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骚包的小叔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80章 骚包的小叔子

    “哼,就知道你会回来接我。”乔依然得意地笑了起来,可当她看到身边停靠着不是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而是一辆骚包的黄色兰博基尼,她的笑容就僵在脸上了。

    黄色兰博基尼上的人,连车门都没看,直接从车里跳出来,走到车子的另一边拉开了车门,颇有绅士分度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大嫂,请。”

    “谢谢,不用了。”对待这个顾谦,乔依然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她四处张望了一会,却没看见顾澈。

    顾谦双手搭在车门上,似笑非笑望着乔依然,“老公走了,手机钱包又没有,又不敢上山找爷爷,难道你要走下山?”

    望着自己空空两手,乔依然讪讪笑了,又接着往下山的路走了去。

    在顾澈被她以为是鸭子先生的时候,他就很讨厌施艳,起初以为他们之间存在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关系和金钱纠葛,现在弄清楚顾澈就是鸭子先生之后,她差不多能明白一点了。

    继母和继子的关系不融洽,难怪顾澈会那么讨厌施艳。

    这个顾谦又是施艳的儿子,顾澈应该也不喜欢他,她现在是顾澈的老婆,得跟自己老公一条战线,“我就锻炼身体,走下山。”

    如果这时候是顾澈,一定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塞进车里,乔依然像是怕顾谦如法炮制,故意在马路旁的小树林走着。

    顾谦“咻”地一下子又跳进车里,“大嫂,我们山底下见。”

    不一会,黄色骚包的兰博基尼就消失在她眼际了在盘山公路疾驰了起来。

    为了抄近道,乔依然就不在马路上走,而是去专门的爬山路径,一层层往下走。

    奈何她今天穿得又是细跟高跟鞋,那细细窄窄的台阶让乔依然走的格外小心,等到她下山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候后了。

    此时她的脚已经不是她的脚了,脚后跟已经被磨得破了好大一块皮。

    她盘算着能不能找路人借个电话让赵馨茹来接她,可是等了十几分钟压根连个野兔子都没有见到。

    “哇哦,大嫂,你居然在这里。”绕着所有下山的路口转了一圈的顾谦发现了乔依然,“锻炼完毕了吧。”

    “嗯。”乔依然没好气回答着,她东瞅瞅西瞅瞅就是看到一个人影出现,而像个牛皮糖的顾谦又不走,“你先走吧。”

    车上的男人耸了耸肩,“把美丽的女人丢在这荒山野岭不是我顾谦的做派,上车吧。”他眼睛朝车上弯了个邪魅的弧度。

    走回家是不现实的,一来太远了,二来她没钥匙回去,“能把你手机借我用用吗?”

    “我直接带你去找我大哥。”顾谦勾着身子打开了车门,他朝乔依然很是真诚地点了点头,乔依然的腿和脚早已像是别人的了,她犹豫了一会,见还没有车和人路过,就只好上了顾谦的车。

    一路上顾谦的话不断,乔依然很是好奇为什么顾澈的话却那么少,明明就是两兄弟。

    当车子停在m酒吧的时候,乔依然纳闷地问,“他白天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你骗了他,现在去他公司找他,你觉得他会见你?”顾谦跳下车,给乔依然打开了车门,“大嫂,你听我的,我保证他会心甘情愿来接你回家。”

    被顾澈故意丢在山上,乔依然心里多少有点不爽,她问着,“你确定?”

    “那是我亲大哥。”

    乔依然想想也是,就像她的妹妹对她就是了如指掌的,便就由着顾谦了。

    白天的m酒吧压根就没有客户,服务员给他俩上了咖啡和简餐,乔依然一直敦促着,“你怎么还不联系你大哥。”

    “我大哥才不会像我这么闲,他很忙的,等到他下班。”顾谦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不耐烦回答着。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明明是她老公,说的好像她对他一无所知似的。

    夜幕降临的时候,顾澈刚结束了一场会议,正慵懒地依靠在大班椅上假寐的时候,他手机响了,“大哥,大嫂她在m酒吧喝醉了,你若是没时间来接她,我就带她回爸爸家了。”

    “你干嘛要胡说八道说我喝醉了,你干嘛不让他说话就挂电话,你这人真的好没礼貌。”跟你大哥似的,乔依然放下手里的甜点,闷闷不乐瞪着顾谦。

    真不知道这个顾谦是帮她还是专门坑她。

    大概十五分钟后,顾澈黑着一张脸来到了m酒吧,乔依然背对着他,正跟顾谦聊得热火朝天。

    “大嫂,上次你喝醉了,就在这个m酒吧,差点把我当鸭子给办了。”

    “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来找鸭子了?”别的鸭子能有你大哥好吗?,乔依然朝顾谦吐了吐舌头,“这个笑话不好笑。”

    埋头吃着东西的顾谦丝毫没注意到顾澈进了m酒吧,“就一周前的事,还有一个辣妹。”

    时间没错,乔依然点了点头,“的确来喝过酒。难道我又找鸭子了?”

    “大嫂你居然有找鸭子的嗜好,真看不出来,我大哥要知道估计能活剐了你。”

    哼,要不是她找鸭子,找到顾澈身上了,想必她现在也不会爱上顾澈吧,乔依然笑着回答,“他才不会呢?”

    才晚上八点,酒吧还没有几个客人,他们说话的声音也不小,顾澈一字一句都能听清楚,这个死女人,居然又想找鸭子,想必就是上次喝醉的时候了,怎么没听方胜男提起。

    “你确定?”顾澈可是一个他不玩的玩具都不许别人碰的独霸男人,他宁愿毁了他的玩具,也不会让人去碰。

    顾谦抬头喝果汁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乔依然身后的那个西装笔挺的顾澈。

    他立马咽下那杯果汁,不断用手敲着桌面,示意乔依然别再说了,可乔依然压根就没接收到他的讯息,“我当然确定。”

    “你别跟你大哥似的,成天没事就敲桌面,敲得人心里慌慌的。”

    眼见着顾谦放下了餐具,站起了身,还正儿八经往她身后望着,叫了声,“大哥。”

    大哥?顾澈来了?

    乔依然嘴角上扬,心里美滋滋地又有些害怕,第一次在m酒吧遇见的时候,她把他当鸭子,第二次遇见的时候他就成了她丈夫。

    可是当她怀着一颗娇羞小女人心转过去的时候,却只看得到男人冷漠的背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