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怎么会那么巧-私人婚-
私人婚

第796章 怎么会那么巧

    她没想到她抱怨的话,让顾澈陷入了沉思,脸色也不太好看。

    “老公,你自责什么,又不是你做的那些事,”乔依然有气无力笑了笑,她打趣着,“老公,你说咱俩要是没有儿子,会不会就像梁山伯跟祝英台一样,被逼死了,然后当一对苦命的额鸳鸯啊。”

    他脸色铁青地扭着头望着她,沉了沉声音,“再胡说八道,小心掌嘴。”

    车里的温度也瞬间凝固了起来,车窗外明明就是艳阳高照的。

    “知道了,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乔依然朝他没心没肺地笑着,她心里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陆松仁和顾澈,这种亲生父亲和仇人儿子这种敌对的存在,她很不想面对,可又让她无处可逃。

    离开顾澈,让他们的儿子从小就忍受父子分离的痛苦,她不忍心,她也舍不得这个心爱的男人。

    彻底不管陆松仁,她也完全做不到,毕竟他也是无辜的,莫名其妙的人生就被破坏了,他想报仇也是正常的,只是他报仇的对象偏偏又是她心爱的男人。

    她最近每天都会担惊受怕的,会不会哪一天顾澈和陆松仁又互相对付了起来。

    “唉,”顾澈为刚才凶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摸着她的小脸,轻声说,“说好了要给我养老送终,你就必须做到,听见了吗?”

    “嗯,”乔依然愣愣地点了点头,她心里突然就有了一股酸涩的感觉,只要一想到他不在了,她心里就觉得空荡荡的了。

    瞅着她眼眶红红的,顾澈心疼给她擦着眼泪,“乖,我不该凶你的,别哭了哈,要被你亲爹看见了,指不定以为我又怎么欺负你了,难得他最近消停点了。”

    “他要是再不消停呢,你是不是又会对付他,”她突然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紧盯着他。

    陆松仁是横在他们身边的一块心病。

    顾澈把手收回了来,他扯过他胸口的手帕,他顿了顿再给她擦眼睛的时候,她背对他了,“依然,对不起,为顾家也是为了我自己,对陆松仁做的事情。”

    她朝他举着手,晃了晃,小声呜咽了一会,才静了下来,“我没事的。他也是把你逼急了,你才还击的,就像你爷爷和妈妈要逼死他,他处心积虑过了这么多年就要报复顾家一样。”

    谁都是无辜的,谁都是可怜的,谁都应该被好好珍惜。

    只是一切发生之后,大家都被迫过着别扭的生活了。

    车里待得太压抑了,乔依然就下了车,要不然她沉静在那思维的死胡同里,就只会一直哭个不停了。

    “依然,你别跑了,”顾澈连忙下车,他们之间一旦触及到这个话题,真的很难去找一个平衡点去谈。

    她的亲生爸爸,他的妈妈和爷爷,那些都是他们的至亲。

    “我真的没跑,我会回家的!”乔依然被他扯进了怀里,她的模样是笑得,但是眼睛里的泪水还在不断往外冒,“老公,为什么我们的家人就不能像别人的家人一样呢?我甚至都不知道以后要怎么跟儿子说,难道我要告诉他,是你奶奶和太公,差点逼死了你外公,然后你外公就开始疯狂报复了吗?”

    “不要劝我了,我就是情绪上来,会难受一会,过一会就好了。”

    “依然,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顾澈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了身旁有打斗的声音了

    放眼望去,是阿壮扯着陆松仁的胳膊。

    “顾总,这位先生刚才要偷袭您,”阿壮如实汇报着。

    顾澈朝他摆了摆手,一众保镖就消失不见了,陆松仁气势冲冲地就要冲上去打顾澈,“臭小子,你敢让我女儿流泪,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迟早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你想象力怎么就这么好,我眼睛里进沙子了,不关顾澈的事,你跟我去检查身体,”乔依然朝顾澈不停使着眼色,让他赶紧走,又死死拖着陆松仁往医院里面走。

    什么也没说,顾澈不愿意乔依然在他们之间夹着难做人,就上了车。

    但他在车子的后视镜里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和人,那是郑彦!

    郑彦下了车,就朝乔依然和陆松仁的方向走了去,顾澈直接把车开到了郑彦身边,摇下了窗户,“郑总,真巧啊,来看郑董吗?我也好久没去看望郑董了,我们一起去。”

    怎么就会这么巧?

    陆松仁上一分钟出现,他就下一分钟来了,他是不是还对依然不死心。

    “好啊,感谢顾总有心了,难怪家父总要我向顾总学习,”郑彦踌躇了一会,就神色很正常地面对着顾澈。

    而医院里,那对不和谐的父女,正在抽血的地方继续较量着。

    乔依然望着陆松仁刚刚测量的血压,她就烦躁地责怪着,“你血压这么高了,你还动不动就要打人,你能不能学会管理一下你自己的情绪啊,万一顾澈真要回击你,你是他对手吗,他30岁正当年,你多大年纪了!”

    “不是你拦着我,我能打死他,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女儿,你是太年轻了,压根就没见过什么男人,你才会对他死心塌地,你还是要趁着年轻,多去认识一下男人,就知道那个顾澈很一般了。”

    什么时候提起顾澈,陆松仁都是一脸鄙夷,满心的瞧不起,只想使劲地踩低他。

    “呵,吹牛吧你,”乔依然看着排队的队伍原来越近了,就给陆松仁赶紧卷着袖子,她掐着他那些松松的皮肤,“老伙子,您30年前能打死他。”

    抛开这个男人其他的不说,倒是作为她爸爸这点,他其实已经做得不错了,为了她几乎牺牲了全部身家,以至于他现在过得没有那么风光了,乔依然能理解作为一个父亲看见自己女儿跟女婿在街上拉拉扯扯哭哭啼啼的生气心情。

    她挽着他的胳膊说,“那个,你缺钱吗?”

    “不缺,我是不会要那臭小子的钱,想我原谅他们,这辈子都没门,”陆松仁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