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我的给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815章 我的给你

    此时坐在副驾驶室里的唐浩宇,忍不住憋着笑安慰着,“太太啊,我们赚不到钱没所谓,让那块地方都赚不到钱才是我们的目标啊,毕竟海对岸就是我们的海边城了。”

    “多事,”顾澈抬眸冷了他一眼。

    那冰峰一样的冷刀,像是要把唐浩宇给切成一块块肉片了,他很识趣地转过了头。

    150亿,对乔依然来说那就是天价了,她紧紧抓着顾澈的衬衣问,“老公,那海边城可以把我们今天这三块地的钱给赚回来吗?”

    “又没多少钱,哭什么哭,好像你老公多没本事一样,”顾澈嫌弃地说着,但还是满眼宠溺地望着她,还朝她竖起了大拇指,“你这是圆满完成任务了呢,为夫要好好感谢你才好。”

    “呵呵,老公,你是不是气得都糊涂了,我可是糟蹋了那么多钱呢,”乔依然云里雾里分辨不出他的真实意思了。

    她笨就好了,这下子害得他也要被人打上傻子的烙印了。

    顾澈的手机不停地“嗡,嗡”了起来,他拿出来,那上面全是他和乔依然在拍卖行门口的照片。

    他挑了一张乔依然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明天的头版,就这张吧。”

    头版?

    恍然大悟的乔依然这才想起了刚才还有一大堆记者采访过他们呢。

    顾澈好像还在那边直接宣布他们是夫妻的事情了。

    她着急地让顾澈赶紧给报社总编打电话,“老公,你别让他们把我们是夫妻的事情登出来了。”

    “儿子都生了,你还想伪装单身,”男人不悦地直接回了总编的短信,直接说同意。

    “老公啊,你应该封锁新闻的啊,你是不是傻啊,”乔依然想抓回他的手机赶紧去补救,可在她还没有抢到手机的时候,就听到了顾澈对唐浩宇说,“把我跟太太,还有小少爷的家庭合照发给各大报社去。”

    她越是不希望他们共同出镜,他就越要公开。

    “什么?一家三口?”乔依然耷拉着眼角,嘴角也很不高兴向下着,“老公,我蠢就好了,我才不要全世界指着你跟儿子一块被骂蠢。”

    哦……这个道理,完全就让顾澈满意。

    “胆小鬼,”他点了点她的鼻尖,又拍了拍她冰凉的手,“蠢不要紧,反正我跟儿子也不嫌弃你,毕竟你有自知之明,怕的就是又蠢有没有自知自明的人。”

    第二天,乔依然窝在家里不敢上网,也不敢看报纸,直到陆松仁约她一起去医院拿他的身体报告,她才出门。

    一向出门不会刻意乔装打扮的女人,今天出门是全副武装,带着帽子,墨镜,还有头巾,远远地看着她,简直就是个阿拉伯妇女一样。

    “依然,你感冒了吗?”陆松仁若不是看着乔依然从她的车子上下来,身后还有那熟悉的保镖时候,他是完全忍不住这个人是他女儿的。

    挽着他的胳膊,她又把墨镜往脖子上下拉了一点,见没有人太过注视她,“我没有感冒,还不是我昨天做的那蠢事,我怕我现在已经成了s市第一蠢了。”

    “你没有看报纸吗?”

    陆松仁由她勾着腰挽着她,被自己的女儿需要也是一种幸福嘛。

    人到中年,怀着仇恨回到了s市,遇见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不知道要怎么对她好,但很清楚的是,不要让她再被欺负,再受伤害了。

    “我哪里敢看啊,我自己蠢,我知道,我才不要看别人骂我蠢呢,”乔依然拖着陆松仁走着楼梯去了医生的办公室里。

    到了室内,乔依然就没有戴墨镜了。

    已经快六月的天气了,捂得这么严实,她也热得慌。

    接待他们的护士以前也见过乔依然,小护士今天早上看报纸的时候,就觉得报纸上的顾太太是她见过的。

    她给他们上完茶水之后,双手合十放在脸边,一脸艳羡地看着乔依然,“你是顾太太吗?”

    “她不是,”陆松仁代替着乔依然回答着。

    “啊?难道是双胞胎吗?可是真的长得好像啊,”护士一边感叹着,一边拿起医生桌边的报纸,“美女,你看,你们是不是长得好像?这位顾太太好有福气的,顾先生好爱她,她儿子也好可爱啊,你知道吗,她现在可是网上票选的国民好婆婆了呢?”

    乔依然咬着墨镜的腿,凑过去望了望,那报纸上的头条赫然就是她跟顾澈啊。

    标题很耸动,“高强预警,秀恩爱的新场合,拍卖行。”

    新闻的重点是富太太花了150亿给一个不到一岁的儿子买了三块地天价地,而不是她以为的全世界骂她蠢。

    整整三版的新闻,都是偏向娱乐性的新闻,只有两块豆腐大小的地方,有社评:溢价100%在土地拍卖上是常见的事,并不存在恶意炒高地价的倾向,只是这三块地涉及的金额巨大,就会引起人们的恐慌。反倒是那些交易额小,却溢价了200%的案例,才是抄高地价的势头。

    “顾澈的功夫还做的挺足的啊,”陆松仁把报纸拉过去看了,就放回了医生的桌上,只是他碰过的地方,都快被他抓烂了。

    医生建议陆松仁住院,“陆先生,您的肾脏需要在医院进一步检查,现在初步怀疑您有衰竭的倾向,如果一旦证实就需要手术后调养了。”

    但陆松仁不愿意住院,“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不能死在手术台上。老毛病,没事,我都衰竭了这么多年,也没死。医生,如果有合适的肾来换给我,记得联系我,我不做无畏的治疗。”

    乔依然也劝不住他,只好嘱咐着额,“哪里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依然,爸爸死了,不要把顾澈的名字刻到我的墓碑上,小毅的名字也不要带着姓,”陆松仁的背影有些悲凉。

    好好的他提死,乔依然心里自然也难受了,尤其是他的肾衰竭,“我们只是血型罕有而已,又不是没有,你要有信心好不好?我把我的肾给一个给你。”

    “我死了,你还会恨我吗?”陆松仁回头,望着自己这个没什么心眼,却总会排斥他的女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