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不想赴福鸿门宴-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4章 不想赴福鸿门宴

    陆松仁谢绝了见乔依然,还让人带话,“不用担心他。”

    她越想越不对劲,再回去的车上不停地跟顾澈抱怨着,“他为什么就不能安安稳稳地接受认罪了,非要去想那么多歪心思,阿澈,你这次难道一点风声也没有收到吗?”

    “最近消息是有国外的证人出现,他们都是受特别保护,我们很难去接近,”顾澈脸上虽然是平静的,但是他心里早已风起云涌了。

    在陆松仁二审的时候,那位新证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出来,是一位越南籍人士,被国际刑警给抓住的。

    出现了新的证人,而这个新证人明确表示了,他跟陆松仁之间一向只有商品往来的贸易,是他私下给陆松仁远航轮上载了人。

    陆松仁当庭被无罪释放,他没有太激动的表情,好像这一切是他应得的一样,但乔依然就明显地不高兴。

    重新获得自由的陆松仁被阿黄和顾旬簇拥着,乔依然站在不远处望着他,她不停地摇了摇头,“不应该是这样的。”

    “傻女儿,一切没事了,走,我们吃点解晦酒再回家去,”陆松仁朝乔依然走进了,抱着愣在原地的她,“我的孙子呢?赶快带我去看他。”

    乔依然瞄了瞄周围的人,又小声质问着陆松仁,“你明明亲口承认过是你帮人去国外务工的,你怎么可以当庭推翻证供,你别执迷不悟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做了的坏事,迟早会被人发现的,趁着现在才宣判不久,你去自首。”

    他花了那么多精力才能自由,让他去自首,显然是不可能的,陆松仁扯着她往外走,压低着声音,咬着牙说,“你有什么证据,我说我没有说过,警方能相信你吗?”

    诧异的乔依然,不高兴地抽回了她自己的手,“你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我觉得我完全不了解你,你是魔鬼。”

    说完,她就跑掉了,直接上了顾澈的车,让他赶紧给开走了。

    阿黄机灵地马上去跑去开车了,当陆松仁上车的时候,阿黄正准备加快速度追上去的时候,被陆松仁给呵斥住了,“别追了。”

    随之,他又拿起电话给顾澈打了电话,“顾总,我在里面的时候你那么帮我,我这么难得地出来了,我请你吃顿饭作为感谢,不知道你敢不敢来。”

    “有什么不敢的,怎么说您也是我儿子的亲外公,”顾澈望了望那后视镜里的车辆,难怪他们没追上来。

    闻讯的乔依然,死劲摇着他的胳膊,“我不许你去。”

    顾澈闭了闭眼皮,又朝乔依然摇了摇头。

    “好,地方你二叔会告诉你的,”陆松仁挂电话之前又说,“你二叔也好久没看到小毅了,抱过来给他看看吧。”

    “到时候再见面了。”顾澈欣然地答应了,却看到他的小妻子恨不得瞪着眼睛吃了他,他好笑地握着她的手,“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的事,由他去吧,你不让我去,是对你自己没信心吗?”

    “我是不喜欢他那个人,老狐狸一个,烦!”

    思来想去,乔依然还是抱着顾毅跟顾澈一起去赴宴了。

    晚上吃饭的人就是陆松仁,阿黄,还有顾旬一家,顾澈一家。

    顾澈他们才进门,就听到了一个欢腾的声音惊讶地喊着,“帅叔叔,你竟然是我堂哥,我完全没想到额。”

    小雅开心地在顾澈面前蹦跶着,又抱着他胳膊仔细观察着,又望了望她自己的爸爸,“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除了觉得你长得帅之外,还觉得你超级眼熟的。”

    跟在后面的乔依然也缓缓进来了,小雅立刻就松开了顾澈,“哎呀,我的教导主任小嫂子和小侄儿啊。”

    “小雅,好久没见,你好像长高了不少哦,”乔依然原本低沉的心情在看到这个活泼的小女孩也不由得好了许多。

    “嫂子,我都要上大学了,当然长高啦,赶紧把我小侄子给我抱抱,”小雅毛手毛脚地就被她妈妈训斥了,“别摔到小毅了,别跟你嫂子抢。”

    “依然,这是二婶,”顾澈扶着乔依然的肩膀,给她介绍着。

    众人入席之后都在感叹着缘分的奇妙,小雅捧着顾毅的小脸感叹着,“哥哥,你哪天带我回去见见爷爷吧,他是不是也长得好帅,我发现我们家的男人们都是超级帅的。”

    乔依然在听到“爷爷”这两个词的时候,脸色突然就一沉,同时她也感受到了陆松仁方向正在盯着她,她故意用头发挡了挡脸,装着没什么情绪的样子跟小雅说着,“你以前不是喜欢那个什么明星吗?那是你小堂哥的前女友。”

    “那个谁啊,叫什么来着的,我以前甚至追她,都逃课去外地看她拍戏了,但是在后来她被爆出真面目,我就不喜欢她了,难怪我小堂哥不要她的,够明智的,”小雅乐滋滋说完,又害羞地看着顾澈,再偷偷问乔依然,“是大堂哥帅,还是小堂哥帅。”

    “那就看你是喜欢大叔还是小鲜肉了,”乔依然说完,就捂着嘴偷笑着,把顾毅交给了小雅的妈妈,就借口,“我先去下洗手间。”

    乔依然离开的时候,看着顾澈把那酒杯死死给捏住,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她就觉得好笑。

    当乔依然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陆松仁专门等在外面,“小毅看起来倒是长大了不少,照顾孩子很累吧,以后有爸爸帮你照顾就不会那么累了。”

    “谢谢您的好意,家里有人会好好照顾他的,”乔依然心里是还有着一股气,但她的确又拿陆松仁没办法,“能不能让我平静地过日子,顾毅是早产儿,不适合换环境生活。”

    “呵,你难道忘记了是谁还他早产的吗?”陆松仁提醒着乔依然。

    当下,那些复杂的思绪就又涌上了乔依然的心头,她立场坚定着,“如果你是无辜的,为什么会被关押这么久?你今天休想把顾毅给抢走。”

    “哈,回去吧,”陆松仁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我孙子,我也希望他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