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上一次假,这一次真-私人婚-
私人婚

第818章 上一次假,这一次真

    随着身边那个人形抱枕地离去,乔依然心里那抹难为情也变成了着急,她裹着被子就起来了,“老公,我们之间,重要的是情,不是那一本证啦。”

    “记住你自己说的话,”顾澈转过身想警告她,敢给他起坏心思,就饶不了的她的时候。

    就看到了她挪不开眼地望着他腹部,他勾了勾唇角,又望过去,她早已羞得满脸通红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你能不能穿衣服。”

    那里那么丑,她昨天怎么会……

    想起她昨晚干的那些事,她都想死。

    这种奇怪的心情简直就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了,又想看,甚至忍不住想去摸摸,或者去教训它一顿,谁让它平时尽欺负她了。

    “去洗澡,”顾澈抱着把自己裹成了粽子的女人。

    他在浴室里好好嘱咐了她,这是最后一次答应陆松仁无理的要求,为了避免乔依然反悔,他不由分说地宣布着,“儿子的抚养权必须跟我。”陆松仁那一肚子的坏水,他不得不防。

    “好,老公说了算,”乔依然温柔地答应着,“反正他还是要吃奶,必须跟着我住。”

    望着她得意地笑,他就心里不高兴了,把她抵到了冰冷的墙上,咬着她唇,“我们离婚不离家。”

    “别,那这样陆松仁肯定不相信的,演戏演全套嘛,”乔依然好脾气跟他商量着。

    他能答应她的无理的要求,她就已经很满意了。

    “对,演全套,”顾澈不舍地望着她良久,叹了口气,就快速地给两人洗好了澡。

    去明政局的路上,乔依然看顾澈闷闷不乐的,他一直盯着窗外的景色。

    她就不停找着话题跟他说着,“老公,等陆松仁病好了,我们一定再要一个孩子好不好?我想要一个心疼你的女儿。”

    “我们去国外找代孕妈妈,”顾澈把视线从外面收回来了,又深情地望着她,又在她耳边小声说着,“欠我的这些个晚上,我以后会好好讨回来的。”

    混蛋。

    什么时候都想着那档子破事。

    乔依然烦躁地把推了他一把,又望了望她手上的婚戒,不舍地给拿了下来,“拿回去,让你睹物思人去。”

    “给我好好保管着,”他用力的把她的手给包裹了,让那戒指在她的手心里紧紧握着。

    不想再把他惹怒了,她机会当着他的面,把戒指圈进了她的项链里,“把你时时刻刻放心里。”

    心满意足的男人勾了勾唇角。

    到了民政局,乔依然和顾澈下了车,她避讳地不让他牵手,可拗不住他的大气力,还是被他给牵着手进去了。

    只是不是进去的办证大厅,而是直接带着她去了二楼一个会客厅。

    他表情肃穆,满身如寒霜的冷,让她想劝慰和解释的话,也堵在了喉咙。

    就算是假的离婚,他也有他的顾虑与不舍吧。

    十五分钟后,顾澈就在前面走着,乔依然就跟在他身后,却被顾澈的保镖跟拦住了,“太太,请你换条路走。”

    “啊?我们不是要去……”

    乔依然嘴上“离婚”二字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她眼前就多出了一本紫红色的离婚证。

    “回家吧,”顾澈头也没回的,就大步走掉了。

    徒留乔依然在原地对着那本离婚证发呆。

    她没到现场的离婚证,能是真的吗?

    她想追上去,扯着顾澈的衣袖问,“你觉得假的,陆松仁会信吗?”

    “赶紧去带他有病治病,没病你回家奶儿子去,”顾澈把他的衣袖从她手里给拽出来了,“谁跟你说这是假的了。”

    言毕,又让方胜男把她带到了另一辆车上。

    望着顾澈那辆宾利呼啸而去,乔依然的心情顿时就变得很差劲了。

    按照顾澈的地位,他们可以不出现就领真的离婚证,可是他当初不出现,为什么就给他们领了假的结婚证。

    明明是她朝着闹着要离婚的,可当她兜里拿上了离婚证,又看着他走掉了,她就好想哭。

    当红着眼的乔依然把她的离婚证拍到了陆松仁眼前的时候,“你满意了吧。我,乔依然,23岁,如你所愿成了弃妇。”

    断然没想到乔依然会这么快速就把离婚手速给办下来了,陆松仁很是怀疑真假,又问,“顾毅呢,跟谁?”

    “吃奶的时候跟我,断奶就归他,”就算知道以后一家三口会再重新聚在一起的。

    可是那个碍眼的紫色,真的看得她眼睛痛。

    只不过是假的离婚而已啊,他从民政局走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决绝啊。

    “依然,你别怕,爸爸会帮你争回抚养权的,”陆松仁度这个消息来得太快,一时之间他还消化不了,他也怀疑着这个离婚证的真伪,他拿在手上观察了起来。

    “争什么争,就算我争赢了,你死了,他那么有钱,又那么有势力,他想夺回孩子不是很简单的事吗,”乔依然扯过那离婚证,摔在了地上,狠狠踩着,“你们都要我在你们之间做选择,反正怎么选,都是我痛苦,不过没关系。你们开心就好,你活着就好。”

    不想惹得乔依然更加伤心,陆松仁便跟她一起去医院做配对测试去了。

    结果得等几天。

    陆松仁让乔依然带上孩子跟他一起住,但她拒绝了,“云姨照顾得很好,我不想换人了。何况你身体不好,孩子太闹影响你休息。”

    把乔依然送回去之后,陆松仁就让人去查乔依然离婚的事情了。

    登记在案的离婚信息,假不了。

    待他离开后,不到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大众停了下来,下来了一个穿着运动装带着鸭舌帽的男人。

    外婆早上被顾澈劝着回去了海边别墅。

    现在公寓里,就只剩乔依然,云姨和顾毅。

    乔依然并不意外顾澈会来,她恹恹地不想说话,吃完饭,就回了房。

    “妈妈这个坏女人,自己吃饱了,就不管我们可爱的小顾毅啦,”听着他那宛如大提琴般的低沉声音越来越近,乔依然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可是她又有什么立场去怪他。

    他如她所愿去领了真的离婚证啊。

    看着乔依然喂着奶躲着他抹着泪,顾澈踢掉了鞋子,躺在床上,注视着她的方向,“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