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只能是你死他不会死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794章 只能是你死他不会死的

    他的声音还带着少有的脆弱的感觉。

    早已经泪流满面的乔依然,伸手抱住了他,“老公,我知道是我太脆弱了,所以你才把所有困难抗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了,如果我能坚强点就可以多为你分担一点了。”

    想起当时的无助和害怕,他把头埋进她单薄的肩膀里,语气很镇定,“男人是不该让自己的女人来分担那些困难的。我有时候都感谢老天爷没有带走顾毅,万一他没有了,你这辈子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不会的,不会的,”她认识他的时间也快一年了,他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这么留露出这么脆弱的一面,“我这么爱你,最多不高兴几天,我迟早都会原谅你的。”

    以前的顾澈,只会让乔依然觉得他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好像全天下的事都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那个总让她会自卑的男人。

    反倒是这样子,提起他害怕的事情,那份毫不掩饰的脆弱,让她也能理解到他的脆弱,他也是只是个普通人。

    “夫妻,本该一起去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也该一起去承担人生中避免不了的那些痛啊,老公,你总是把我保护的那么好,我都没办法成长了,我想要像你一样厉害,成为你可以倾吐垃圾的对象。”

    把心里的那些隐藏在最心底的话说出来后,他觉得好好难为情,一个大男人,哪能这么矫情,他从她怀里出来了。

    于是,他立刻话锋一转,“乔依然,你究竟认识到你错在哪里了吗?”

    怔愣了一会的乔依然,蛮不高兴地抱怨着,“叫我依然,不要刚才叫完宝贝,现在就翻脸不认人叫我全名,搞得我好像又做错事了,我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可你没认识到问题的本质,”大男人主义的男人啊,是很不喜欢在自己女人面前露出脆弱的。

    “我都说了,是我自卑心作祟,不怪你没给我安全感啦,”乔依然如实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然而,她却接受到了一个被打pp的后果。

    “这么就这么笨,我说的是‘你以为是谁生的儿子我都爱吗’,言外之意就是我只让我心爱的女人怀孕啊!”

    pp很疼,但心情不错的女人,撒娇着,“那你明知道我笨,干嘛不直接点。”

    “我看你最近变聪明了,也就考考你啊。”

    “你以为你是老师吗?考我干嘛呢,无聊,”乔依然蕴怒了,直接坐到他身上,开始了小女人的报复,“我要吃了你,我才解恨。顾老师,你要不要验收一下你教我的这些吃人技术啊。”

    于是满是涟漪。

    ————

    随时观测陆松仁的人除了乔依然之外,还有顾思楷。

    人老了就格外地贪恋亲情,尤其是顾家的第四代,老爷子几乎天天在家里都会念叨一下,每天都会跟云姨还有宁老太太通话。

    这天早上,宁老太太见顾澈和乔依然要临时去一趟q市,她便在让云姨主动给顾思楷打了电话,没多会,顾思楷就来了。

    见到重孙的顾思楷,嘴巴笑得都合不拢,“小宝贝,今天太公能抱抱你吗,还哭不哭了?”

    顾毅好奇地摸了摸他长长的白胡须,又回头望了望太外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去吧,那是你太公,你爸爸的爷爷,到你太公怀里去,让他多给点钱我们顾毅花,”宁老太太也是喜欢得顾毅到骨子里了。

    “给,都给我们顾毅花,”顾思楷开心地把顾毅给搂在了怀里,亲了又亲,“跟阿澈小时候一个样子,活泼得不得了。”

    “希望这孩子啊,不要像他爸爸那样命苦,亲家,您说呢?”宁老太太见乔依然在陆松仁出狱后还是安心跟顾澈过着日子,她很满意,为了避免再次发生不愉快,她觉得有必要跟顾思楷再次声明一些事情。

    自然是听得懂宁老太太这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了,顾老爷子也不含糊,“我们顾毅有爸爸妈妈,太公太婆疼,还有爷爷奶奶爱,那个可有可无的外公不要也罢。”

    如果真能像陆松仁说的这样,她倒也是觉得没什么,但是乔依然那丫头还是很顾忌亲情的。

    宁老太太抬了抬手,强调着,“维持现状就好,有什么损失,我老太太补偿给你,我也没几天活头了,我只要我阿澈家庭美满就好,这样我死了也好面对我老头子,好好面对我的阿芳。”

    “亲家,你放心,我会让陆松仁像个没牙的老虎,”顾思楷捋了捋胡须,不舍地抱了会顾毅就离开了。

    半小时后,他在海边的一处私人会所里,与白海碰面了。

    白海很是意外,顾老爷子会主动找上他,要知道他以前曾经让人牵线搭桥去认识却被拒了。

    他恭敬地给顾老爷子斟了一杯茶,“顾老,请。”

    “年轻人,别太拘束,听说你跟我们阿澈以前在美国是同学,”顾思楷眯着眼,实则是在吹着滚烫的茶水,暗则是在观察着白海的一举一动。

    这个人究竟能不能成为他合作的伙伴,还有待考虑,但有着共同目标。

    但成为他的爪牙,为他办事,还是不错的。

    “我们以前一起炒过期货,一起富贵过,也一起倾家荡产住过大街上,”白海尽可能美化着他跟顾澈当年的情谊,但他也聪明,自从交待了顾老爷子一查就能查出来的事,“我是陆松仁安插在阿澈身边的,就是要就近了解一些顾家第三代任人的实力。”

    “毕竟那时候的陆松仁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跟您挑战,也只好想着从您最满意的孙子身上打主意了。”

    “哈,你倒是也聪明,”顾思楷吖了一口茶,又一点也不谦虚地说,“从你救阿澈的那刻之前,你就是聪明的,那场让阿澈觉得你是他救命恩人的意外,只是我为了让他警醒一下的实验而已,没想到那傻小子竟然把贼当朋友,不过他最后也是吃了大亏,也算是成长。”

    “你当时不救他,就是你死,他是不会死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