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有人在后面帮陆松仁-私人婚-
私人婚

第782章 有人在后面帮陆松仁

    股权的转让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不管阿黄怎么说,乔依然就不肯签字。

    由乔依然直接持股了百分之三十的股票,陆松仁算是又重新回到了宅厚集团的董事席位了,他尽管坐牢了,但是他可以远程操控乔依然。

    当乔依然去牢房里把股票转让协议书的东西给陆松仁看了之后,她又忍不住再次劝着他,“认罪吧,就算警方最后通过蛛丝马迹调查出来是有人为了陷害你,而让有传染病的人上了上了远航轮,但也抵不住你的确是人蛇的事实。”

    “我没有犯法,我已经申请要求引渡会泰国受审了,我不会坐牢的,”陆松仁笃定地说着,又瞪着乔依然,“是不是顾澈那臭小子不肯收下我们的钱,他是不是对这股份还有什么遐想。”

    “你要是这么不相信他,你干嘛又非要找他帮忙,”乔依然不耐烦地指了指那文件上的名字,“是我的名字,早料到你的疑心重,我已经找律师签了一份保证书,宅厚集团的股票使用权,我完全听你的,也绝对不会转让给顾澈,如果我做不到,这些股票就全部是你的,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可以转给你。”

    “我要这些钱有什么用?”

    她自嘲的语气,让陆松仁心里仔细琢磨了起来,“少说这些没用的。你转给了我,我还不是要你给我打理,股票是我的名下,顾澈就会一口吞下宅厚集团,那小子不是你看到的那般简单。”

    “我从来不就不觉得他简单,他要是简单,又怎么会和你一起合作呢,”乔依然不高兴地站起了身,冷笑了两声说,“你利用了他,又说他坏话,这吃相太难看。”

    “丫头,我出去后,这股份必须马上转给我,你再去拟一份有效的文书。”

    乔依然头也不回地就走掉了,她在回去的路上还跟顾澈抱怨着,“我这亲爹迟早能把我的耐心耗完,我以后见死不救,谁也不要来指责我顾念亲情。”

    “顾澈,你就是个大笨蛋,你干嘛要帮他,这种时候就应该把他打到18层的地狱里去,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才好,”顾澈在外面出钱又出力地帮陆松仁夺回股票,这个陆松仁一句感谢都没有,反倒是还那么地越加过分。

    正在开车的男人,拍了拍她那皱起来的眉头,“我那么做,你能这辈子都不理我。”

    “烦死了,你干嘛要跟他合作,这个白海也不是个好东西,”乔依然有一种她最近几个月生活的阅历,比她前面二十几年都要丰富许多。

    “欺负我的人,你觉得我会让他好过吗?”如果不是找不到确切的证据起诉白海绑架了乔依然,他也不会同意陆松仁的交换条件。

    这么多年没见,顾澈也没想到白海竟然还涉及到了原油的走私了。

    因为白海和任鹿颂走私原油的大部分的罪行是在泰国进行地,于是他们直接被遣送回了泰国受审,然而陆松仁的案件因为涉及到了国内的人命,拒绝被遣送回泰国。

    回到泰国的两人,立刻就想办法让人保释了他们。

    位于泰国的一处奢华美式田园大别墅里,任鹿颂很不淡定地砸碎了玻璃杯,“我们那么秘密进行的事情,陆松仁就究竟是怎么拿到那么确切的证据。”

    “更为关键的是,他究竟还知道多少,我们不能打草惊蛇了,尤其是您私下还在进行的那些活动,”白海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要知道那些年的陆松仁是个无国界人士,他有足够的漏洞,证人怕是也找不到了。”

    可这种弃卒保马的做法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做,他也不想死后没法跟婉仪交待。

    提到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业,任鹿颂整个人瘫在了座椅上,他不甘心地捶了锤扶手,“他明知道我们抢了他的钱,他却没在当时爆出来,我以为是他害怕被s市那边处死刑,现在看来怕是他还有计划了。”

    “我不甘心,就这么认输,我老婆女儿儿子那么惨死,我不会就这么放过陆松仁的。”

    他那隐形见不得光的事业太多,牵涉面也太多了,一旦被爆出来,他死了也会被人鞭尸的,也就更别提报仇了。

    “我们现在不能自乱了阵脚,要先想着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走私原油被爆出了,非洲那条线一定会被彻查的,我们最近要小心再小心,尽量避免出门,”白海在心里勾勒着未来要如何进行打压陆松仁。

    老实待在泰国的这两人,没多久,任鹿颂就被人威胁着去替幕后的大佬去顶罪,要不然就让他生不如死。

    任鹿颂自然百般不甘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就只得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他嘱咐着白海,“报仇的事,就靠你了。”

    “放心,我不会让婉仪那么惨死的,”白海一直都很聪明,他做事都不会让人能简单查到他做过的痕迹。

    走私原油的利益链被斩断了一条链条,就导致了国际原油价钱突然飙升了。

    正在家里看着这则新闻的徐宇气得把书桌上的杯子给仍在了地上,顾澈,方睿霖挡我财路,你们两个给我慢慢等着,只要他老丈人一命呜呼了,他得到了掌控权就不会让这两人潇洒了。

    他的岳父已经病入膏肓了,却仍不肯把最后的实权给他和他太太。

    愤懑的徐宇,乔装打扮了一番,就去看望陆松仁了,“陆叔,恭喜你大赚了一笔。你那个女婿,终究胳膊肘子是拐向你的。”

    “你这么好来看我,怕是不会来跟我聊顾澈吧,我一坐牢的老头子,怕是帮不了你什么,”陆松仁从去年在英国见过这个徐宇,就对他印象不是太好。

    年轻人要上进自然是没错,可是野心一点也不会掩藏,只会让人觉得有威胁性。

    “我可是收到风,陆叔是马上要出去了,”徐宇颇有深意地笑了笑,“罗伯特先生可是很满意您帮忙消除了竞争对手,他又怎么舍得亚洲中转站断掉呢。”

    :不好意思前天忘记发这张出来了,以至于漏掉了这张,现在加进来了,希望没有影响各位宝宝的阅读体验,请大家继续支持我。谢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