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以牙还牙-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1章 以牙还牙

    陆松仁的本意是太明显不过了,他无非就是要跟顾澈撇清界限,他找顾澈帮忙了,他付钱。

    这是不愿意欠顾澈的行为,也是不愿意承认顾澈这个女婿。

    “我有事先走了,”顾澈看了一眼乔依然,她正瞟着那些地契。

    “阿黄,这些都是要给顾澈的吗?我先签字好了,反正下午股票就会到我名下了,”乔依然朝那个皮肤黝黑的律师伸出手,然而那个人却看着阿黄的眼色,笑了笑,就把文件给合上了。

    “小姐,你们有事就先走吧,下午我们再见面,”阿黄心里可是谨记陆松仁的教诲,一定要见到顾澈把股票转给乔依然才能转让地契。

    “好麻烦,顾澈说给我,就一定会给我的,”乔依然觉得事情不需要那么麻烦,可看着顾澈的司机正站在车后座,眼巴巴望着她,就等她上车,她就欲言又止地跑上了车。

    车里,顾澈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他正在看着一份英文的财经报纸。

    坐在一旁无聊的乔依然,认真地望着他,终究是憋不住话,她直接倾倒了很多话,“当时我从婚礼上逃走了,就跟他住在一起,她把他名下s市的资产全部给我了。我当时很不想待在s市了,我想要他带我走,可是他不同意当时走,他为了表明他迟早会带我走的决心,就把芭提雅,曼谷那边的好几个度假村和别墅的产权全部过户到我名下了。”

    “具体估计价值我不知道是多少,我不确定能不能够这次你帮他买股票的钱,但是不够的部分,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只见那报纸突然就被顾澈给揉成团了,他朝脚下扔了过去,“他把我当外人,你也把我外人?哼,我要钱,就不会帮他了,我直接吞了这些股票,再大肆购买一些,我就又多了一个集团。”

    “我缺你们那点钱。”

    他那凶狠的眸光像是刀子一样削着乔依然身上的肉。

    她不安地低下了头,又把地上的报纸给他捡起来,摊平,把那皱巴巴的地方用手轻轻抚着。

    感情他是为了这个生气啊,乔依然还以为他又是怎么了呢。

    她把那平整的财经报纸拿在手上,装模作样地阅读起来,语气轻快,“可是老公,他毕竟做了那么多破坏dl的事,为什么这个钱我们不能要呢,我还是他亲生女儿呢,他的钱反正最后也是我的,我们该拿就得拿啊,最好把他给榨干,这样看他以后还怎么兴风作浪了。”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老公,你看那么多财经报纸有什么用,你居然连亲兄弟明算账的道理都不懂,还想着要做赊本生意。”

    对她这种歪理,顾澈倒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脸上依旧是阴云密布,“你要敢在那转让协议上签字,你就别想着你的右手以后还能正常写字了。”

    “那我借机可以学习用左手写字嘛,”乔依然偷笑着扬起了左手,还做了个握笔的手势,“怎么办?我宝宝的宝宝也这么笨,我又这么笨,我的顾毅以后长大了会不会也不聪明。”

    “你是不是存心想跟我作对,每次谈到这种敏感的话题,你就给我没个正形,”顾澈扭着头望着窗外。

    他心里越想,又觉得好笑,“离我远点,我不想染上你的蠢病。”

    然而,某个小女人,压根就不听他的,而是一点点慢慢地朝他靠近,他就越来越往车门边躲。

    可是车子的空间,毕竟是有限的,乔依然最后还是轻而易举地就捕获了顾澈的胳膊,她巴着他的胳膊,一直歪着头去看他脸上表情,“老公,难道你不是跟我一样,非彼此不可吗?”

    “我觉得基于这个基础上,我们其他方面的摩擦和矛盾,都可以慢慢缓解,或是搁浅算了。”

    这个答案倒是让顾澈有些意外了,这小白眼狼之前那一系列的动作和反应,就是无时无刻,一看到风向不对,就要彻底离开他,现在居然就直接说出这么坚定的话,他很满意。

    可是看到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他又忍不住想逗逗她,于是一脸严肃地凝着她,“你倒是自我感觉良好,我什么时候说过我非你不可了。”

    “你别给我说话了不承认,你上次问我‘乔依然,你是不是觉得我非你不可’?”

    “没错,可我没有承认非你不可。”

    “哼,一看你就是小学语文没学好,你问出来的问句,重要的部分不就是在作答者的这边吗,我的答案肯定是‘是啊,你肯定非我不可啊’。”

    乔依然无比自豪又洋洋得意地阐述完,又往他怀里死劲钻着,他脸色也柔和了许多,“小白眼狼发生了物种突变吗?”

    “嗯,变成了一条可爱又赖皮的沙皮狗了,”乔依然说完,就扬起头蜻蜓点水地吻了他薄唇一下。

    虽然那动作很请很快,可是这个密闭的空间还有外人在,顾澈就把后面的挡板给按下来了,这才重重地捧着她精致的小脸,沿着她的唇线慢慢描绘着她的唇。

    “讨厌,够了啦,别再亲了,”乔依然整个人都是涣散地软在他怀里,这种感觉像极了偷着来的举动,她心里甚至有个声音想要更剧烈的进行。

    可顾澈像是一点也不打算结束,直接把手伸进去她衣服里了,这个季节,女人们都只穿一件单薄的外套。

    当粗厚的大手触碰到她柔软,他又动情地握着她的手,俯下头吻着她的唇,可乔依然一直在她怀里逃窜着,但她抵不过邪恶的男人在她身体里逐渐往下的造次,不知不觉地,她鼻息间**的哼了一声。

    “宝贝,你再勾引我,我真的会把持不住的。”

    “明明是你,”她的抱怨直接就被全数吞进了他的口腔里。

    她爱死了这种时刻注意着车子会不会突然停下来,会不会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她逐渐开始回应他了,甚至有些主动了。

    “晚上回家尽兴点,忍一忍,”顾澈把昏睡在座椅上的乔依然给抱了起来。

    望着衣衫凌乱的自己,乔依然想哭死的心都有了,这个男人太腹黑了,他竟然拿她的话来赌她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