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害怕赶鸭子上架-私人婚-
私人婚

第811章 害怕赶鸭子上架

    见她越说越激动了,脖子上的青筋都要凸出来了,顾澈把车给停在了一旁,“知道你老公不易,以后还跑吗?”

    “不跑了,怕被打断腿,”乔依然没好气说着,又把头给扭到了一边,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回家吧,儿子该饿了,我也得恶补学习一下了。”

    一向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男人,只要一碰上她的事情,他就会彻底的束手无策,他扳过她身子,又摆弄着她碎发,“老婆,我会好好帮你圆一下媒婆的梦。我能让高雅澜不成他们之间的羁绊,可我没办法让睿霖心里有馨茹。”

    “我就想帮馨茹争取一下,她总不能连站在起跑线的资格都没有啊,”乔依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又望着顾澈,小心翼翼问着,“那你觉得睿霖哥心里有馨茹吗?他今天在我们家可是那么体贴地给馨茹穿鞋子呢?”

    顾澈笑笑,啄了啄瘪瘪的嘴,“不好判断,那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较量,男人可都不愿意在自己女伴面前被比下去的。”

    “只是女伴?”

    灰心的乔依然,见顾澈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她心里的小火苗就燃烧了,“我白天伺候你儿子,还去公司被你奴役,晚上被你压榨,你说我是你女伴,顾澈,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不早了,儿子还饿着肚子呢,老婆我们赶紧回家,”顾澈把她带婚戒的手放在唇边深深吻了一下,“你是我的命。”

    “这还差不多,小心我动不动让你不活了,”乔依然满意地说完,就甜甜地感叹着,“老公好,大家好。”

    很快,就到了拍卖会的这天了。

    害怕出糗的乔依然早已在家里练习过很多遍拍卖会的礼仪和礼貌了,她自信地对着顾澈笑着说,“一千万。”

    “哦,忘记告诉你了,你参加的不是第一场拍卖,而是第二场,”顾澈把相关资料递给了她,“看看最近的资料吧。”

    车子停在拍卖行前的时候,乔依然张着嘴巴盯着顾澈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赶紧下车去登记,”看着她又忍不住犯着怂,顾澈感叹着着,“你今天穿的很有气势,帮你老公去买回来。”

    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是根据英国皇室的服装改造的,比一般的工装在肩膀处要宽也要高,肩膀处的垫肩更容易让她凸显气势,裤子是阔脚裤,鞋子是坡跟的高跟鞋。

    整个人既利落又雷厉风行,与她平时怂货的形象相去甚远了,尤其是她那冷硬的手包,拿在手里完全就是一副女精英的style。

    然而,她一开口,这身强大气场的衣服也拯救不了她,“老公,我紧张,你一下子要我花这么多钱,我觉得我们全家的血都被吸干了,你可不可以换个人来代替我啊,我觉得我会被那价钱给吓死的。”

    她最近可是看了不少拍卖会的资料呢,拍卖会最后的价钱通常比低价都要翻一两倍左右,她怕。

    “我顾澈就一个老婆,”顾澈说完,就下了车,打开了她那边的车,朝她递着手,她却不接,他直接就把人给拉下来了。

    “老公,你跟我一起进去好不好?我腿都在发抖啊,底价就是30亿的土地啊,你就不怕有人跟我哄抬价钱,给我设圈套吗,万一到时候得不偿失,董事会那般人都要对付你的,”乔依然岂止是腿在发抖啊,她连牙齿都在抖。

    “明明说好是来帮儿子拍点东西,留给他以后娶媳妇用的,怎么就成了土地了。”

    “没房子,你娶得到儿媳妇吗?与其盯着睿霖那不知道在哪里的女儿,我觉得我们还是给儿子储备多一点的资源才能保证他不打光棍,”顾澈好笑地拖着她的手,就要把她往拍卖行里带着。

    只觉得自己的脚都迈不动路的女人,死死挽着她的胳膊,“老公,你是不是又有时间啦,你陪我参加,我就不会怕了。”

    “不,我待会要回去开会呢,海边城的计划得加快脚步了,”顾澈朝着身后的方胜男使了使眼色,就把乔依然的手递给了她。

    “老公,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你让胜男代替我去参加好不好?”乔依然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她更不敢一个人把顾澈那么多花出去。

    万一买贵了,收不回成本,就算顾澈不说她,她也自己会难受死的。

    顾澈点了点他手腕上的表,又扬了扬他的手机,“别怕。”

    “老公,我怕……”乔依然又不敢大声叫,毕竟现在门外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进场了,也有一些认识顾澈的人,跟他攀谈着。

    “太太,我们该进场了,”方胜男扶着身上还在发抖的乔依然,又解释着,“不可能换人代替你的,毕竟你是事先已经在网上竞价过几次了。”

    等等,什么叫做她也竞价过几次,她怎么不知道啊,乔依然慌了,“胜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总吩咐的,怕太太你不答应,”方胜男小声在乔依然耳边介绍着路过她们身边的人,“那个黄色西装的男人,是一直在网上跟你飚价的那位。”

    “那个灰色格子西装的,是外省来的地产商,想用这块天价地来博得头筹。”

    “现在也不是我答应的啊,顾澈那个大坏蛋,居然敢暗算我,”乔依然无奈地叹着气,就开始不依靠方胜男扶着了,她也能自己站稳了。

    此时的她,完全就像个空心人一样,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阵混沌。

    这个拍卖行,是栋英式建筑物,也是s市当年殖民时期的第一个拍卖行,更是负责拍卖的公司的首选场地。

    那拍卖行的红地毯,比当时乔依然怀着沉痛心情结婚走红地毯的时候,还要让她心虚不宁。

    一直沉浸在自己害怕情绪的女人,手机响了也没听见,还是方胜男提醒她的,“太太,拍卖行里不允许开铃声。”

    “哦,”乔依然低头一看,是顾澈的来电,她毫不犹豫地就打算接通,手机还没放到耳边,耳朵里就响起了顾澈的声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