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我们一起整死陆松仁-私人婚-
私人婚

第791章 我们一起整死陆松仁

    看着那不听话不愿意臣服于他的女人,此刻变得柔情似水了,他满意地描着她的唇线。

    亮堂堂的房间里,又开始了一场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听着女人那有气无力地“哼”声,方睿霖也知道他今天是要她次数太多,就没好气地掐着她腰,“你这什么体力。”

    “我是人的体力,都六次了,我腰酸我光荣,不行吗,”赵馨茹咬牙切齿地吼着他,她忍不住骂着,“你这种男人不脚踏几条船,我都不信,一个女人跟你,迟早能死在你手里。”

    “呦呵,平时你都是说亲爱的,你是最棒的男人,今天这是怎么了,这才哪跟哪就开始胡说八道了,”男人看着给她擦去了脸上的汗渍,又轻轻吻着她。

    已经累到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的赵馨茹,已经放弃了跟他争辩了。

    这时,方睿霖的手机声音响了起来,赵馨茹只觉得她就快有救了。

    哪知道他接起电话后,故意狠狠撞着她,使得她禁不住大声叫了一声,彼时他手机那端就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哭骂声,“睿霖哥,你这么对我,我要告诉伯母去,呜呜……”

    听到那刺耳的哭声,赵馨茹整个人就清醒了不少,她注视着方睿霖,他直接轻笑着把手机给扔一边去了,“你……偷看过我手机?”难怪刚才阴阳怪气说他不止一个女人。

    “我哪有,你自己行为不检点,你怪我看你手机干嘛,我管你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啊,我又不是你老婆,我觉得你以后的老婆真可怜……”

    “看我看你很开心,很乐意其中啊,”方睿霖直接扳着她的脸,与他直视着,“感谢你帮我赶走了讨厌的相亲对象,我决定以身相许。”

    待赵馨茹扶着腰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外面都已经天黑了。

    家里也没有了方睿霖的踪迹了,她被一种巨大的孤独感包围着了,他们终究只是那种拿不上台面的关系。

    身上很难受,她头脑却很清晰,那就是一定要赶紧去买事后药。

    她才打开门,就看到了方睿霖正抽着烟,他晃了晃手上的几个袋子,“都凉了。”

    “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啊,现在要是冬天,你一个人在外面不怕冻死啊,”赵馨茹看着他很不自在地挠着脖子,她家这片蚊虫特别多,看他脖子上大大小小的红疙瘩,一看就是等了好久。

    “恶婆娘!”方睿霖敲了敲她的头顶,就朝她厨房走了去。

    随之,厨房里就响起了一阵暴怒声,“赵馨茹,你厨房都长蘑菇了,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

    赵馨茹不好意思地跑过去,摸了摸头发,傻笑着,“依然最近只忙着招呼孩子了,没空过来帮我收拾。”

    “啧啧,你赶紧去把厨房给收拾干净,”方睿霖呢怒气冲冲地从厨房里出来了,就把外套给脱掉了。

    “我先填饱肚子再去哈,亲爱的,我明天找个钟点阿姨来就好了,”赵馨茹看着他又跑进去厨房了,就端着吃的跟着进去了。

    “真恶心,你居然还能这么淡定,”看不过眼的男人,直接就卷起袖子给她打扫了起来,“在外面人魔狗样的,谁能想到你厨房这么恶心。”

    大少爷出生的方睿霖,直接就把她那长了不少恶心蘑菇和霉菌的碗筷全扔了,厨房里不时响起一阵阵碎玻璃的声音。

    这一刻,赵馨茹就像个懵懂的少女一样,她咬着筷子望着这个高大背影的男人。

    ————

    白海很快处理好泰国的一切,就回到了s市。

    在宅厚集团的股东会议上面,他不甘心地看着陆松仁。

    会议上只是一些日常而已,两人也没有太多的交流。

    倒是会后,当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陆松仁抱着双肩笑了,“还敢回来s市,你就不怕顾澈追着你不放吗?”

    “就是因为有他,我才回来的,我很欣赏姜太公的哲学,”白海冷笑了一声,就那么毫不示弱地盯着陆松仁。

    哼,还妄想着顾澈把他打败,捡个现成便宜吗?

    “听说你打主意都打到我们依然身上去了?”陆松仁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但眼神里是满满地不屑,“你配得上吗?顾澈都配不上,何况是你这种父不详母也不详的东西。”

    双手垂在身侧的白海,已经把拳头给握紧了,但他还是极力控制了,淡笑着,“没关系,婉仪是我唯一的家人。”

    他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了,婉仪在他心里比他父母都重要,他迟早都会报仇的。

    白海一回到s市就不消停了,开完会,直接跟陆松仁宣战后,就去找顾澈了。

    他们约在一间茶艺会议。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就不怕我弄死你,”顾澈才进门,就直接把白海从座椅上给提溜了起来,直接对他挥了一圈,“你打主意都达到我老婆身上了。”

    没有任何辩解,任凭顾澈狠狠揍了他一顿,白海把嘴角的血水给吐出来之后,就把口袋里婉仪的照片递给了顾澈,“这就是我未婚妻,婉仪。”

    她俩乍看不像,但熟悉乔依然的顾澈,还是可以从婉仪照片上看出一丝熟悉感,他本人是没有见过任何关于婉仪的照片和本人,“你想你未婚妻,你就滚回你的泰国好了,绑架我老婆,又想占有她,你倒是真的很爱你‘未婚妻’。”

    “她死了,陆松仁害死她的,我是不会放过陆松仁的,我是眼睁睁看着婉仪在我面前被炸死了,连尸体都没有了,”在白海孤独的人生里,只有婉仪才是他的光亮,只是这个女孩,就那么突然地死掉了。

    白海和顾澈在美国的那几年,也知道婉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但是顾澈不知道婉仪竟然年纪轻轻因为陆松仁而惨死了。

    “这也不是你绑架依然,差点烧死她的原因,你报仇大可以对着陆松仁,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顾澈还很清晰地记得那触目惊心人骨的火灾现场。

    还好他的依然还好好的,要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白海,“我之所以没有对你赶尽杀绝,是因为我感激你当年救过我一命。”

    “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我才特意找了一个有防火阁楼的仓库,要不然s市那么多易燃易爆炸的仓库,我为什么不选,我为什么又要把阿黄一起绑架了,我压根就没想依然死,我只是为了吓唬陆松仁,让他品尝一下至亲死在自己眼前是什么感觉!”

    白海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朝顾澈伸出了手,“我们合作,一起整死陆松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