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死不承认-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2章 死不承认

    到了陆松仁正式上庭的时候,他直接质疑了检方的证词,只承认他的远航轮只载了货物,那些人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于是审判陷入了僵局。

    “你究竟又想干嘛?”庭审结束的时候,乔依然跑到了陆松仁身边,小声质问着他,“那么证据确凿了,你为什么不认罪,你就那么想被判死刑吗?”

    这就是他的垂死挣扎吗。

    这些都是无畏的挣扎啊。

    罪大恶极的人,就应该让他们被法律教育啊,让他们接受了惩罚,再让他们去死啊。

    “我还没死,把你眼泪给我吞回去,”陆松仁刚强地说着,他便头也不回地跟警察走掉了。

    “陆松仁,你要是就这么死了,我是不会管你的,我让你当个孤魂野鬼,”乔依然小跑着在他身后叫喊着。

    一直默默地在角落里旁听这场审判的顾旬,低着头走到了乔依然身边,“依然,你爸爸吉人自有天相的,他不认罪,应该就是他没做。这都怪我,当年要是不惹事,也不会连累到你爸爸。”

    烦躁的乔依然转头就看到了一个低垂着头的中年男人,“您是……顾叔叔,阿澈的二叔?”

    顾旬愧疚地点了点头,又很抱歉地跟乔依然鞠了几躬,“我对不起你们父女俩,你的婚礼也被我给搞砸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导致这些恩怨纠葛的开端,他就是罪魁祸首。

    按道理,对待这种罪魁就祸首的人,作为受害者的家属,乔依然应该死劲打他一顿,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去跟他拼命,然而,她很无力,陆松仁现在这个样子,她对顾xx并不是那么憎恨地起来。

    毕竟当年把陆松仁逼上绝路的人是顾思楷和宁芳。

    乔依然说不出原谅的话,她沉重无力地转了个身,“再见。”

    等在车上的顾澈把她给扶上了车,又跟顾旬寒暄了一会,把他的私人名片留给了顾旬,“二叔,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找我的。”

    对于自己的二叔,顾澈现在看到他有些唏嘘不已,顾旬一点也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了,整个人就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颓废的不得了,穿得也有些寒酸。

    这样的顾旬,顾思楷就算知道他回到了s市也没把他们一家给接回顾家大宅,这也算是说明老爷子不想原谅这个儿子,也更不愿意承认他们顾家出了一个落魄的子孙。

    顾旬拒绝了顾澈塞给他的支票和现金,他很不自在地把手在裤子上擦了又擦,才又抬起手摸了摸顾澈的胳膊,“我们阿澈也是当爸爸的人,长得高高大大的真壮实。仿佛前几天,我还带着你在后山爬山海里开游艇的。”

    “时间过得很快,二叔,我送您回去吧,”顾澈提议着。

    “不了,我自己骑电动车来了,”顾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似乎不想让侄儿看到他如此落魄,可这些又躲不过他的视线。

    “二叔再见,有空跟我爸多联系联系吧,”顾海峰没有顾思楷那么强烈爱面子,容不得瑕疵。

    回到车里的顾澈,跟乔依然解释着,“跟我二叔聊了会。”

    “嗯,应该的,你过得这么好,你二叔过得不是太如意,”乔依然的视线看着后视镜里那个推着电动车,望着他们车子的中年男人,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每个人如果在做每件事之前,能考虑一下后果,那该有多好。”

    “如果陆松仁不是被逼死,不是被环境所迫,他不是为了要回来报仇,他就像一个普通人生活在s市,那该有多好。”

    “依然,对不起,我替我妈妈和爷爷跟你道歉,”顾澈把车速越开越慢了,最后停下来了,她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又不停地擦拭着脸。

    用力地吸了吸鼻子,乔依然不愿意被他搂进怀里,只是用手捂着脸说,“我只是情绪上来了。我不是想怪任何人。”

    “无论他受过什么迫害,他都不该做错事,是不是?”乔依然拼命地把眼泪往回憋,又挤了一丝勉强的笑容,“我除了是他女儿,还是你儿子的妈妈啊,回去给儿子喂粮食去。他既然死都不肯认罪,我看我也要提前做点心理准备了。”

    一年不到的时间,亲生父亲横空出来,又突然会死掉,她自认为没那么强烈的心脏。

    对于每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们的家里人都是希望他们能长命百岁的吧。

    这种时候说再多的话,也解劝不了乔依然了,顾澈只好从她背后搂着她的腰,让她窝在他怀里尽情地哭,“我想想办法,让他免于死刑。”

    “谢,谢,”乔依然靠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天气温度也越来越高了,s市今年比去年还要炎热许多,才五月中旬,中午就已经有着夏天的酷热了。

    小小的顾毅,也开始穿上了凉爽的夏装了,乔依然望着这个小可爱,心里那些凌乱又烦躁的感觉也淡了不少。

    这天,顾澈一直闹着不肯午睡,嘻嘻哈哈地在妈妈怀里玩着。

    最近晚上睡得不好的乔依然,迷迷糊糊跟他玩的时候,就在床上睡着了。

    可是调皮的小家伙,没有人玩了,就开始捣蛋了,在乔依然身边爬来爬去,又扯着乔依然的头发,还不停地咬着她的柔软,想吃奶。

    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单薄,乔依然在自己房间的时候,也就穿得单薄,但对于小小的顾毅来说,他还不懂得什么妈妈的衣服要怎么掀,就那么隔着衣服咬着。

    当顾澈提早回家的时候,就看了那调皮的儿子趴在乔依然身上跃跃欲试地咬着她那柔软。

    “小流氓,你干嘛呢?”顾澈看着乔依然衣服上湿漉漉的一片,那单薄的衣服透着水,就把里面的画面全部显现了出来。

    她身上穿的是纱织的睡衣,沾了些口水,那副画面有些让他挪不动眼,他不自在地舔了舔唇,也轻轻躺在她身边了,“等妈妈睡醒再吃,儿子,睡觉。”

    那不老实的小孩被爸爸紧紧地抱着,瞪着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