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违着良心的帮忙-私人婚-
私人婚

第816章 违着良心的帮忙

    “会,我很特别恨你,”乔依然不安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万一你死了,顾澈欺负我怎么办?”

    毕竟是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爸爸,当初他要被判刑的时候,她都害怕他死刑。

    就算他坏,在她心里还是觉得让他活着被惩罚好了,不要死。

    陆松仁抬起他有力的臂弯,抱着她的肩膀,安慰着,“依然,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我就算去死,我也会保证你安稳无忧一辈子的。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的病情不要告诉顾澈,好不好?”

    “好,”乔依然伤感地点了点头,就牵着他的手,要去找医生,“我们去检查,我把我的肾给你,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一定可以给你用的。”

    在陆松仁这么多年不平坦的人生路上,只有两个女人对他这样真心真意。

    一个是他妹妹,得知他被顾家陷害,就挖空心思想帮他报仇。

    一个是他女儿,就算知道他会对付她心爱的男人,她也还是要把她的肾捐给他。

    自己的妹妹已经为了他的复仇,变得精神不正常。

    这个唯一的女儿,他不能让她和她心爱的顾澈在一起,但他一定要让她有个健康的身体,“我不要。你对我不要有责任,毕竟我没有抚养过你一天。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要自责,老天爷也不会怪你的。”

    听到乔依然耳朵里,这话就是气话,她眼睛红红地问,“是不是非要我跟顾澈离婚分开,你才愿意要我的肾。你再怎么恨顾家人,你也不要拿你身体出气啊。”

    “你会离婚吗?你不会。”陆松仁狠心地转过了身,就走掉了。

    乔依然立刻就追了上去,然而他的车子一点也不等她,反倒是越开越快了。

    直到乔依然追不上陆松仁的车,她无助地坐在地上哀嚎着,“你回来,我都听你的。我跟他离婚,我求求你回来。”

    由于她是在马路中央坐着的,就造成了其他车辆,即烦躁又不得不避让她。

    汽车的鸣笛声,还有司机们的谩骂声,乔依然通通就听不见了。

    此刻,她就只感觉死神要来跟她抢陆松仁了,而他全然不顾她这个亲生女儿的呐喊,跟着死神大步大步走着。

    方胜男也只要让保镖们围住她,避免被车辆挂到,但车辆实在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乔依然手上的蹭伤,血越流越多了。

    “太太,我扶你去医院包扎一下,”方胜男把双眼红肿,眼睛已经肿成核桃的乔依然给扶了起来。

    “他……”乔依然不死心地又四面八方望了望,他好狠心,竟然都不管她死活了。

    他对她能狠心,而她去却对他丝毫都狠不下心来。

    她能接受他是犯错了,伏法,却接受不了,他毫无求生的意志。

    医生给乔依然包扎好伤口之后,乔依然伤心过后,觉得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医生救陆松仁。

    她跟赖院长简短说明了情况,他让肾脏科的主治医生回去做一份医疗计划,又给同行们发出了邀请,会诊会在三天后举行。

    “谢谢您,赖院长,他不肯要我的肾,但是我们的血型又是熊猫血,会不会压根就找不到合适的肾源,”乔依然担忧地问着,又在心里暗暗想着,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陆松仁那么有钱,他为什么没换。

    一定是这个可能了。

    “这不是绝对的,一般来说,器官移植在亲属间进行的比较多。但是现在有很多血型不同的人,也是可以互相移植的,那个手术难度高,”赖院长望着陆松仁的病例,冷静地说着,“找肾源的同时,还需要找适合他的熊猫血。”

    “据我所知,s市血库的里的这种血,常年都是严重缺乏。手术过程中,尤其是器官移植过程中,大量失血是无可避免的,病人同时又有风湿性心脏病,万一血液补给不成功,恐怕他下不了手术台。”

    下不了手术台。

    下不了手术台,这是不是就是陆松仁抗拒手术的原因。

    那就是必死无疑了吧。

    忍着心里的恐慌,还有身体因为害怕的颤栗,乔依然咬着牙,问,“不手术能活多久。”

    “具体要进一步做检查,但是你说他已经很多年肾衰竭了,那么就不乐观了,”赖院长作为外人,有些话不方便直说,就隐晦地说着,“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见过很多年轻人,因为舍不得家里长辈就那么去了,举债去治病,有的病,治疗压根就是已经微乎其微了。”

    “不如让长辈在最后的日子里,好好活着,不要让他们最后的记忆全在痛苦里了。”

    “一定不是这样的,不会的,他不能就那么死,”乔依然声调不由得大了很多,她意识到她自己的失态之后,就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谢谢赖院长,我先回家了。”

    待乔依然失魂落魄地走后,站在一旁的肾脏科的主任医师,不解地问,“院长,这个病人的整个身体状态是差劲,但也不并不是没可能的,我倒是有信心和同行会诊,让他多活三五年是没问题的,但是您刚才……”

    “白主任,我觉得你一直都很能干,不如去美国进修一段时间,你不是一直都想去跟着布鲁克林教授学习吗,”赖院长用一种长辈的仁慈语气说着,“副院长也老了,你到时候回来,直接就让他退休好了。”

    就算不懂赖院长的用意,但也知道院长是不想自己参与陆松仁的手术,白主任点头感谢着,就走了,还怕赖院长对他不放心就自言自语着,“的确稀有血型是不值得冒险的,毕竟就找不到血液供给。”

    虽然罕有,并不是找不到,尤其是以赖院长在国际医疗界的声誉和他乐善好施的医者态度,他只要想要,就会有。

    捂着眼,揉着太阳穴,赖院长心里也有过一丝不忍,可是有些事情尽快有个了断才是最好的,他不安地给顾海峰打了个电话,“你儿子平白无故给你儿媳妇三块天价地,你要不要也学习一下,给我这位老兄弟几块土地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