一边细心观察着女人脸上的反应,“这里疼吗?”

    此刻的他并没有任何防备的心理。

    “疼,疼,全部都好疼。”乔依然黑如葡萄的大眼睛忍不住不停地眨着眼睛。

    还好男人正低头细心给她揉着脚,一旦他抬头就能发现乔依然那不极不自然的撒谎表情。

    乔依然咬着嘴唇,支在地上的手突然抬起来,使出浑身的力气把男人往后退,她的脚也跟着手上的动作一样,把男人往后踹。

    “扑腾”,一声巨响回响在山谷里,男人被女人推进了陷阱了。

    “乔,依,然。”猛然摔进陷阱的男人,优雅地起身,错愕之余全是蓄势待发的怒火。

    做错事心虚的女人,穿好鞋子之后,朝着男人鞠躬致歉,“鸭子先生对不起,你不能去山顶。”

    很快,女人那抹娇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他视线里了。

    真是个喂不熟的小白眼狼,顾澈愤恨地铲了铲地上的土。

    当乔依然慌慌张张跑回到山顶的时候,离五点还差十五分钟,可顾澈还未到。

    焦急的顾思楷看着乔依然是只身一人回来的,带着失望的眼神问着,“阿澈呢?”

    “现在吉时都快到了,阿澈这孩子居然还不来。”顾思楷苍老又焦躁的声音继续说着。

    还不等乔依然回答,施艳就率先出声了,“依然,我刚才在山腰处看见你和阿澈在吵架,怎么吵完了,你回来了,他还没来。”

    “我,我没……”压根就没看见顾澈,乔依然茫然地望着施艳。

    隐约之间,乔依然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是为什么。

    施艳给她指的那个人压根就不是顾澈,而是稻草人。她刚刚明明就是遇上劫匪还落入陷阱了最后被鸭子先生给救出来了,压根就没见到顾澈。

    施艳又冷不丁蹦出一句,“我好像还听见你跟阿澈说他爸爸来了。”

    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怨怒地盯着乔依然,连一向对乔依然慈祥的顾思楷此刻也是严厉又责怪地望着乔依然。

    唯独只有顾谦抿着唇憋着笑,对着乔依然竖起了大拇指。

    太阳越升越高了,可顾思楷周身散发出的低气压,让众人还是冷汗涔涔

    “老太爷,大少爷没来,那老夫人的骨灰盒谁来放。”夏管家依旧是那么镇定自若地望着被怒气包围的顾思楷。

    “阿澈娶得是什么女人,怎么这么不懂事。”顾澈的姑姑嘟囔着。

    莫名被众人误会的乔依然,只好暗自咽下这委屈,谁让她老公不出现呢。

    “爷爷,要……不,我帮顾澈放奶奶的骨灰盒吧。”乔依然小心翼翼提议着。

    顾思楷摸了摸胡子沉默,施艳倒是不淡定了,使劲地把乔依然推到了一旁,乔依然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了地上,她被一个浓郁香水味的男人接住了。

    “大嫂,小心。”顾谦把乔依然扶稳之后,又吹散了乔依然脸上的灰尘,那轻浮的动作让乔依然连谢谢都不想说。

    “你又不是明媒正娶回来的,你是外人,就算阿澈不来,也轮不到你,还有我阿谦在呢,你瞎起什么哄。”

    施艳极度不高兴自己儿子搀扶乔依然,“过来,准备把奶奶的骨灰盒放新墓地去。”

    “大少爷来了。”夏管家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喜悦。

    顾澈来了?她要怎么办?她好想躲起来。

    乔依然双手绞着手指,她低着头,看到了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朝她靠近,那身上还有她熟悉的混合着薄荷味的烟草香。

    :见过这样坑自己老公的傻妞吗o(n_n)o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