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他不懂的女人心思-私人婚-
私人婚

第793章 他不懂的女人心思

    “怎么了?儿子今天又咬你了?”

    在顾澈认知里,乔依然可是很宝贝顾毅的,这把亲爱的儿子给剔除了,一定是小家伙惹她不高兴了。

    想着,他就要掀她衣服看看伤口,“去医院没?怎么都没听你提起?”

    “没有啦,”乔依然扣住了他的手,就直接坐起了身,她把手搭在了顾澈的双肩上,“我就想跟你单独约会一下,我感觉我们当了爹妈之后,都没有发展我们的感情了,我们总是这样,感情会生疏的。”

    搞不清楚女人的逻辑,顾澈倒是不这么认为,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我们一起渡过了儿子刚出生时最难熬的时间,还有陆松仁的事情,还有q市的事情,何况我们每晚都有爱的交流啊。”

    “笨死你算了,”乔依然推了他一把,就跳下了桌子,“你怎么就不懂呢,男人跟女人一起谈恋爱的感觉啊,还是说我在你心里自从晋升为孩子妈了,你就压根不把我当一个需要爱情的女人来看了。并不是我们那什么越多,我们就感情越好的。”

    她有种回到了当时顾澈说不会爱她的感觉了。

    有些糟糕。

    更多的是无奈,还有她对自己的怀疑,会不会是她自己太较真,太矫情了。

    闷闷不乐的乔依然,缓缓地拖着拖鞋回了卧室,顾澈见她情绪不对,也就跟着一起回去了,赶紧安慰着,“难道你觉得我不爱你了吗?”

    “那你爱吗?”闷闷不乐的乔依然钻进被子,又觉得她问的很多余,“你肯定会说爱,毕竟你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子等着我去喂。”

    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了,他坐在床边望着她,是那种她所看不明白的情绪。

    其实他们现在这种状态很好了,乔依然有些怕破坏了这种静谧的幸福。

    她就干干地笑着,“可能我大姨妈快来了,人有点神经质。你赶紧睡觉吧。”

    “再来就是你二姨妈了,”压根就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男人是压根就不懂女人这些怪异情绪转变的,“你以为是谁生的儿子我都爱吗?”

    “可不嘛,是你说雄性动物是从小就有着很强的归属意识,你的儿子你能不爱吗,你会因为那儿子不是你喜欢的女人就不爱吗。肯定不会的,”乔依然说着说着就觉得委屈了,“你是不是在外面还有个儿子,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

    这……一不小心就闹成了大误会了。

    他没好气地背对着她而躺着,“我就是给你打个比方,你觉得我在外面有人了,我还能回来吗?以前的乔依然还温柔可人,笨也就算了。现在的乔依然,聪明劲全用在对付我了,还变得没以前可爱了。”

    凭良心说,乔依然也是能感受到他说的话是真的,毕竟她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人,要不是顾澈因为爱她,就凭陆松仁那么地作法,他早就不要她们娘俩了吧。

    瞬间,某个女人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她轻手轻脚地关掉了灯,又趴在他背后,用那柔软的手拍着他的胸脯,“阿澈,你乖啦,别生气啦!”

    这口气完全就是一副幼儿园老师哄小孩子的口气。

    “别碰我,”顾澈把她的手给扔一边去,阴阳怪气地说,“别耽误我惦记别的女人给我生的儿子。”

    “那你告诉我哪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乔依然干脆就贴着他的后背坐着,望着他那冷峻又紧绷的脸部线条,她就在心里偷乐着,“那女人是不是叫乔依然?”

    被人冤枉了的男人,在耍小脾气呢。

    “不是,那女人叫蠢女人,”顾澈把他的身体往远离乔依然的方向挪走了。

    这似乎生气得很严重呢。

    “老公,别生气啦,我们要不要规划生个可爱的女儿啊,”乔依然一副娘外婆诱哄小白兔的口气,见他嘴角动了动,她见好就收得趴在他肩头,“我问过赖院长了,她说生女儿就不会有太严重的溶血反应,所以,咱们考虑生个小公主好不好?”

    老男人心心念念就想要个女儿,虽然看见儿子出生后,他也喜欢的紧,但是每次抱着顾毅去医院检查身体,高冷的男人就忍不住逗逗别人家的小女孩。

    所以,乔依然就觉得他一定还是最爱女儿的。

    “你能保证你怀的就一定是女儿吗?睡吧,别折腾你老公了,”本来就没生气的男人,咬了她鼻子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因为我乱给你扣帽子,”自知理亏的女人,赶紧倒着歉,“老公,人家就是生了孩子之后没什么自信了吗,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爱瞎想了,今天就是一下子没绷住才没管住嘴的。那你说爱我,好不好,给个定心丸我吃吃,说不定我就以后再也不疑神疑鬼了。”

    把道歉的话能成功转移到他给她的安全感不够了,他也着实觉得赢重新估量一下乔依然的智商了。

    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顾澈觉得有些好笑,更多的是无赖,“我还真没说错你,你所有的聪明劲都来对付我了。不过宝贝,我真的那么让你没有安全感吗?”

    “也不是啦,我本来就没有什么自信,你又那么完美,我就总会自我怀疑啊,”乔依然倒是很不喜欢他的自责。

    他对她的好,她不瞎,全部都能感受到,他为了他们的未来,着实是付出了很多。

    “你是我的大宝贝,顾毅是我的小宝贝,我很爱你们母子,但是我更爱你多一点,当时你早产生孩子的时候,我是毫不犹豫地跟赖院长说我只要依然活着就好,”顾澈现在想起她早产的事,仍旧心有余悸,“那都是我的自私才造成了那样的事情。老婆,对不起。”

    她沉默,她能明白他当时所处的环境,但她没办法说出原谅的话来。

    他也理解她复杂的心理,情理和道义,有时候很难分清楚,尤其陆松仁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被人给陷害的。

    “其实,你心里的那些不安全感,都是当时孩子出生了,我不让你见他,还总给你错觉,我要跟你离婚,才留下的。但是我真的不后悔当时的选择,因为儿子一出生,全身几乎是透明的,我真的不忍心你面对你亲生爸爸坐牢,又面对一个随时都会死的儿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