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野水仙花-私人婚-
私人婚

第8章 野水仙花

    “鸭子先生,怎么是你”,乔依然吃力地挣脱着男人的怀抱,却无功而返,就像她的力气出在了棉花上一样。

    月色下的女人,脸部的线条更加柔和了,尤其是她那水润丰厚的唇,虽然她一副见到鬼的狰狞神情,但丝毫不影响那红唇的美艳。

    顾澈只觉得喉结微微动了动,他咽了咽口水,却仍觉得口干舌燥,他鬼使神差地低下头,轻轻伏在了女人丰润的红唇上。

    怀里的女人,拼命地捶打着他,还用高跟鞋的细跟碾压着他的脚。

    “这女人是想谋杀亲夫吗?”顾澈脚痛的同时心里很是疑惑。

    “嘶……”

    趁着男人因为脚被踩到而发出的吃痛声,乔依然没命地往家里的方向跑了去,甚至连鞋子掉了一只都不知道。

    在电梯里,乔依然委屈地吐着口水,她想在回顾澈公寓之前,把鸭子先生留给她的气息全部吐出来。

    她才不愿意带着另一个男人的气息回到属于顾澈的家,那样是对顾澈的不尊重。

    结婚前跟鸭子先生有过一晚,然那是已经不能改变的事实了,但不代表她乔依然就是个放荡的女人。

    委屈,后悔,自责,都不能代表乔依然此刻的心情,她不知道她喝醉的时候有没有跟鸭子先生亲吻过,但这是她清醒时刻的初吻,是她坚守了22年的初吻。

    这原本该属于她新婚丈夫顾澈的初吻,居然就那么轻而易举被鸭子先生夺走了。

    死鸭子,臭鸭子,诅咒你一辈子都接不到客。

    乔依然趴在洗手台上用力地刷着牙,刷到牙龈都出血了,她还是觉得口腔里满是鸭子先生嘴里带着薄荷香的烟草味。

    一想起鸭子先生那张嘴是吻过无数女人的嘴,乔依然就觉得恶心,“他最好是没病,要不然剁死他。”

    趴在洗手台上,乔依然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都给吐出来了。

    “该死的鸭子,下次见到他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炖汤喝。”乔依然重新挤着牙膏,嘴里念念有词道,“呸,那个脏鸭子,味道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干脆丢到海里去喂鲨鱼。”

    刷完牙,乔依然觉得她身上还残留着鸭子先生的那该死的薄荷味,她在花洒下使劲冲洗着她柔软的肌肤。

    在楼下花园悠然自得的某人,慵懒地抽着烟,抬眸望着他位于顶楼的公寓,主卧洗手里的灯亮了很久还没熄灭。

    他勾了勾唇,猛地吸了一大口烟,然后缓缓地朝顶楼洗手间的方向吐着烟圈,仿佛那袅袅的烟雾能被他吹到某个女人的眼前。

    “小东西,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去找男人。”顾澈意味深长对着自己公寓方向说着。

    顾澈抽完了半盒烟,洗手间里的灯依旧还未熄灭,他恋恋不舍地望了望他的公寓,最终还是朝小区外走了去。

    今晚还有一个国际的视频会议要开,他原本是想回家直接亮相吓坏他的新婚小妻子的,可是他没想到会有强吻发生,打破了原有的计划。

    不过,顾澈倒是很满意花园里的强吻,他身上还残留着那个小女人的体香,淡淡地,却让人沉醉,“通知太太,我今晚不回去了。”

    “顾总,您刚刚下车那么久……怎么没回家吗?”

    臭小子要你管,“皮痒了,老爷子的账还没跟你算”,顾澈不耐地蹙了蹙眉,睨了前座开车的人,前座的唐浩宇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便不敢出声了。

    新婚第二天,按照习俗是要回门的,可是乔依然却连她老公的面都没见。

    乔母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问乔依然,“姑爷喜欢吃什么,你问清楚告诉我,免得让我们家在姑爷面前丢面子了。”

    乔母啰啰嗦嗦在电话里教育着乔依然在顾家要学会察眼观色,门外夏管家穿着比以往明亮的橘黄色套装,正在一板一眼按着门铃。

    “妈,夏管家来公寓了,先不说了”,乔依然匆匆挂掉电话就给夏管家开门了,微笑地把夏管家给迎进了门。

    夏管家双手交叠,眸光探究式地扫视了一遍玄关处的鞋子,看样子大少爷昨晚没回公寓,皱着眉头的夏管家,使她眉眼深处的皱纹愈加明显了,“你赶快收拾一下,今天要回门。”

    清汤挂面的女人,难怪留不住大少爷的人。

    夏管家有些想不通,曾经为大少爷准备了那么多身材火辣的名媛淑女,大少爷通通都拒绝了,怎么就愿意娶眼前这个普通的乔依然。

    乔依然算不上倾国倾城的美女,但又是那种耐看型的美女,这不,她才换了身精致的洋装,又打了一层薄薄的粉底,一脸淡妆显得她有一种典雅的静谧之美。

    “大少爷,我马上带着大少奶奶去乔家回门了,您放心”,夏管家公式化的口吻对着电话恭敬地说着,她身旁的乔依然竖起了耳朵。

    夏管家口中的大少爷,应该就是她的丈夫顾澈吧,她的丈夫,新婚第一晚就让助理通知她,“太太,顾总今晚不回家。”

    顾澈站在偌大的玻璃窗前接完了夏管家的电话,他眉宇间有些疲倦,昨晚通宵工作了一夜,几乎快忘记他是个已婚男人的事实了。

    男人低头看了看他修长的手指,十个拇指都是空空如也,似乎无名指应该带上某些象征性的东西了。

    愚蠢的女人,当你看到你老公的模样时候,眼珠别掉出来了,一抹玩味的讥笑浮上了他好看的脸颊。

    “呦呦呦,我没看错吧,我们的顾大总裁,居然笑了”,拎着一大袋子早餐的沈博文,来不及放下早餐,就在顾澈身边探着头认真打趣着顾澈。

    瞬间,顾澈就恢复了冷若冰霜,毫无表情的高冷模样,转身,瞟了一眼沈博文,就落坐在舒适的老板椅上了,他闭上眼假寐。

    “有什么事值得你开心的,我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你见笑”,沈博文放下手中的袋子,一本正经望着顾澈,捏着他自己的下巴猜测着,“是不是昨天在领证之前,遇到的那个姑娘,你一眼就看上人家了。”

    见顾澈不出声反对,沈博文“啧”了一声,他双手击了个掌,“那姑娘我看着也不错,斯斯文文的,看着就像是一朵柔嫩的水仙花,是个男人都想去调侃逗弄染指一番。”

    身体很是疲倦的某人,被沈博文这句话给震得格外清醒了,他新婚妻子长得水灵灵的,娇艳欲滴的,让从不对女人有念头的他,昨晚就那么失控吻上了她。

    “阿澈,你昨天该不会就是为了那朵娇艳的水仙花,才放我鸽子吧”,沈博文昨天可是为了他顾澈推掉了好几个大客户呢。

    “看见你跟水仙花钻去小树林了,我以为你不会去登记了,文件我交给夏管家之后就走了。那朵水仙花再好,也是野的。”

    :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