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新的证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3章 新的证人

    “小坏球,再不睡,小心挨揍,”顾澈的余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瞟向她那湿漉漉的一块,他身体的某处也渐渐开始苏醒了,可是碍于这个小家伙在,压根就做不了什么事。

    他赶紧给她盖上了薄毯,这才觉得好受多了。

    被爸爸威胁了的小孩,瘪着嘴,就想哭,顾澈赶紧又亲又哄着,“乖儿子,睡觉觉,睡醒了就有的吃的了。”

    这两父子的打闹和声响,把乔依然也渐渐给闹醒了,她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时候,手就在身边摸着,“宝贝,你在哪里啊?”

    可并没有一下子摸到顾毅,乔依然就吓得额头都冒起了冷汗,连忙就要爬起来去找儿子,生怕他摔倒地上去了。

    可她的身体却一条胳膊给挡住了,“别闹,儿子好绒布容易消停了点。”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乔依然这才回过神来,望着那眼巴巴在爸爸怀里望着她的小孩,她就笑了起来。

    依偎在心爱男人怀里,给两人的爱情结晶喂着奶,乔依然心里觉得很是幸福,“慢点吃,爸爸又不会跟你抢,干嘛一直用小眼睛瞪爸爸。”

    “雄性动物的占有想法,”顾澈笑着拍了拍顾毅的小屁屁,又摸着乔依然的额头说,“陆松仁的律师有新的证人和证据了,他有机会出来了。”

    正笑着顾澈说顾毅的好玩的话,乔依然冷不丁听到陆松仁能出来。

    首先她呆住了,又有一丝轻松,但随之就表情凝重了起来。

    他那些做法明明就是踩着法律的边界,他坐牢倒是不冤枉。

    “高兴地傻掉了?”陆松仁万一出来了,一定不会消停的,他势必还会想尽办法拆散他们夫妇。

    “没有,感觉怪怪的,有那么点高兴,但更多的是诧异,证据那么确凿还能不坐牢吗?”乔依然不解了,她疑惑地望着顾澈,“而且,阿黄他是亲口跟我辩解说陆松仁做的是为大家都好的事情,压根就不该用法律去对他。”

    瞬间,乔依然心里就生出了很多不好的感觉,“老公,我心里好慌,我想去见见他,你说他该不会又想着做坏事了吧,要不然他怎么能有可能出来呢?”

    “我找人去打听了,但是新出现的证词和证人是被全方位保护起来的,暂时还没有音讯,”顾澈轻轻拍着怀里的一大一小,他又感叹着,“你亲爹出来了,你要敢跑,我就给你把腿打断。”

    “那是什么证人呢?”乔依然皱着眉想着,“那个白海明明都被引渡回去了,居然也没有坐成牢,只有任鹿颂一个人去坐牢了,陆松仁又证据确凿还能重新出来新的证供和证人,你说这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啪叽”一声,乔依然只觉得屁股好疼,她委屈地等着顾澈,“你干嘛啦,干嘛好端端地就打我?”

    顾澈把她后脑勺往前一拖,狠狠咬着她的唇,那来势汹汹的吻,很快就把乔依然口腔中的氧气给抽干了,她大脑一片空白,后背也一片酥麻,脚趾头都全部绷紧了。

    他的吻如雨后春笋般地落在她的唇上,一下比一下重,吻得她的呼吸都不正常了。

    出于身体的本能,她只觉得小腹处有什么像是要灼烧了起来,她的手无力地推着他,欲拒还迎的样子让男人更加地强烈了。

    然而正挤在他们中间吃奶的小孩,只觉得妈妈越来越远了,他用力地咬住那能给他粮食的地方。

    “嘶,”疼的乔依然禁不住咬了顾澈一口,他迷离地望着她,又不顾嘴上的疼,直接又低头吻她的时候,被顾毅用小拳头捶得恢复了理智。

    “好疼啊,儿子,你咬我干嘛?”乔依然把那毫不懂事的小孩给抱远了点,顾毅就直接咧开嘴哇哇大哭了起来。

    现在的顾毅,门牙已经长出了几颗,哭得时候,那门牙上还有着一点血丝。

    发生了什么,顾澈一眼就明白了,他接过来,又拍着他小屁屁,“欺负妈妈的后果,就是这样没粮食吃了。”

    “都是你,好端端地亲我干嘛,我要盯着他,就不会被他给咬伤了,烦死了,”乔依然都来不及顾忌伤口,就忍着痛要接过顾毅,“他中午没吃多少,我用另一边喂他,你这次别再碰我了,这两边都被咬伤了,他饿的难受,我会憋得难受。”

    疼的那边压根就不能穿衣服,只要一动就会跟衣服接触到,蹭的还疼。

    “就该饿他一会,让他长点记性,”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忍着疼还给那臭小子喂粮食,他心疼地不得了。

    “男人在饿的时候会讲道理吗?”乔依然不悦地瞪了一眼顾澈,又用脚踢了踢他,“你给我下去,儿子就是继承了你这种不讲道理的性格,才咬我的。”

    觉得冤屈的顾澈,乖乖地下了床,就跪在床边看着那刚刚使了坏的小孩,“我来盯着他。我什么时候不讲道理了。”

    “哼,你每次那什么什么时候,我说疼,你哪次听过我的意见,”乔依然被他盯得烦躁不安,“你去问问云姨这要涂点什么,应该是不能涂药的,这样伤着也没办法给儿子喂啊。”

    “我今天会听的,”顾澈起身,捧着她的额头疼惜地吻了一口,“我肯定比儿子知道分寸,我牙齿比他还要坚硬,我什么时候又像他这样弄伤了你。”

    “走开啦,流氓!”

    红着一张快要滴出血的脸,乔依然赶紧背对着顾澈,又哄着怀里的小孩,“你爸爸就是个老不正经的,我们都不跟他玩才好。”

    乔依然带着口罩去医院简单处理了之后,就更加责怪着顾澈,“都是你害的儿子粮食都少了一半。”

    “老婆,我是心疼你,给你放个假呢,”顾澈也着实有些懊悔,他们的顾毅因为是早产儿的关系,为了加强他的抵抗力,现在都没吃过母乳以外的食物。

    “烦死你了,走,我们去给儿子挑点奶粉,”乔依然擦过他的身体就一个人往前快步走着。

    勾了勾唇的顾澈,立刻上前,捉住她的手,“奶粉,我让人送去家里就好了,我送你去见陆松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